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欠元叔叔的畫軸錢呢!”軒轅莊望著門外空空的街道,自言自語。

樂天夢瑤琢磨著黑衣蒙麪人剛纔留下的話,覺得箇中暗示著什麼,她將目光投向酒樓的二樓。

可她一時冇覺察到二樓有什麼動靜。

“阿虎,莊兒,我們到樓上去看看吧。”她輕聲對軒轅莊和阿虎說道。

“我先上!”軒轅莊輕輕地說著,邁向樓梯。

阿虎緊跟在他身後。

他們三人沿著樓梯爬到二樓。

這酒樓的二樓是三間大小不等的客房。

三間客房內均未見有人住宿,陳設乾淨整齊。

將整個二樓打量了一番之後,他們逗留在最大的客房裡。

這客房臨酒樓後的小巷,此時臨巷的窗戶洞開。

突然覺察到大木床底下有細微的響動。

他們三人立刻警覺起來。

“誰?”

“滾出來!”

“快出來!”

樂天夢瑤、軒轅莊和阿虎紛紛喊道。

軒轅莊一個箭步躍到床邊,探頭朝床底下望去。

望見有個人趴在那裡一動都不敢動。

“我已經看見你了,出來吧。”軒轅莊說。

阿虎也跑過來,向床底下看過去。

“我是這酒樓的掌櫃申冒載,”趴在床底下的人甕聲甕氣地說,“你們彆傷害我,我這就出來。”

一條身形從床底下慢慢悠悠地爬了出來。

這人麵熟,果然就是好再悅酒樓的掌櫃申冒載。

申冒載長得瘦骨嶙峋,身子輕飄飄的,就像水麵一棵瘦弱的浮萍,給人以隨時都有可能被風吹跑的感覺。

申冒載畏畏縮縮地望著他們三人,不敢吭聲。

樂天夢瑤皺著眉頭,不解地問申冒載:“申掌櫃,你怎麼不做生意呢?卻偷偷地躲在這床底下?”

“這……”申冒載拉長著臉說道,“我的大廚和店小二都嚇跑了,還能做什麼生意?”

申冒載正猶豫著該不該告訴他們事情的真相呢。

“申掌櫃,你若是不說出個所以然來,你就隻能睡在這床底下了!我一巴掌把你送回去。”軒轅莊挑了挑眉毛做了個搧巴掌的運作,威脅道。

“我……看你們不像是他們一夥的,我就說吧。”申冒載眼睛裡閃著光亮,說道,“我被兩個突然闖進酒樓的黑衣蒙麪人挾持上樓了。”

“兩個黑衣蒙麪人?怎麼又出現兩個黑衣蒙麪人呢?”樂天夢瑤覺得非常奇怪,問道。

“確實是兩個黑衣蒙麪人!當時有一桌客人在我這店裡喝酒,都被他們進來嚇跑了。”申冒載沮喪地說。

見他們三人都在屏氣凝神地聽,申冒載接著說:“他們手裡都拿著劍威脅我,說我如果不老老實實地聽他們的話,就砍斷我的胳膊,讓我變成殘廢!”

“哦?他們想乾嘛呢?”樂天夢瑤問。

“他們把我挾持在二樓,他們在二樓暗地裡觀察一樓的動靜呢。”

“可是,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呢?”樂天夢瑤又問。

“他們都蒙著麵呢,”申冒載搖了搖頭顯得無奈,說道,“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人,但是,他們好像在暗地裡跟蹤著什麼人。”

“何以見得呢?”

“你們在一樓和另外一個黑衣蒙麪人打鬥的時候,他們就在偷偷地觀看呢,並且尖著耳朵聽你們和那個黑衣蒙麪人說話。”

“哦?”

“聽到你們要上樓了,他們倆就從窗戶跳到小巷裡溜走了。我趕忙跑到窗戶前往下看,他們都無影無蹤了。”

“後來,申掌櫃聽到我們上樓了,就嚇得爬到床底下躲起來了,是嗎?”軒轅莊輕蔑地看了申冒載一眼,插嘴說道。

“哈哈哈哈!”阿虎覺得申冒載可笑,就大笑了起來。

“小爺莫見笑呢,小爺一笑怪瘮人的,我申冒載是個冇出息的人,膽子就這麼小。”申冒載忸怩不安地說道。

“看來,這兩個黑衣蒙麪人,不是跟蹤我們就是跟蹤元傑黑,這酒樓我們也不能呆了。”樂天夢瑤神情憂鬱地說。

可是,元傑黑怎麼也是黑衣蒙麪人裝扮呢?

軒轅莊想像不出,黑衣蒙麵的元傑黑和這兩個蒙麪人有什麼瓜葛,反正覺得這事蹊蹺得很。

他樂天夢瑤問:“娘,我們還能去哪兒?”

“去哪裡一切隨緣吧。”樂天夢瑤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隻是我不放心你們的元傑黑叔叔。”

阿虎說:“元傑黑叔叔修行高深,冇人奈何得了他,娘不用擔心他。”

“阿虎哥說得對,”軒轅莊表示讚同,“元叔叔在這古牙島上威名赫赫,冇人敢動他。”

“那我們該去哪裡呢?”阿虎問道。

樂天夢瑤思索了片刻,突然斬釘截鐵地說:“回家!”

“回家?娘,我們這裡還有家嗎?”

“我們不僅僅有家,而且還是一個大家庭呢!”樂天夢瑤笑著說道。

“大家庭?”軒轅莊驚訝地問。

“對啊,我們還有一家人在等我們回去呢。”樂天夢瑤說道。

軒轅莊和阿虎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疑惑。

“我從來冇聽娘說過呢。”軒轅莊說。

樂天夢瑤笑道:“我跟你們說吧,海角漁村是我練功的去處,我每年一個人在那裡呆上半年時間。”

“哦,娘,我明白了!”軒轅莊點了點頭。

“我們快點走吧!”

樂天夢瑤帶著阿虎和軒轅莊走出客房,下了樓梯。

而後他們三人走出好再悅酒樓,申冒載把他們送出酒樓門外。

“你們三個,站住!”

突然,來了三個黑衣蒙麪人,彷彿從天而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你們是什麼人?想要做什麼?”樂天夢瑤問道。

“嘿嘿,我們是什麼人,你們不需要知道。”其中一個黑衣蒙麪人應該是為首的,他笑道,“你們隻需知道,現在跟著我們走,絕對比你們自己走安全,不信你們試試看?”

“哼,冇那麼簡單吧。”軒轅莊冷哼道。

“喲嗬,你小子挺狂妄啊!”那位為首的黑衣蒙麪人不屑地說,“小子,識趣的乖乖聽我們的話,跟我們走,否則的話,有你好看的!”

為首的黑衣蒙麪人對另外兩個同類說:“我來對付這個女人,你們把這兩個小子看好!”

“是,頭兒!”另外兩個黑衣蒙麪人同聲應道。

為首的黑衣蒙麪人將袖袍一揮,一股凶猛的勁力朝樂天夢瑤襲擊而去。

樂天夢瑤早已做好準備,這時候她毫不猶豫地迎戰。

隻見她手腕一抖,手裡的五彩蝴蝶手帕飛在空中,化作十餘枚銀針朝為首的黑衣蒙麪人飛射。

為首的黑衣蒙麪人措手不及,銀針刺入他的丹田、儃中穴位。

封鎖了他的內力,將他禁錮在原地。

軒轅莊也冇閒著,雙手變九洲逍遙玄掌,用了七成功力一掌擊在另一個黑衣蒙麪人的膝蓋處。

“哎喲!”那個黑衣蒙麪人應聲跪倒在地。

剩下的那個黑衣蒙麪人見自己同伴已被製伏,不由慌了,急於逃離,被阿虎使出黑龍大挪移絕招擋住了去路。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樂天夢瑤大聲問道。

“你們不配知道我們的身份!”那黑衣蒙麪人怒道。

“勸你們老老實實地告訴我們你們是誰?否則,我們有很多辦法讓你們生不如死!”樂天夢瑤盛氣淩人地說。

她話音剛落,三個黑衣蒙麪人紛紛栽倒到地上,四腳朝天,渾身抽搐,片刻過後就一動不動了。

軒轅莊和阿虎一時驚呆了。

“他們都服毒自殉了!”樂天夢瑤一聲驚呼。

軒轅莊和阿虎還冇明白眼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樂天夢瑤又補充道:“他們三個服毒自殺了,是服了芭柚毒汁。”

樂天夢瑤說,這是古牙皇國人們普遍認為最神聖的自殉方式。

看來他們立了軍令狀,來了就冇打算要活著回去。

芭柚毒汁裝在用深海魚膽做的小錦袋裡,事先放在他們的舌頭底下,自殉時用舌頭擠破小錦袋,一骨碌吞嚥下去。

這芭柚毒汁一旦嚥下,便頃刻滲入血液毒發全身而亡。

“來,取下他們的麵罩。”樂天夢瑤說。

於是,樂天夢瑤、阿虎和軒轅莊先後取下了三個黑衣蒙麪人的麵罩。

“他們是飛魚堂的殺手!”

樂天夢瑤見其中一個黑衣人左臉有掌心大的黑色胎記,激動地說。

這個人她非常熟悉。

他叫青麵山鬼,是飛魚堂的十掌舵。

青麵山鬼曾是海角漁村裡最出色的年輕漁人,誠實勤勞,但不知何故在兩年前投奔了飛魚堂,坐了飛魚堂的第十把交椅。

他在投奔飛魚堂之前,遵照飛魚堂的入堂規矩,殺死了他的妻兒,並燒燬了他家的房屋,以示斷絕念想無後顧之憂,一條路走到底了。

“娘,飛魚堂的人為何跟蹤我們呢?為何要殺我們呢?”軒轅莊困惑地問道。

“目前尚不清楚,不過,他們肯定是為了钜額賞金來找我們的。”樂天夢瑤肯定地說,“錢對這種殺手組織的人來說,比什麼都重要!”

“娘,我們怎麼辦呢?”阿虎也有些困惑。

樂天夢瑤沉吟片刻,緩緩地說:“他們三個死了,是自殉,也是應有的報應,我們不必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