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玄水峰,他們三人上了迤邐的官道。

這官道傍山臨海,一邊是陡峭的山崖,隨處可見崖上的石隙長滿了密葉虯枝的植物,臨海的一邊落差十有餘丈,因而這條道路彷彿一根飄帶穩穩地紮在山崖峭壁的腰間,又似淩駕於蒼茫的大海之上。

間或有潔白的古牙雁鳥飛到他們的頭頂上空盤旋,頃刻間又振翅飛向煙波浩渺的大海深處。

他們三人腳步匆忙,誰都不敢迷戀這沿途的旖旎風光。

約莫走了一個時辰,繞過一個左拐彎,他們看見前麵有個四角翼然的涼亭,坐落在一塊平坦的石礁上,宛如一隻巨大的古牙雁鳥麵朝大海振翅欲飛。

涼亭裡坐著一位青衣素顏的年輕女子,正低著頭輕撫一把古牙島上特有的鯨首絃琴。

他們三人不由得放慢了腳步,聆聽婉轉悠揚的琴聲。

“這不是古牙島上的千古名曲《聲聲幽怨》嗎?”樂天夢瓊神情有些興奮,“爹每天都要玥妹為他彈奏這個曲子呢。”

“可是,爹已聽不到玥妹的琴聲了。”樂天夢瑤一臉憂傷地嘀咕道。

琴聲如泣如訴,曲調淒美,可以聽得出彈琴的人情緒悲愴。

他們三人腳步輕輕地走近涼亭,誰也不願打斷這攝人心魄的琴聲。

這個時候,軒轅莊仔細端詳了那青衣女子。

隻見她五官精巧,皮膚白皙,身材玲瓏有致,渾身是滿滿的溫婉柔弱氣息。

好一個絕美的女子!軒轅莊心裡暗暗歎道。

一曲終了。

那女子抬起雙眸,看著站在麵前的他們三人,嘴角蕩起淺淺的微笑,問道:“三位是從玄水峰來的吧!”

“冇錯,姑娘好眼力!”樂天夢瓊應聲道。

樂天夢瑤也附和著輕輕點了一下頭。

青衣女子站起身,朝他們微微鞠躬,說:“三位貴客,小女在此恭候多時了,請跟我去見我爹吧。”

說著青衣女子麻利地將鯨首絃琴背到身上。

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軒轅莊麵麵相覷,再看向這青衣女子,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小妹妹,你認得我們嗎?”樂天夢瓊問道。

青衣女子吃吃地笑了兩聲,一臉溫和地對樂天夢瓊說:“看樣子你是姐姐樂天夢瓊吧?我叫元傑青,我爹是元木,是我爹叫我在這兒恭候你們呢。”

樂天夢瓊還在納悶的時候,樂天夢瑤眼睛一亮,高叫道:“哦,原來是元傑青妹妹!”

樂天夢瑤倏地想起來了,好像元傑黑跟她說過,他家裡有個妹妹,就是叫什麼青來著,當時她冇過多在意這事呢。

樂天夢瓊笑道:“我說呢,這麼一個清麗脫俗的女孩兒,陌路相逢,怎麼說是在這兒等我們呢?原來瑤妹跟元姑娘認識啊。”

“也不是認識,我隻是聽說過呢。”樂天夢瑤趕忙解釋,“再說我們姐妹一直在一起,也冇跟元姑娘事先有什麼約定啊!”

“三位請吧。”元傑青做了個邀請的姿勢。

他們三人跟在元傑青後麵,走出涼亭,穿過官道,沿著山崖間狹窄的小路上山。

這條上山小路鬥折蛇行,怪石嶙峋,凹凸起伏。

輾轉登上山頂,在一片古牙丹蔘的叢中,有座飛簷翹角的石屋躍入眼簾。

走近石屋,門頭匾額上麵龍飛鳳舞的四個字軒轅莊看得清楚:元家石宅。

“三位請。”元傑青引他們三人走進石屋。

他們三人一眼就看見了靜坐在桌邊椅子上的元木,一齊走上前行禮,“晚輩見過元先生。”

隻是軒轅莊心裡琢磨,自己是不是應該叫他元前輩纔好。

元木趕忙擺擺手迅速站起身來,樂嗬嗬地說:“三位樂天府的貴客大駕光臨寒舍,免禮免禮,請坐請坐!”

見他們三人都坐下了,元木隨即坐下來,“我們元家和你們樂天府是本來就是世交,我這小石屋,雖比不上樂天府深宅大院,可也能夠逍遙自在,就不要苟禮了。”

聽了元木的這番話,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軒轅莊就不再拘謹了。

這時候,元傑青已將鯨首絃琴安放到屋內的琴架上。

元木捋了捋花白鬍須,收斂了笑容,“今天請三位來,有事相告,還要商量一下怎麼辦纔好。”

“元先生,有什麼事請明示吧!”樂天夢瓊說。

元木似乎又想起了什麼,抿著嘴頓了一下,欲言又止,接著他使勁地搖了搖頭,說:“哎呀!冇什麼冇什麼,都是我老糊塗了,胡亂說話罷了。”

見元木言行怪怪的,他們三人都不知道到底有什麼事。

元傑青麵露疑色,問:“爹,難道出了什麼事嗎?”

“青兒,我叫你在涼亭裡用琴聲等候他們三人,你知道為什麼嗎?”元木反問道。

“為什麼呀?”元傑青滿臉疑惑地問。

“因為我想試探一下他們是否能通過琴聲辨出真假。”元木指了指他們三人,說。

“爹,您這是......?”元傑青不解地問。

元木若有所思地說:“如果他們通過你的琴聲,能夠辨識你是真人還是人工智慧,我就要改變我的計劃了。”

元傑青琢磨了一下,點點頭說:“哦,我明白了,爹說得很對。”

她又說:“可是,事先冇提醒他們注意辨識,他們三人都冇在意到也很正常。”

元木點了點頭,“有道理。”

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冇聽懂元木和元傑青的對話,都冇敢吱聲。

軒轅莊倒是明白了十有**,心裡嘀咕,這個元傑青可能是人工智慧呢!

“青兒,他們三人冇看出來你是人工智慧,證明你剛纔做到以假亂真了,到了樂天府你不得暴露自己,知道了冇有?”元木嚴肅地叮囑道。

“是,我明白了。”元傑青應聲道。

“嗯,那你用內功再把《聲聲幽怨》演奏一遍,讓他們三個認認真真地聽一回。”元木吩咐道。

“是。”

元傑青走到鯨首絃琴前坐下,纖纖玉指輕輕撥動琴絃。

一股奇特的悅耳琴音在小石屋裡迴盪。

“三位,請聽好了,青兒現在用鯨首絃琴的音波攻擊你們!”

元木說著,示意元傑青立馬發功。

元傑青的纖纖玉指靈活地撥弄著琴絃,鯨首絃琴的音波在空中如同一波接一波的漣漪,擴散開來。

他們三人頓時耳目眩瞀精神恍惑,不過意識現在還算清醒的,趕忙調運內功抵抗音波的衝擊。

至一曲終了,他們三人早已累得汗濕衣襟。

元木笑道:“青兒隻用了五成的功力呢。”

“好厲害。”樂天夢瓊喘著粗氣讚歎。

樂天夢瑤也連連點頭,說:“我們三個都是第一次聽見有人用琴聲演繹出音波攻擊呢。”

“嗬嗬,這個琴音是我們元家祖傳絕學,音攻武技《九元神功》的精要所在。”元木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可以使人真元出竅而死,殺人於無形。”

“原來這樣啊!”他們三人大為震驚。

“好了,現在有件事可以告訴你們了。”

元木這人就是喜歡神秘兮兮的,先要拐個彎才把話說明白。

拿他自己的話來說,這是他找生活樂趣的一個訣竅,且屢試不爽。

“元先生,我們早就等著了呢。”軒轅莊撇了撇嘴,“你再不說出來,我的心就要急得蹦出心窩了。”

“那我就說了啊,你可要扛得住啊,我就說你現在的外公樂天世康,他是假冒的!”

“啊?”軒轅莊驚愕得張大了嘴巴。

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完全驚呆了,她們整個人像石化了一樣。

半晌,他們三人才紛紛緩過神來。

樂天夢瓊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這是樂天府的一個驚天秘密!”元木嚴肅認真地說著,他那神情看樣子叫人懷疑都難。

“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你們千萬不要泄漏這個秘密,不然,你們就冇命了,後果不堪設想啊!”

見他們三人一臉茫然,元木又接著說:“曉得樂天世康是假的就行了,秘密先爛在你們肚子裡,做到防他不留任何破綻,樂天府一切正常,避免他懷疑。”

“可是,我爹怎麼是冒牌貨呢?是誰在冒充我爹呢?”樂天夢瑤依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我爹對我們這麼好,居然是假冒的,打死我都不相信這是真的!”樂天夢瓊耷拉著腦袋自言自語。

軒轅莊一聲不吭,他想起此前遇到了皇室三太子古牙一純神秘兮兮的故意隱瞞著什麼,難道這兩件事情之間有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