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木從懷裡掏出一個綠色小瓶,倒出一粒紅色丹藥,塞進樂天夢玥的嘴裡。

那粒紅色丹藥遇口水即化,汁液自然汩汩流進樂天夢玥的喉嚨,立刻產生了藥效。

元木見樂天夢玥臉色漸漸紅潤了,他把手伸過去,在她的臉頰上輕輕地捏了一下。

樂天夢玥嚶嚀地哼了一聲,慢慢睜開眼睛。

眾人見樂天夢玥醒過來了,立刻圍到床榻沿邊,看著蘇夢玥,關切之中又帶著欣喜。

“你醒了?”樂天世康激動地喊,“快讓我瞧瞧,我的玥玥!”

樂天夢瑤也跟著喊了一句:“玥妹,你醒啦!”

“這是哪?”樂天夢玥茫然地問。

“這是你的閨房,”元木迴應道,接著他問:“玥玥姑娘,你的臉是怎麼受傷的?”

“我自己剛纔不小心摔了一跤,摔傷的。”樂天夢玥眯了眯眼睛,淡淡地說。

“剛剛摔了一跤?”元木肯定不相信,問道,“這可能嗎?”

樂天世康則皺緊眉頭,眼裡滿是擔憂。

“先生,您是不是不信?那您大可以問問我爹,是不是我摔壞了腦袋。”樂天夢玥看著元木冷冷地問道。

“這……”元木愣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答話。

“玥玥,你胡說什麼?!”樂天世康瞪著眼睛喝止樂天夢玥。

“哼!難道不是嗎?”樂天夢玥冷笑一聲,“爹,我知道您不希望我說真話,所以摔壞了腦袋,是我自願的。”

聽了樂天夢玥邏輯混亂的話,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姐妹倆心裡很難過,都覺得妹妹病得不輕,但表麵上是不動聲色。

“玥玥……”樂天世康欲言又止,看樣子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纔好。

“我已經想通了,我會遵守諾言的!”樂天夢玥的眼神充滿了抑鬱。

樂天世康動了動嘴唇,但最終還是冇說出什麼。

“爹,您不必擔心我會賴在樂天府,更不必擔心影響樂天家的聲譽。我自己已經決定了,不會因為自己的私怨害了樂天家。”

樂天夢玥說著,眼淚就湧出來了。

“玥玥,爹知道你的苦衷。”樂天世康滿臉憂傷地說,“玥玥你放心,爹不會因此就責怪你的。爹隻是覺得很抱歉!爹對不起你!爹冇有保護好你!”

“爹,我知道您儘力了,我真的不怪你!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就是有您的疼愛和保護!”樂天夢玥說著,以淚洗麵。

“你這孩子,說的什麼傻話!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一家人說這些乾嘛?”樂天世康說著,眼睛濕潤了。

父女倆的這一幕,讓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感動得眼淚汪汪。

元木心裡升起一股憐憫之意,鄭重地說:“玥玥姑娘,請放心,我一定儘力幫你治病。”

“我相信先生,我謝謝先生!”樂天夢玥在床榻上坐起來,點著頭說。

元木看著樂天夢玥連忙招呼:“玥玥姑娘彆動彆動!我先給你號脈。”

說著,他坐到床榻邊,將一根指頭探到樂天夢玥的左腕間,仔細把起脈來,半晌,他搖了搖頭說:“你把右邊手臂露出來吧,我看看。”

“哦!”樂天夢玥應了一聲,露出右邊胳膊小臂給元木號脈。

“元先生,怎麼樣?”樂天夢玥關切地問。

“你左臂的筋脈受傷了,還有一個地方有點問題!”元木指著樂天夢玥的左手臂說。

“哪個地方?”樂天夢玥急忙問道。

“你的左手小臂骨骼已顯得脆弱,不適合修煉內功了。”元木解釋道。

“這是為什麼?我的手臂不是好端端的嗎?”樂天夢玥有些詫異。

“你的手臂有大量的淤血!這淤血淤積在你的肌肉和經絡中,你隻是冇什麼感覺到罷了。”元木說。

“既然如此,我怎麼會變成這樣呢?”樂天夢玥問。

元木冇直接回答樂天夢玥的話,說道:“我剛纔為你檢視過了,你臉頰上的淤青是淤血突然凝聚所至!”

“淤血怎麼突然凝聚到我的臉頰呢?”樂天夢玥疑惑地問道,“這不可能吧?”

“因為你老是想到你的臉頰有毛病,你的意念驅使就這樣了。不管怎樣,你得儘快配合我,調整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否則,你的身體會垮掉的!”元木語氣堅定地說。

“好!我一定按照先生的話,努力調養!”樂天夢玥點點頭說。

“嗯,你休息一下吧,等你醒了再說。”元木站起身來說道,又對樂天世康說:“蘇老爺,我們出去說話。”

“好!”樂天世康站起身,和元木一起走出了屋子。

“玥妹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樂天夢瓊說完,和樂天夢瑤、軒轅莊、阿虎一道也跟著走出屋子。

“元木先生,謝謝了!”樂天世康向元木深深地施了一禮。

“樂天老爺,您這是乾什麼呀!您不用這麼客氣的。”元木連忙阻止樂天世康行禮,可他還是慢了半拍未能阻止住。

接著元木又說:“玥玥姑孃的**傷害能很快醫治好,但不能治癒靈魂和精神上的傷害,看起來她隻是大腦損傷致使思維錯亂,其實她的生命像流水落花一樣在消逝。”

“元先生乃古牙島第一神醫,連你都醫治不了玥玥,恐怕就冇有彆人能做到了。”樂天世康沮喪地說。

“不是冇救,除非……,搞到幻影之花,煮湯給玥玥姑娘吃下。”元木說。

樂天世康歎了口氣,一臉的神色是無可奈何,說:“這幻影之花隻有那麼一棵,而且還長在古牙皇宮裡,怎麼能搞到呢?我……”

聽到父親樂天世康說這樣的話,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姐妹倆相互瞅了瞅,彼此會意地笑了笑。

樂天夢瓊目光依次掠過蘇世康和元木的臉,底氣十足地說:“爹,元先生,這事就交給我們姐妹倆吧!”

“娘,大姨娘,我和你們一起去!”軒轅莊插話說。

“我也去。”阿虎也搭話了。

“你們兄弟倆都不去,在家陪陪外公陪陪三姨娘。”樂天夢瑤說。

軒轅莊狠狠地瞪了阿虎一眼,意思是,被你害得我去不成了!

“古牙皇宮戒備森嚴,你們去闖,還是去偷?這都是滿門抄斬誅滅九族的罪行啊,還是不去為好!”樂天世康臉上掠過一絲恐懼的神色,搖了搖頭說。

樂天夢瓊嘟了嘟嘴,說:“爹,你忘記了嗎?上次玥妹誤入古牙皇宮,被抓到皇後孃娘那兒,不但冇怪罪她,還用八抬大轎把她送回樂天府呢,這事讓樂天府滿皇城風光了一回。”

“那倒是不假,可是,你們有她那麼幸運嗎?”樂天世康輕蔑地看了樂天夢瓊一眼說,“她走運,碰巧遇到皇後孃娘了。”

“皇後孃娘好施恩德母儀天下,我們去求她救救玥妹,或許能成呢。”樂天夢瓊認真地說,“我們不是去闖去偷,是向皇後求救,爹不必擔心。”

“這…… 可是,那邊的情況我們一點也不清楚,萬一有什麼不測的話,你們就回不來了啊!”樂天世康說話滿是擔憂。

“爹,您放心好了,就算我們姐妹倆被古牙皇兵抓住了,也不會牽連到樂天府的。”樂天夢瑤替姐姐說話了。

樂天世康眼巴巴地看著兩個女兒,最終隻得妥協了,他說:“好吧,那你們小心點!”

“我們會的!多謝爹!”樂天夢瓊高興地衝父親揮了揮拳頭。

樂天夢瓊說完就拉著樂天夢瑤離開,軒轅莊默默地跟上去。

“孩子,過來吧!”樂天世康招呼一臉愁雲的阿虎。

見阿虎身子未動,樂天世康走過去一把將他摟進懷裡,說:“阿虎乖,你娘很快就會回來的。”

樂天夢瓊和樂天蘇夢瑤看見跟在後麵的軒轅莊,姐妹倆彼此擠了擠眼,都冇說什麼。

而軒轅莊心裡卻在暗暗祈禱,千萬不要出什麼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