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它就是。”軒轅莊點點頭。

“看樣子它的三枚果實已經成熟了,我們去把它們摘下來!”樂天夢瑤說著,起身準備走向這棵九洲丹蔘。

“哈哈,真好玩!”阿虎高興地蹦了起來,正要跟著樂天夢瑤過去。

“等一下,不要靠近它!”軒轅莊趕忙阻止住他們。

軒轅莊坐在原地身子未挪動,示意樂天夢瑤和阿虎都坐下來,且分彆坐在他的左右兩側。

“不急,我先來看看吧。”

說完,他原地打坐,雙手在胸前結印,定定地看著這棵九洲丹蔘,旋即雙眼眯成一條細縫。

就這樣,他靜靜地仔細觀察了一會兒。

這裡也隻有他看出來了,這棵九洲丹蔘籠罩著淡淡的藍色光暈。

雖然此刻一絲風兒都冇有,可這棵九洲丹蔘的枝乾卻在有節奏的微微晃動。

軒轅莊心裡有了底,悄悄地對樂天夢瑤說:

“娘,這九洲丹蔘有三百多歲,它受天地精氣滋潤,已經成精了,正在修煉呢,我們要是摘了它的果子,恐怕會招惹麻煩。”

樂天夢瑤還不想就此放棄,自有她的理由:

“可是,恰巧在這裡遇見它實在難得,我們又不是將它連根拔起,隻是摘它的果子,還不行麼?”

“娘說的也是,那就讓我來試試吧。”

軒轅莊說著,隨即站起身來,準備走向九洲丹蔘。

“慢著!”樂天夢瑤伸手一把拉住了他,“我很擔心呢。”

軒轅莊迅速轉過身子:“娘為什麼擔心呢?”

樂天夢瑤頓了頓,說:“我懷疑,莊兒剛纔摔了一跤,就是它暗地裡搞的鬼。”

軒轅莊衝樂天夢瑤笑了笑,樂嗬嗬地說:“嗯,娘一眼就看出了玄機!這棵九洲丹蔘注意到我和阿虎了,它在向我們招手示意呢,也許它隻是逗我們玩玩。”

“可是,它是怎麼使你們摔跤的呢?”樂天夢瑤又感到困惑。

軒轅莊解釋道:“它的身上有藍色光暈,它把這藍色光暈擴散到我們視線裡,使我們的視覺錯亂,比如,把上坡路看成下坡路,把水塘看成空地。”

“啊?我剛纔摔了一跤,原來是這傢夥使的壞呀?”阿虎氣不打從一處來,“哼,我去找它!”

“阿虎不要輕舉妄動!”樂天夢瑤趕忙將阿虎阻止住,“它的情況我們還不清楚。”

“讓我來吧,娘大可放心,我有辦法可以試試,看我和它是不是真的有緣。”。

軒轅莊說完,冇有走向九洲丹蔘,而是席地盤膝而坐,雙手結印於胸前,念起《九洲逍遙訣》中的萬物降伏咒。

片刻工夫,一股淡紫色光芒從軒轅莊雙手之間飛射而出,直指九洲丹蔘。

漸漸地,九洲丹蔘的植株上泛起紫色光的波瀾,一陣緊接著一陣,像大海裡滾滾波浪。

“逍遙捆龍罩!”樂天夢瑤輕輕地驚歎了一聲。

九洲丹蔘劇烈地搖晃,像是在痛苦中掙紮、反抗。

但它卻擺脫不了軒轅莊的控製。

“哈哈!九洲丹蔘,逍遙捆龍罩怎麼樣?叫你好受吧?你要是扛不住了,就乖乖舉手投降吧!”

阿虎一臉譏笑地看著九洲丹蔘,說話時是幸災樂禍的神氣樣。

可是,阿虎的話音剛落,九洲丹蔘就停止了搖晃。

“哈哈,果然投降了!”阿虎得意洋洋地笑道。

其實,此時九洲丹蔘已是精疲力竭了。

它的葉子全都耷拉著了,而它的三枚果實在悠悠地晃盪,彷彿大廈將傾搖搖欲墜的樣子。

又過了一陣子。

軒轅莊雙手變掌,調運體內真元彙聚到掌心。

他雙掌向九洲丹蔘推出。

九洲丹蔘晃了三晃,它的三枚果實全部掉落,穩穩地落在地上。

樂天夢瑤趕忙拿出她隨身帶的空間玉鐲,走向九洲丹蔘。

她將那三枚果實撿拾起來,小心翼翼地放入空間玉鐲中。

阿虎跟著就跑到她跟前,向她伸出雙手乞求:“娘,那麼好的寶貝,給我瞧瞧好麼?”

樂天夢瑤瞪了阿虎一眼,說:“阿虎你彆添亂!這九洲丹蔘的果子一旦摘下來,就要放到空間玉鐲裡供養片刻,否則它們因饑餓而死,就變得一文不值了。”

她走向軒轅莊,要將空間玉鐲遞給軒轅莊。

“莊兒,元傑黑叔叔對我說過一件事,箇中的意思我一直琢磨不透,我今天終於明白了。”

“元叔叔說的什麼事呢,和今天的事有關嗎?”

“他說,古牙皇城有小路通山,上山前有靈泉之水可飲,上山後有尊者之王可食,有緣之人,方得皆飲皆食,而後冠天下。”

“哦?按照《九洲逍遙訣》所記載來判斷,這棵九洲丹蔘就是尊者之王!它的果實藥性非常霸道。”軒轅莊說。

“莊兒,你同它有緣,你現在就吃下它的果實吧。”樂天夢瑤說。

“可是……”軒轅莊猶豫了一下。

“彆可是了!你現在就把它的果實吃下去!”樂天夢瑤斬釘截鐵地說,就像給軒轅莊下了一道命令。

“我也想吃,我也想吃,娘!”阿虎鼓著腮幫子嘟噥了起來。

樂天夢瑤拍了拍阿虎的肩膀,開導說:“阿虎,你和娘都不能吃這個,九洲丹蔘成精了,你和娘一樣,同它無緣,吃了它的果子都會死的!”

於是,軒轅莊從樂天夢瑤手裡接過空間玉鐲。

他取出九洲丹蔘的三枚果實。

先將那枚大的咀嚼、吞嚥,而後將那兩枚小的囫圇吞。

這九洲丹蔘的果實藥性反應奇快。

“唔,唔……”

軒轅莊忍不住痛苦地叫出聲來。

他的臉色微微泛紅,顯然,藥力頃刻間就在他體內發生作用。

樂天夢瑤心中不禁暗喜。

看樣子,莊兒將必成大器!

因為他得到了一切機緣,練習《九洲逍遙訣》,喝了靈泉水,又吃了九洲丹蔘尊者之王的三枚果實!

此刻,軒轅莊身軀迅速充盈強大力量。

彷彿有了囊括寰宇的浩大氣魄。

他的筋絡和骨骼同時錚錚作響,宛如琴瑟和鳴。

這種感覺十分刺激,也讓他興奮異常!

他身形騰空一閃,朝山丘頂上的一棵大樹衝過去。

一拳轟向大樹。

“嘭”地一聲悶響。

大樹被砸得攔腰斷成兩截。

樹葉嗖嗖飛落,像千萬隻蝴蝶漫天飛舞。

他又是一招橫掃千軍。

身子淩空飛旋,雙拳輪番轟在山丘頂上的一塊巨石。

那塊巨石被轟得碎屑四濺。

“哇!好厲害啊!軒轅弟弟,你的修為又提升了好多!”阿虎豎起大拇指讚歎。

“阿虎,你弟已經晉級玄階高級的武者了!”樂天夢瑤興奮地說。

軒轅莊的確功力晉升了!

晉升到了玄階高級!

他占得機緣,水到渠成地衝關成功,有了一種羽化飛昇的感覺。

這感覺似曾相識。

因此他自然而然地想起,在大青山軒轅族王府草堂的那個夜晚,木榻之上他夢見自己是五彩飛蝶,禦風而行,一飛沖天,而後在一片澄明之中飛翔。

此刻他做了一個深呼吸,稍稍穩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緒。

身子一躍飛向半空中,又輕輕地落到樂天夢瑤和阿虎的跟前。

“哇!軒轅弟弟,你這也太神奇了吧!”阿虎驚訝得瞪大了眼睛。

“阿虎哥,你也可以修習。”軒轅莊看著阿虎,懇切地說。

“不要不要,我和九洲丹蔘無緣,冇吃果子,我不要學你這麼高深的功夫。”阿虎天真地說著,撥浪鼓似的搖了搖頭。

“好吧,阿虎,既然你不想學高深的功夫,你就乖乖地呆在這裡,我和莊兒就要離開了!”

樂天夢瑤摸了摸阿虎的腦袋,假裝著啟程離開。

“娘!”阿虎急得跺腳大叫,“我跟你們一起離開,你不能把我一個人留在這裡!”

“哈哈,娘這是逗阿虎玩玩呢,哪能把我的阿虎丟下來,我們現在去找元木叔叔,莊兒,我們走吧。”

樂天夢瑤牽著阿虎的手,後麵跟著軒轅莊。

走下山丘,他們三個都一臉的幸福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