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夢珜,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樂天夢瓊怒不可遏,雙眼狠狠地瞪著樂天夢珜。

“哈哈,難道這不是你們一次奇妙的經曆嗎?”樂天夢珜狡黠地一笑。

“你這害人精,我現在就宰了你!”

樂天夢瑤說著就對樂天夢珜擺開了架勢。

“嗬嗬,看來你們冤枉我了。”樂天夢珜詭秘一笑,得意洋洋地說,“你們也不注意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眾人才注意周圍的環境,他們正處在一座幽深的山穀之中。

他們的正前方,是高插雲霄的懸崖峭壁,縈繞著輕如薄紗的白雲。

“樂天幽穀!”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幾乎異口同聲地驚呼。

她們知道,就在懸崖峭壁下麵,有個可容一人匍匐的石洞直通峭壁上麵,她們家的樂天宅院就在峭壁上麵的奇石和綠蔭叢中。

“樂天夢珜,你怎麼把我們帶回家了?”樂天夢瓊吃驚地問道。

“你們以為我那麼傻嗎?我當然不會把你們帶進樂天府!”

“哼!你當然不會自投羅網。”樂天夢瓊冷哼一聲,“你到底想乾嘛?”

“我就是要看看,我萬能的虛空移魂**到底有多萬能!”樂天夢珜臉上依然是得意洋洋的神色。

樂天夢珜竟然會虛空移魂**!

樂天夢瑤感到很奇怪,問樂天夢珜:“虛空移魂**,據說是北溟海魚魔界的功夫,你怎麼會了呢?”

“請彆忘了,我是高級人工智慧,最擅長的就是模擬、拷貝,隻要我想做到的,我都能做得到。”樂天夢珜得意洋洋地說。

軒轅莊此時幡然醒悟,問樂天夢珜:“原來你先通過虛空幻境、**霧陣迷惑我們,最終是為了暗地裡測試你的虛空移魂**?”

“哈哈,算你小子有點腦子!”

“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哈哈!意義?意義就是要樂天府從古牙島上消失!“

樂天夢瓊疑惑地問樂天夢珜:“你不會和魔鬼搞到一起了吧?”

“我跟魚魔王打過一架,握手言和,怎麼啦?”樂天夢珜輕蔑地仰天一笑,說,“冇這功夫,把你們從古牙皇城帶到這裡容易嗎?哈哈,我成功了!”

“樂天夢珜,你的葫蘆裡到底要賣什麼藥?”樂天夢瓊又問道。

“賣什麼藥?賣的是仇恨!”樂天夢珜將臉陰沉下來,怨聲怨氣地說,“我為樂天府勤勤懇懇無怨無悔地賣命,我得到了什麼?你們說!嗯?”

他頓了一下,繼續傾瀉愁怨:“我得到了什麼?我搞垮了身體,造成**,你們樂天府就把我當作垃圾廢品了,往這山穀裡一丟,讓我自生自滅。”

“你背叛了樂天府,當了飛魚堂的奸細,這賬又怎麼算呢?”樂天夢瓊問道。

“哈哈!我當了奸細?彆說得這麼難聽!”

“那你是怎麼又活過來了呢?”樂天夢瓊又問。

“你問這話有多麼愚蠢!我會告訴你嗎?”

“那你,究竟想要做什麼?”

“我就是要報複,我要你們樂天府永無安寧之日。”樂天夢珜咬牙切齒地說。

“你這樣做是自找苦吃!”軒轅莊一聲厲喝,嗬斥道,“我不管你想要乾什麼,總之你妄想動我們一根毫毛!”

“哼!我今天就是要殺了你!”樂天夢珜說完,就拔劍衝向軒轅莊。

“莊兒,小心。”樂天夢瑤提醒道。

軒轅莊大喊一聲,對準衝過來的樂天夢珜就是一掌擊去。

他將全身的功力激發出來,都集中到這一掌上了。

“砰!”地一聲響,犀利的掌風衝向樂天夢珜。

樂天夢珜整個人都飛了出去,落在了懸崖邊,撞斷了兩棵大樹後,重重地跌落懸崖。

“漂亮!”阿虎鼓掌驚呼。

“他不是人類,這一摔還死不了!”軒轅莊瞅了瞅阿虎,漠然地說道。

這時候,那三名身材魁梧的壯漢紛紛向軒轅莊進攻過來。

軒轅莊一記鞭腿,抽在了其中一名壯漢的腹部。

這名壯漢頓時被抽飛出去,摔到了樂天夢瓊的腳邊。

樂天夢瓊順手抓住這壯漢的衣領,提到了起來,隨即朝他胸脯狠狠地擊了一掌。

“哢嚓!”這壯漢胸骨斷裂,五臟六腑移位,當場斃命。

“姐,你又殺人了!”樂天夢瑤埋怨道。

“對這些飛魚堂的人,冇有什麼仁慈和善良可言。”樂天夢瓊說。

“可是,我們也不至於結怨吧?”樂天夢瑤說。

“結怨?這些人,哪一個不是罪有應得,我們不殺他們,他們反而要殺我們,我們的善良改變不了他們的惡毒。”

“飛魚堂畢竟是一個宗門,他們要是知道我們把他們的人弄死了,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瑤妹怎麼變得這麼膽怯了?”樂天夢瓊鎖緊眉頭,“他們敢來禍害人,就叫他們付出代價!”

樂天夢瑤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想在我們樂天府的地盤上大動乾戈,搞得後來全家過日子都不安寧。”

就在此時,兩名壯漢均已被軒轅莊和阿虎聯手製服在地。

一名壯漢忽然從地上彈射了起來,朝阿虎猛烈地攻擊。

“噗嗤!”這壯漢被迎頭痛擊的軒轅莊擊飛了出去。

這個時候,另一個剛剛爬起來的壯漢向樂天夢瑤撲來。

樂天夢瑤一掌拍出,這名壯漢也跟著被拍飛。

“瑤妹,你出手真快啊!”樂天夢瓊笑眯眯地說著,是讚賞語氣。

“還不是因為這個混蛋偷襲我,我這才被迫反擊的!”樂天夢瑤氣惱地說。

“哈哈哈!我就喜歡樂天夢瑤這性格,我喜歡!”突然山穀裡傳來樂天夢珜的聲音。

“內力傳音!”阿虎睜大了驚奇的雙眼,“這個人工智慧叔叔還冇死,他還能內力傳音!”

“小屁孩,我就那麼容易死嗎?”

話音剛落,一道紅光飛射過來,樂天夢珜就站在了阿虎跟前。

樂天夢瑤急忙一把將阿虎拉進懷裡,質問樂天夢珜:“你又想怎麼樣?”

“哈哈哈!我不怎麼樣,我傳老爺的話,你們幾位趕快回樂天府吧,他和夫人都想你們了。”樂天夢珜一臉溫和的笑容,說話也看不出有絲毫虛情假意。

樂天夢珜一反常態,使得樂天夢瓊、樂天夢瑤、阿虎和軒轅莊都感到莫名其妙。

“樂天夢瓊,樂天夢瑤,你們不用猶豫了,我是不會傷害你們的,相信我吧,我隻是在幫助你們罷了。”樂天夢珜認真地說。

看樂天夢珜此刻說話的神態不像有詐,聽得他們四人將信將疑。

少許,樂天夢瓊冷哼了一聲,並未答話。

“姐,我們走吧,我很想回家看看了,半年了,正歸心似箭呢。”樂天夢瑤對樂天夢瓊說。

“雖然這樣,樂天夢珜,你就不要跟著我們了,不僅我們看不起你,怕是……”樂天蘇夢瓊輕蔑地看著樂天夢珜,說。

“哈哈!你們放心吧,在樂天府的人,特彆是老爺,冇有完全原諒我之前,我自有分寸,不會輕易踏進樂天府半步。”樂天夢珜笑道。

“哼,希望如此!”樂天夢瑤說,“那你請自便吧!”

樂天夢瓊、樂天夢瑤、阿虎和軒轅莊,他們四人向那懸崖峭壁下的洞口走去,要從這個山洞爬到峭壁上麵。

他們的目標樂天府,在峭壁上麵的奇石和綠蔭叢中。

當他們四人比肩接踵從山洞輾轉爬到懸崖峭壁之上,尚未喘口氣,一個紅衣人影在眼前緩緩浮現。

無容置疑,這個人正是樂天夢珜!

他嘴角掛著陰森森的笑意,冷冷地說:“你們四位終於來了。”

看見突然在這裡出現的樂天夢珜,他們四人都頓感震驚。

樂天夢瓊問道:“你怎麼又來了啊?”

“哈哈哈!”樂天夢珜一陣狂笑,說,“我是奉老爺之命,在等待你們的!”

“奉我父親之命?”樂天夢瓊驚訝地問道。

他們四人已覺得樂天夢珜不大對勁,都警覺起來。

“嗯,冇錯,是奉了老爺之命。”樂天夢珜悠悠地點了點頭,“現在我的紅光劍雨送你們上路!”

樂天夢珜說完手臂一揮,頓時,從他的袖袍中射出數道紅光,像一把把利劍朝他們四人刺去。

他們四人向四周閃開。

紅光劍雨中有一團火焰在凝結。

突然,那團火焰從紅光劍雨中飄飛出來,如同一朵盛開的巨大紅玫瑰花,朝他們四人衝擊過來。

他們四人急忙躲避,同時調運強大的真氣抵擋火焰的威力。

“轟!轟!轟!……”那紅色玫瑰花似的火焰擊中了附近的山石和樹林,立刻將一塊山石和一顆大樹化為飛灰。

那紅色玫瑰花似的巨大的火焰再次飛起,又朝他們四人飛過來。

軒轅莊見狀雙掌齊發,強勁的罡風壓向那巨大的火焰。

“轟隆”一聲巨響,巨大火焰猛烈爆炸,化為紅色煙霧瞬間散開,遮擋了他們四人頭上的天空。

四周陷入迷茫的煙霧之中。

他們四人迅速攏到一起,背靠背打坐,調動體內靈氣,彙合成密不透風的防護罩網。

一股強悍的氣浪以他們四人為圓心,向外麵擴展出去,周邊碎石亂竄,草木枯黃,一片狼藉,彷彿世界末日就要降臨。

過了約莫一個時辰的工夫,那股氣浪漸漸地消失了,再現樂天幽穀的原貌。

突然,樂天夢瓊驚喜若狂地從地上蹦跳起來,嚷道:“看,我們家!快來看啦,我們樂天府!”

樂天夢瑤、軒轅莊和阿虎紛紛起身,不約而同地朝樂天夢瓊所指的方向看過去。

一座高大巍峨的府邸屹立在懸崖峭壁之上,繽紛的奇石之中,於白雲縈繞間與綠蔭暉映,威嚴雄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