“哼!你們就這樣放走元傑黑了?”古牙見貝咬著牙狠狠地問道。

“嗯,因為,我相信他,夠朋友。”樂天夢瑤說。

“他是一個魔鬼之國的奸細!是罪惡的海盜!你怎麼相信他?”古牙見貝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他是什麼樣的人,我相信不少古牙皇族人不明真相。他不是魔鬼之國的奸細,而是朋友。”樂天夢瑤說。

古牙見貝怒不可遏了,他一擺手命令道:“來人啊!將他們拿下!”

可是,他身邊隻有一個古牙皇族兵在呢。

“你們不能這麼蠻橫無禮!”

眼看古牙見貝動怒了,軒轅莊趕緊站起來擋在母親麵前。

“小屁孩,嘴上的毛還冇長齊呢,竟敢大言不慚,敢攔著你爺爺嗎?”古牙見貝瞪了軒轅莊一眼,說。

“呸!你還敢稱我爺爺!”軒轅莊氣得牙齒咬得嘣嘣響。

樂天夢瑤一把拉住軒轅莊的胳膊,把他攏在懷裡,溫柔地勸道:“莊兒,大人的事,你不要摻和,好麼?”

軒轅莊則掙紮著脫身,雙手叉腰說:“我軒轅莊不是小屁孩,我是大人了!”

“好啊,一個護著親孃,是孝子,一個是護著兒子,是良母。按照古牙皇國的國律,孝子處罰優先的原則,來人,把這小屁孩帶走!”

古牙見貝冷笑道。

他揮手示意他身邊手足無措的那位古牙皇族兵。

“誰在放肆?竟敢碰我娘和我弟!”一個稚嫩的聲音傳來。

眾人朝酒樓門口望去。

隻見一位小男孩,揹著弓箭飛奔而來,看上去六歲左右,一眨眼功夫就擋在了樂天夢瑤前麵。

樂天夢瑤驚喜地叫道:“阿虎!你怎麼會來這裡?”

聽母親這麼一說,軒轅莊頓時明白了,這小男孩就是阿虎哥哥,黑龍的化身,可他看起來怎麼這麼小呢?

“阿虎哥哥,快躲起來,他們是來找茬子的。”軒轅莊替阿虎擔憂呢。

他看到阿虎這麼矮小,估計還冇有什麼功力。

“我不怕,我是一條響噹噹的漢子,憑什麼我要躲起來?”

“你……”軒轅莊無言以對。

阿虎說他是一條響噹噹的漢子,軒轅莊覺得好有骨氣!

“哈哈!你們兩個小屁孩都不是古牙皇族吧?”古牙見貝笑道。

“對呀!”軒轅莊點頭承認。

為人誠實就是他的本性。

“既然你們不是古牙皇族,還不快快下跪,接受古牙皇族的懲處?”

軒轅莊和樂天夢瑤互相看了一眼,一時冇有理睬古牙見貝的話。

“我們不是不下跪,而是冇有這個必要!”阿虎朝古牙見貝翻了個白眼,說。

“好啊!既然你們不願意跪下,那就怪不得我們不客氣了。”

古牙見貝手一伸,從他身邊那名古牙皇族兵的腰間抽出長劍。

他冷不丁地朝樂天夢瑤直刺過來。

軒轅莊眼明手快,一把將樂天夢瑤推向一邊。

“砰......”

古牙見貝手中長劍走了偏鋒,刺進他們麵前的桌子。

桌上的盤碗濺落一地,摔得七零八亂。

古牙見貝吃了一驚,他的身子微微一震。

顯然,他冇想到軒轅莊有這等功夫,能幫樂天夢瑤躲過他猛烈一擊。

他冷冷一笑:“小屁孩,功夫還不錯,不過你要是不想死的話,就乖乖束手就擒吧。”

軒轅莊也不甘示弱,冷笑道:

“哼,古牙見貝,你想要殺我的母親,是不是太狂妄了?”

“哦?是嗎?我古牙皇族在古牙島是第一強族,你們這些異類,能算個什麼?”古牙見貝一臉輕蔑地說道。

“你們古牙皇族確實強大,但也要講究禮法,你也不能仗著你們古牙皇族是古牙島第一,就胡作非為!”樂天夢瑤義正辭嚴。

“我父親說過,異域的古牙皇族是一群善良守法、有責任心的人族,現在看來都不是真的!”軒轅莊失望地搖了搖頭。

“狗屁皇族,竟敢無法無天!”阿虎跺著腳罵。

“哈哈!我古牙見貝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們這樣的異類,竟然說古牙皇族是善良人族,同時又罵我們是狗屁皇族,自相矛盾,簡直是天大的笑話!”古牙見貝大笑了起來。

他身邊那位古牙族兵附和道:“頭兒說得冇錯,這種人族真是太可惡了,連古牙皇族都敢侮辱。”

古牙見貝將手輕輕一揚,那個古牙皇族兵心領神會。

他雙手握拳朝軒轅莊發起攻擊。

軒轅莊握拳迎戰,他和那個古牙皇族兵廝打在一起。

古牙見貝舉起長劍,狠狠地砍向樂天夢瑤。

“嗨!”阿虎大喝一聲。

不知什麼時候他雙手各握了一把長劍。

這雙劍流星般朝古牙見貝斬殺過來。

“鏘......鏗鏗......”

雙劍交鳴之音急切響起。

阿虎和古牙見貝你來我往,一招一式都使出了渾身解數。

劍氣四溢,把屋內的陳設弄得七零八亂。

另一邊,軒轅莊和那個古牙皇族兵鬥了二十來招,雙方都冇有討得便宜。

隻是軒轅莊一邊應付古牙族兵,一邊看著阿虎同古牙見貝過招,自己還躲避古牙見貝暗刺過來的劍芒。

樂天夢瑤在一邊觀戰。

見軒轅莊阿虎都和對手打得一時難解難分。

但阿虎這邊更吃力,她有些擔憂,說道:“阿虎,你先歇著吧,我來試試。”

阿虎持劍退到一旁觀望。

樂天夢瑤身子騰向半空,雙掌朝古牙見貝推出。

“好哇!老子就陪娘們玩玩!”古牙見貝說著,丟下手中的劍,雙手變拳迎戰。

“啪叭!”

兩股掌力相撞,爆出巨大聲響。

彷彿地動山搖。

周圍的桌椅板凳斷裂的斷裂、移位的移位。

“嘭嘭嘭嘭嘭!”

樂天夢瑤和古牙見貝一陣擊掌過後,雙雙同時退後數步。

軒轅莊同那個古牙皇族兵的打鬥也頓時停了下來。

“你這個女人,竟然功力還不弱,看來今日,我們是不會留一手的了。”古牙見貝瞪著樂天夢瑤,說道。

“好呀!我也正有此意,看看你到底有多大能耐。”樂天夢瑤迴應道。

“你們三個真是不自量力,竟然敢挑戰我們古牙皇族的武界精銳。”那個古牙皇族兵喘著粗氣說道。

“廢話少說,我們倆一起上,將他們抓捕歸案。”

古牙見貝說著,拾起地上的長劍,和那個古牙皇族兵再次發起攻擊。

雙方又混戰在一起。

運用起《九洲逍遙訣》裡的“逍遙鳳舞”精要,軒轅莊身形靈巧如同一陣風,快速地閃來閃去。

而那古牙皇族兵在他身後窮追不捨,不斷揮舞手中長劍對著他猛烈地攻擊。

軒轅莊一邊抵擋著對方的攻擊,一邊不斷變化方向,不給對方近身機會。

古牙皇族兵也不再盲目進攻。

見古牙皇族兵暫停進攻,軒轅莊心中暗道:“這個古牙皇族兵倒是挺謹慎的,要想在短期之內贏得他,也有點小麻煩。”

“莊兒,你和阿虎並肩合力吧,把這位交給我!”樂天夢瑤對軒轅莊說。

“好的!”軒轅莊應聲道。

於是軒轅莊和阿虎彙合到一處,兩人一起對付古牙見貝。

樂天夢瑤和那個古牙皇族兵對峙起來。

軒轅莊和阿虎二人聯手,古牙見貝一時根本無法占據上風。

“古牙見貝,你也是時候退場了。”軒轅莊對古牙見貝說道。

“小屁孩,你休想!”

古牙見貝一聲怒吼,一劍劈向軒轅莊的腦袋。

而軒轅莊早有防備,身體突然變得虛幻起來,一瞬間就避開了古牙見貝的攻擊。

避開這記攻擊之後,軒轅莊身體在原地突然消失,倏地出現在古牙見貝的身後,雙掌齊拍向古牙見貝的後背。

古牙見貝見狀身體一扭,一條腿猛踢向軒轅莊的下盤,企圖藉助下盤之力脫離對方控製。

軒轅莊豈肯如他所願,身體往旁邊一側,躲過古牙見貝的腿踢。

然後他右手一伸,五指成爪,手臂倏地伸長三尺朝古牙見貝的左肩膀抓去。

軒轅莊這招是《九洲逍遙訣》裡的上乘功法“逍遙飛爪”,專門用來通過抓傷肩骨達到製服對手的目的。

古牙見貝感到不妙,急忙收腿,身子朝旁邊一偏,險險地避開了軒轅莊的這一招攻擊。

軒轅莊左手一伸,手臂倏地伸長三尺,朝古牙見貝的右肩膀抓去。

“砰......”

再加上阿虎在一側進攻,古牙見貝躲閃不及,右肩被軒轅莊抓了個正著,厚厚的鎧甲被扯了個大洞,頓時鮮血噴湧而出。

古牙見貝的右臂被軒轅莊連皮帶肉抓下一塊來,已丟在地上了。

“嗷嗚......”古牙見貝捂著右肩疼痛難忍,齜牙咧嘴地狼嚎起來。

古牙皇族兵見狀已無心打鬥,一溜煙地竄到酒店門邊,衝古牙見貝喊道:“頭兒,小的也招架不住了,我們撤吧!”

樂天夢瑤也冇追過去,隻是弱弱地說了一句:“你們走吧!”

一場混戰終於停了下來。

古牙皇族兵收起長劍,返回酒店裡。

他攙扶著齜牙咧嘴的古牙見貝,灰溜溜地離開了好再悅酒樓。

“此處不宜久留,我們趕快走吧。”樂天夢瑤說。

他們三人從後門離開了好再悅酒樓,拐進了一條背街的衚衕。

看見這裡有一處靈泉,正呼呼地冒著熱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