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吧!”

一道冰冷的聲音瞬間掠過河麵,樂天夢玥不知什麼時候突然出現在古牙見貝的身後了,她手中的金鳳長簪對著他的後背刺去。

這個金鳳長簪,是在她十四歲那年舉行及笄儀式時,母親送給她的,她平日裡將它戴在頭上綰定髮髻。

這個金鳳長簪,更是獨門防身武器,母親還暗地裡向她傳授了使用絕技及獨到的心法,遇到麻煩時一招就能製服對手。

據說這個金鳳長簪暗藏玄機,誰要是被刺到,誰都難以承受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甚至可以把誰活活地痛死。

現在是樂天夢玥第一次用上這個金鳳長簪了。

可是此刻,古牙見貝身後彷彿長了雙眼睛,知道了樂天夢玥正在偷襲他。

他一個猛子直紮到河底,旋即又在距離樂天夢玥不遠的地方浮出河麵,躲過樂天夢玥的這一招。

而後他回頭看了樂天夢玥一眼,臉上露出一抹陰森可怖的得意笑容,“這點小伎倆怎能奈何得了老子?”

趁著樂天夢玥怔住的一刹那,古牙見貝突然張大了嘴巴,對著樂天夢玥的俏臉噴出一團濃濃的血霧。

樂天夢玥頓時感覺到一股濃鬱的血腥味撲麵而來,令她噁心透頂,腸胃便翻江倒海,差點嘔吐出來。

從未見到過古牙見貝對人噴血,他這到底是什麼招數,岸上的姐妹倆和軒轅莊都感到奇怪,同時替樂天夢玥懸著了一顆心。

樂天夢玥連忙揮舞手中金鳳長簪抵抗血霧,可血霧遇到金鳳長簪就粘住了,頓時化成腥臭無比的濃濃血水,沿著金鳳長簪奔流,經過手心迅速浸入她體內。

可她就一個念頭,千萬不能將金鳳長簪脫手丟了!

她隻覺得體內真氣突然紊亂了,身體變得虛弱無力,接著整個人就軟綿綿地癱在河水裡。

這時軒轅莊心裡正琢磨著,如何去幫助三姨娘,如何去對付古牙見貝。

古牙見貝哈哈一笑,淫邪地說:“玥玥,你是老子的女人,你乖乖地跟老子回去吧,老子會好好疼你愛你,讓你快活快活,老子跟你欲仙欲死。”

他一邊說著一邊遊過來,一把將樂天夢玥摟進懷裡。

接著他使勁地吻樂天夢玥的俏臉,他沾著鮮血的嘴唇裡還哼哼唧唧的,像一頭瘋狂的豬亂拱亂啃。

樂天夢玥早已無力抗爭,她的俏臉變得異常難看,那是絕望和悲憤交織纔有的臉色。

事先樂天夢玥萬萬冇有想到,古牙見貝竟然用這種方式玷汙她!

河岸上的樂天夢瓊、樂天夢瑤看到河裡發生的這一幕,她們怒不可遏,對著河心破口大罵:

“古牙見貝,你真卑鄙無恥!”

“天啦!分明是喪儘天良,禽獸都不如,不得好死!”

岸上的軒轅莊見狀氣得直跺腳。

河中間的樂天夢玥,當然是恨不得將古牙見貝千刀萬剮了。

可是,可憐的樂天夢玥,早已氣咽聲絲,她的整個身軀就像被掏走了靈魂的空殼皮囊一樣,僵硬得冇了生機。

她痛苦地閉上雙眸,眼裡滿是絕望的淚水,可是嘴角滲出了一絲讓人難以覺察微笑。

突然,古牙見貝慘叫一聲,放開樂天夢玥。

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他的體內迸發出來,促使他身子向後倒飛瞬間飛出河麵,重重跌落在河岸上。

“啊,我的腿,我的腿……”

古牙見貝捂著自己的腿大嚎起來。

軒轅莊聞聲看過去,原來古牙見貝的右腿被樂天夢玥用金鳳長簪刺穿了,此時鮮血不斷地湧出來。

古牙見貝臉色變得慘白,且臉扭曲得猙獰恐怖,額頭不斷滾下汗珠,渾身劇烈地顫抖著,看樣子他痛苦異常。

“瓊姐!瑤姐!莊兒!”

樂天夢玥在河中間竭儘全力地叫喊。

她的腦袋浮在河麵,遠遠看去,仍然看得清她臉頰泛紅,麵如桃花。

此刻她正調動自己體內所有元氣,聚集於她的喉嚨發聲,儘可能將話說得清晰、說得響亮。

她要把話說得使整個玄水峰為之動容!

這是她想留給親人們最後的念想。

“玥玥對不住你們!對不住爹!恩情如山我隻能來世再報了!”

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姐妹倆聞之黯然淚下,對著河心的樂天夢玥叫喚,聲音裡是滿滿的絕望:

“玥妹——!”

“玥妹——!”

軒轅莊的熱淚已湧出眼眶,“三姨娘,不要走!”

“玄水岩,我來了!快現身吧!古牙見貝萬劫不複,你要使他生不如死!”

樂天夢玥的聲音冰冷蒼涼,已孤注一擲地凝聚了她全身所有氣力,在平靜的河麵掀起了滾滾波浪。

一道紅色的光柱穿透粼粼水波,從她身上徑直射向廣袤星空,並在這河裡映出靈動無比的倒影。

她的身體正化作飛灰隨風飄散,宛如無數的五彩蝴蝶漫天飛舞。

“玥妹——!”

“玥妹——!”

樂天夢瓊樂天夢瑤二人撕心裂肺地仰天長嘯,淒厲的聲音在河畔迴旋,經久不息。

“三姨娘!三姨娘!” 軒轅莊也隨之失聲痛哭。

而此時,詭計多端的古牙見貝麵目猙獰,渾身看起來散發著駭人的煞氣。

他突然偷襲此刻在他麵前毫無防備的軒轅莊,雙掌接二連三地打出,可是,令他想不到的是,他已調運不了體內真氣,雙掌輕飄飄的無力。

而更使他驚恐萬狀的是,一個又一個的小血洞在他手掌心迅速形成。

他將雙掌收回,變成緊握的拳頭試圖彌合血洞,可是,鮮血順著他的指縫間不斷地流淌下來,染紅了他足下龜裂的土壤。

一陣轟鳴聲響起,土壤龜裂的縫隙間電光閃耀。

土壤漸漸地隱去,玄水岩漸漸地現形了!

但此刻的玄水岩上麵並非長滿了古牙苔菇,而是遍佈著一個個古牙苔菇般大小的血窟窿。

這些血窟窿裡麵傳出混亂的嘶嘶怪叫聲,令人毛骨悚然。

古牙見貝看著玄水岩,臉上浮現一抹猙獰的笑容。

他張開大嘴,對著玄水岩噴出一團濃濃的血霧,一股詭異的腥臭味瞬間散發開來。

“不要……”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見狀忍不住驚撥出聲。

姐妹倆心裡明白,古牙見貝正引渡玄水岩邁向罪惡的深淵,也就是說他要魔化玄水岩!

玄水岩的土灰顏色慢慢變成了鮮紅的血色。

突然,一道劍光從河對岸閃現,在河麵劃出一道弧線,朝著古牙見貝射去。

古牙見貝躲閃不及,劍光從他耳邊擦過,在他肩膀上留下一道淺淺的血痕。

他驚恐萬狀,放眼看過去,隻見一位白衣少年正站在他的正前方,距離他約三十步遠。

“古牙一純!怎麼又是你?”

古牙見貝看著白衣少年的雙眼充滿了懣恨,像兩道寒氣逼人的劍光。

“白衣少年!”軒轅莊暗自吃了一驚,“他怎麼來了?”

樂天夢瑤興高采烈地在樂天夢瓊耳邊嘀咕:“這白衣少年我見過,他本事大,專門跟古牙見貝作對呢!”

見樂天夢瓊疑惑地斜視著她,樂天夢瑤眨了眨示意並悄悄地說:“瓊姐你信不信?白衣少年是實打實的好漢,怕是古牙見貝的剋星到了。”

“古牙一純,今朝我要用你的鮮血洗刷我的恥辱!”古牙見貝身影一晃,隻見一道黑色殘影朝古牙一純疾馳而去。

古牙一純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身子一閃就出現在古牙見貝身後,雙手牢牢抓住古牙見貝的肩膀。

他頃刻將內力彙聚到雙手,古牙見貝覺得自己身子像壓上了一座大山,他無論怎麼掙紮脫身都無濟於事。

“砰!” 古牙見貝被古牙一純高高舉過頭頂又重重地扔到了玄水岩上,被摔得七葷八素,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他要掙紮著起來,聽得古牙一純狠狠地說:“古牙見貝,你為自己的惡行付出代價吧,我現在就取你的腦袋!”

說完,古牙一純運起內力向著古牙見貝的頭顱一掌拍去。

古牙見貝的頭顱被拍碎,化作一團血霧向四周飄散。

同時,古牙見貝的身軀撲通倒下,片刻之後,被玄水岩上麵的血洞悄無聲息地吞噬了。

一道血光從玄水岩衝出,直插雲霄,眨眼間就無影無蹤了。

這時,玄水岩上大麵的古牙苔菇已長成熟,它們又喝足了鮮血,像無數隻圓瞪的怒目,猙獰可怖。

“不好,魚魔王要降臨古牙島了!”古牙一純發出一聲驚歎,“想不到古牙見貝竟然吸引來了魚魔王,看來我們必須趕緊離開!”

“古牙一純,你不是要取我性命嗎?來呀!” 一道陰森可怖的聲音在眾人的耳畔響起,一股強烈的威壓感從天際傳來。

古牙一純聽到這聲音,睨了一眼天空,神情慌張地說:“準確地說,是古牙見貝自己要成為魚魔王了!”

聽了古牙一純的話,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軒轅莊不約而同地怔住了。

少頃,他們三人紛紛抬頭看去,隻見玄水岩上方的空中烏雲翻滾。

雲層以令人恐慌的速度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看起來就像是一頭世界末日裡的洪荒猛獸,在咆哮著發淫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