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三人從另一側下了山丘。

在山丘之麓沿著貝殼鋪就的蜿蜒小道穿過茂密叢林,來到了古牙皇城的大街上。

這裡是古牙皇城繁華區域,距離古牙皇宮也隻有三千步之遙。

寬闊的街道用海底水晶石鋪就。

街道兩側的建築高聳、華麗、精緻。

街上行人川流不息、熙熙攘攘,各類商販雲集,貨物琳琅滿目。

在飾品小攤前,阿虎的注意力被各式各樣漂亮的飾品吸引了。

最終他站在小攤前一動不動了,一雙黑溜溜的眼睛死死盯在一根項鍊上。

“娘!我想要買這根鏈子。”

他拽了拽樂天夢瑤的胳膊,一臉渴望。

樂天夢瑤仔細瞧了瞧這項鍊,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其實,軒轅莊此時也是眼前一亮,這項鍊他很眼熟。

樂天夢瑤將這條項鍊拿到手中,又認真地打量了一番。

這項鍊是用深海紫水晶雕刻而成,有一圈一圈的紫色花紋。

而吊墜是一顆碩大的紅色珊瑚寶石,光照下熠熠生輝。

樂天夢瑤深深地歎了口氣,目光靜靜地落在這項鍊上。

她似乎想起了什麼往事。

軒轅莊看出了母親眼眸深處的憂傷。

他的記憶裡,母親有一條類似的項鍊。

是在母親和父親結婚十週年紀念日時,父親送給母親的。

估摸一算,那年他十歲。

“娘,你的那條項鍊呢?”軒轅莊輕聲問。

樂天夢瑤緩過神來,神情抑鬱地搖了搖頭。

“那條項鍊,……我冇帶到古牙島,莊兒不要再提它了。”

可那是以前發生在地球上的事了!已屬於另一個世界。

軒轅莊已意識到自己失言,趕忙對樂天夢瑤說:“對不起,娘!”

樂天夢瑤冇理睬軒轅莊的話,她將手中的項鍊抵近眼前又看了看,說:“雖然阿虎喜歡,那就買了吧!”

“哦哦!”阿虎高興得蹦了起來。

樂天夢瑤向小攤的賣主問明瞭價格。

她掏出古牙皇國通幣,交易過後,將那項鍊套到阿虎的頸脖上。

“好了,我們走吧!”

樂天夢瑤拽著阿虎的手,卻用眼神示意軒轅莊。

他們三人沿著街道漫無目的地繼續向前逛。

不緊不慢地走了三百多步遠,前方突然傳來一陣激烈的喧嘩。

他們腳步不停,尋聲望去。

前麵不遠處的街道一旁,有個偌大的空場子。

此時場子上已經黑壓壓地圍聚了不少人。

“娘,那裡發生什麼了,我們也過去看看吧!”阿虎有點急不可待。

他們三人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一路小跑到了廣場。

阿虎儼然是一個開路先鋒,他拽著樂天夢瑤往比肩接踵的人群裡擠,嘴裡不斷地低聲嚷嚷:請讓讓……

後麵緊跟著軒轅莊,是樂天夢瑤拽著他的手。

他們三人一下子就擠到了人群前麵。

於是,視野無障礙,場子中心位置一覽無餘。

不經意間,軒轅莊瞥見那個神秘的蒙麵黑衣人也混在人群中。

“娘,蒙麵黑衣人!”

樂天夢瑤順著軒轅莊所指看過去。

似乎蒙麵黑衣人對他們三人有所警覺了,朝他們三人這邊望瞭望之後,點了點頭,迅速抽身離開人群。

“他離開這裡了,分明是在暗示我們呢。”樂天夢瑤輕聲地告訴軒轅莊。

軒轅莊聽得將信將疑。

這時候,人群中七嘴八舌地議論:

“那個叫古牙牧之的小子,怎麼還冇死啊?”

“是啊,那小子不也自稱是古牙皇族嗎?怎麼這樣的狼狽不堪?”

“不會死在這兒了吧?”

“他分明就是來送死的!”

“哈哈哈哈,這種事真的有可能發生。”

……

此刻,場子中央,十一個古牙皇族兵正圍著一個身形拳打腳踢。

為首的古牙皇族兵正是古牙見貝。

他雙手叉腰,一臉殺氣騰騰,時不時狠狠地踢古牙牧之一腳。

軒轅莊覺得奇怪的是,圍觀的人們就像看馬戲似的,隻是袖手旁觀,看熱鬨,指指點點。

“哎呦喂,這小子不會真的被打死了吧?”

“不會吧?瞧他這體質,應該扛的住啊?”

“這小子可彆死了啊,要是這樣,好戲就隻能草草地收場了啊。”

“……”

“住手!”一聲暴喝響起。

聽起來應該來自人群的外麵。

緊接著,一個白色身影從人們的頭頂飛掠過來,像一隻古牙雁鳥般輕捷。

這白色身影恰好穩穩地落在他們三人麵前。

原來是一位白衣少年!

那十一位古牙皇族兵立即停止了拳打腳踢,紛紛看向這白衣少年。

場子中間的地上,靜靜地躺著古牙牧之,看樣子已昏死過去。

他麵目不清,渾身血肉模糊。

白衣少年用咄咄逼人的目光迅速環視了整個場子。

古牙見貝用手指白衣少年,厲聲嗬斥道:“哪裡來的白衣小子?敢管閒事,是想找揍嗎?”

“我從哪裡來並不重要,隻是想勸你們,不要欺人太甚!”白衣少年冷冷地說。

古牙見貝冷笑一聲,道:“我們在教訓不聽話的人,你最好彆多管閒事,不然彆怪我們不客氣。”

古牙見貝話音剛落,圍觀的人們又開始了議論。

“這傢夥也太囂張了,居然敢來冒犯古牙皇族。”

“可不是嘛,這可是古牙皇城,不是一般人可以撒野的地方!”

“哼,你不懂,古牙皇城可是古牙皇族的地盤,我們在這裡可是王孫貴胄!誰敢惹我們,就是惹到了古牙皇族。”

“那個小子可慘嘍,竟然惹到了古牙皇族,他死定了!”

……

圍觀的群眾幾乎都是幸災樂禍的口吻。

軒轅莊眉梢微微挑起,嘴角勾勒出一絲冷笑。

他轉頭悄悄地問樂天夢瑤:“娘,古牙皇族就是這麼傲氣嗎?”

樂天夢瑤輕輕地點了點頭。

軒轅莊陷入沉思。

“莊兒,我們不必擔憂,看得出來,白衣少年會把這裡的事擺平。”

“看他這架勢,也許能夠!”

軒轅莊心裡清楚,母親雖然看起來是一個柔弱女子,但實際上是一位實力強悍、實戰經驗豐富的修煉者。

他相信母親的眼光不會有錯。

“走吧。我們還有要緊的事呢。”樂天夢瑤小聲提醒道。

“什麼要緊的事?”軒轅莊問。

“那黑衣蒙麪人不是暗示我們了麼?”樂天夢瑤說。

於是,他們三人擠出人群,離開場子。

他們看見前麵約兩百步遠處,有一排高低錯落的木屋。

神秘蒙麵黑衣人在木屋前站立,而後身影一閃就不見了。

“是那裡,我們過去吧。”樂天夢瑤說。

他們一溜煙地跑向那排木屋。

臨近的時候,躡手躡腳地走過去。

有間屋子裡傳出來乒乓乓的打砸東西的聲音。

還有一個男人在嘶吼,伴隨著一個女子哭喊。

“不要作聲。”

樂天夢瑤拽著軒轅莊和阿虎悄悄地靠近那間木屋。

見那間木屋左側有個犄角旮旯,正好可以藏身。

他們就掖在這犄角旮旯裡。

阿虎乖巧地窩在樂天夢瑤懷中,連大氣都不敢出。

“砰砰砰砰……”

“砰!”

“啪!”

……

木屋裡的動靜越來越大,爭吵也愈加激烈。

“我說你這兩個廢物,趕緊給老子滾蛋,再待在這裡就是死路一條!”男人的嗓音粗獷,怒氣沖沖地說。

女人的聲音顫抖,苦苦衰求:“我……我們……我們真的冇錢了啊,我們都揭不開鍋了,要不然……要不然再給我一些時間,我們一定湊夠錢把還債掉。”

男人的粗獷嗓音又響起,惡狠狠地說:“你給老子閉嘴!你們揭不開鍋關老子屁事?再囉嗦老子就割斷你的喉嚨!”

“不敢了,我們不敢……”女人哆哆嗦嗦地抽泣著。

“哼!老子給你們三天時間,如果三天內拿不到錢,老子就殺光你們全家!”

女人哭泣著說:“我們……我們儘量湊齊錢,一定儘快還債!”

粗獷的嗓音冷哼了一聲。

然後,男人走出了那間木屋。

這回他們三人真的驚呆了,這個男人竟然是古牙見貝!

古牙見貝不是在場子上麼?

不過,聽粗獷的嗓音,似乎又不是古牙見貝。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樂天夢瑤示意軒轅莊和阿虎,注意隱蔽。

他們三人屏住呼吸看著這個像古牙見貝的男人離開。

古牙見貝一走,木屋裡麵頓時恢複了平靜。

“娘,有兩個古牙見貝,我被搞糊塗了。”

軒轅莊抓頭撓腮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嗯嗯,我也糊塗了呢。”阿虎伸伸舌頭做了個鬼臉。

“是不是,和古牙見貝長得相像的另一個人?”軒轅莊思忖著,說道。

“這就是玄機之處,我們會查個水落石出的。”樂天夢瑤左邊挽著軒轅莊,右邊挽著阿虎,堅定地說,“孩子們,這事一定會真相大白的。”

“娘,不管怎麼說,他們也太霸道了!”阿虎氣憤不已,“我們要打抱不平了!”

樂天夢瑤笑著說:“現在不是動手的時候,我們儘快搞清了情況,再動手不遲。”

“可是……”阿虎憤憤不平地說,“可我咽不下這口氣,這些混蛋欺人太甚,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毆打平民,還惡狠狠地逼債。”

“噓……”樂天夢瑤豎起右手食指,示意他不要大聲說話。

“我們現在還不是他們的對手,他們有古牙皇族兵撐腰,每個人的武功都不差,他們古牙皇族還號稱古牙島上第一強的民族,不宜與他們硬碰硬。”

“可……”阿虎依舊於心不甘。

“阿虎!”樂天夢瑤耐心地開導,“更重要的,事情冇搞清楚,我們不能亂來,搞不好就會捅婁子的。”

“娘,我不敢亂來啦!”阿虎撇著嘴一臉的委屈。

“嗬嗬,你們兩個小傢夥,要學的東西還很多,不要被善良和仇恨矇蔽了雙眼。”樂天夢瑤溫柔地摸了摸阿虎的腦袋,柔聲說道,“是黑蒙麵衣人引我們到這兒來的,可能其中有什麼隱情。”

聽了樂天夢瑤這番話,阿虎和軒轅莊對視了一眼。

“我們聽孃的!”軒轅莊堅定地說著,很像對天發誓。

“嗯!”阿虎也重重地點頭,“我們聽孃的,不會讓娘擔心。”

“你們倆都是孃的好兒子!”樂天夢瑤開心地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