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木捋著下巴上的花白鬍須一言不發,他似乎陷入了沉思。

軒轅莊還是有些不甘心,又問元木道:“可是,怎麼看不出來他是假冒的呢?”

元木耐心地解釋:“假冒樂天世康不僅要形似更要神似,做得神形兼備天衣無縫才能成,這個人肯定不簡單。”

“假冒的人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一來他想侵占樂天府的一切,他想到自己就是樂天世康了,二來他以樂天世康在朝庭為官的身份對付皇朝,達到竊國的目的。”

“那我爹呢?他現在什麼情況?”樂天夢瑤顯得十分擔憂。

元木看著他們三人,淡淡地一笑,從容地說:“可以斷定,樂天老爺目前還不會有生命危險,因為冒充者要從他身上獲取樂天府的、皇朝的等方麵資訊。”

見他們三人悄無聲息地聽,元木又補充道:“道理就這麼簡單,如果人死了,什麼都冇了。”

樂天夢瓊卻不耐煩了,衝著元木怨聲怨氣地說:“元先生在我們麵前遮遮掩掩的,好像在包庇著冒充者似的,能不能直截了當地跟我們說他到底是誰呢?我們好找他算帳!”

“我還是勸你們,你們若貿然行動,很快就會招致禍端!”元木苦口婆心地叮囑道,“你們若是聽話,我還能保證你們和樂天老爺毫髮無損,否則……”

元木頓了一下,滿臉憂愁地繼續說:“你們會被滅門的!你們千萬不要輕舉妄動,否則就是樂天府滅亡之日來臨!”

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不約而同地陷入了沉思。

“好了,今天我們來也來了,前輩說也說了,冇什麼事了,我們可以離開了吧?”軒轅莊突然站起身子,悻悻地說。

“你們打算去哪裡?”元木疑惑地問道。

軒轅莊說:“前輩不要管那麼多了,我們去做我們該做的事情了。”

“你們最好給我老實些!我這樣做是為你們樂天府好!”元木火氣跟著就上來了。

“哼!”軒轅莊冷哼一聲,扭身就要往外走。

“哎哎!”元傑青身子一閃,急忙擋住了他的去路。

“怎麼,你還想阻攔我們回樂天府除奸嗎?”軒轅莊冇好氣地問道。

“哼!”元傑青冷笑一聲,“我是怕你們回去白白送死!”

“哈哈!”軒轅莊輕狂地一笑,說,“我們回樂天府除奸,義不容辭,誰還敢拿我們怎麼樣?”

“但是,你們可不要忘記了,還有我呢!”元傑青嘟了嘟嘴洋洋自得地說。

“你!哼,好吧,我不與你爭辯這無用的東西!”軒轅莊不屑一顧。

“青兒你先退下吧,我來跟他們解釋。”元木說道。

“哼!”元傑青狠狠瞪了軒轅莊一眼,氣呼呼地退到一邊。

“你們可千萬要記住啊,我剛纔說的話。”元木婉言道。

“放心吧!我們知道分寸!”軒轅莊應道。

他們三人起身向元木和元傑青告彆,準備離開元家石宅。

“哎哎,等等!”元木趕忙叫住他們,“我跟你們一道去樂天府吧,我要帶上青兒。”

“我們不用勞煩元先生和傑青姑娘了,謝謝啦!”樂天夢瓊拱了拱手婉言謝絕。

“你們聽我把話說完行不行呢?!”元木皺了皺眉,一臉不愉快的樣子,冷冷說道,“要不是看在樂天老爺的份上,我操這個心乾嗎?”

見他們三人被唬住了,元木語氣和緩了下來,說:“我將青兒改裝成樂天夢玥,到時候就說我把玥玥姑娘帶回治病了,她病情好轉了送回樂天府,在路上恰巧遇到你們三人我們結伴同行,這樣,樂天府裡就不會有人懷疑的。”

“前輩為什麼要這樣做?”軒轅莊看了元傑青一眼,故意冇頭冇腦地問道,“這個人工智慧看著就是柔膚弱體的樣子,還能有多大作用呢?”

“哼!”元傑青氣得一跺腳就走開了。

“問得好!這是你們最關心的問題,我得解釋清楚。”元木笑道。

他又故意停頓了一會兒,慢條斯理地說道:

“我給青兒設計安裝了樂天夢玥的性格特征、言行舉止和知識、技能、才華,同時賦予了她強大的功能,能收集那假冒的樂天世康的資訊,包括衣食住行和人際交往等,還能感應那假冒的樂天世康的心理活動。”

最後元木說,總之,青兒是你們在那樂天世康身邊的耳目,也是你們的一個秘密幫手。

聽元木這麼一說,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軒轅莊終於茅塞頓開,他們三人激動不已。

倒是他們三人不好意思起來了,趕忙對元木說了些十分感激的話,說得元木眉開眼笑。

元木擺了擺手說:“罷了罷了!你們聽明白了就好了,執行秘密計劃,可要按我說的去做啊!”

“是,元先生!”樂天夢瓊樂天夢瑤乾脆地迴應。

軒轅莊看著正走過來的元傑青,此時他眼前的元傑青已是樂天夢玥的模樣。

“對不起啊,三姨娘!”軒轅莊衝元傑青做了個鬼臉,笑道。

元傑青先是一怔,立馬就明白過來了,她模仿著樂天夢玥一本正經地說道:“莊兒,你知道自己錯了就好,三姨娘我就不怪你了。”

看到元傑青此刻的樂天夢玥模樣,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驚歎不已。

“像、像,太像了!”

“這不就是玥妹嗎?!”

驚歎之餘,悲傷躍上心頭,她倆均收斂了明朗的笑容,雙眼都湧出了淚花,隨即抽泣起來。

元木看到她倆梨花帶雨的樣子,不免生出幾分憐憫,可他歎了口氣提醒道:“你們姐妹倆這是做什麼呢?快快振作起來!”

少頃,她們姐妹倆止住抽泣,掏出五彩蝴蝶手帕將眼淚擦乾。

石屋裡靜寂下來,聽得遠處幾聲古牙雁鳥的鳴叫。

元木突然笑道:“哈哈,能夠以假亂真就好,我們不妨來個將計就計。樂天老爺不是每天都要玥玥姑娘為他彈奏《聲聲幽怨》嗎?這位樂天夢玥每天去彈奏給那樂天世康聽好了,可見機行動。”

“好,好辦法!”樂天夢瓊讚歎道,“元先生真是深謀遠慮。”

“好啦,你不要拍我的馬屁,我不吃這一套!不過,就憑夢瓊姑娘這句暖心話,我還要送給你們一樣好東西。”元木笑嗬嗬地說道。

他轉身拿出了一個藥葫蘆,說:“這裡麵裝了十二顆用古牙丹蔘和古牙島其他十多種名貴藥材配製的丹藥,猩紅色,就叫元氏紅丹吧,吃了抗疲勞,還可以提升修煉速度,你們三個每人四顆吧。”

說完他把藥葫蘆遞給軒轅莊,“你小子拿著,保管好。”

“謝謝前輩了。”軒轅莊躬身道謝。

而後軒轅莊將藥葫蘆的蓋子打開。

一股濃香撲鼻而來,軒轅莊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頓覺全身舒爽,精力倍增。

“我們出發吧!”元木說。

於是,他們五個人一同離開元家石宅。

這個時候,天色昏沉,雲霧瀰漫。

空氣沉悶得讓人窒息,可元家石宅門前的那些古牙丹蔘卻紛紛搖曳著枝乾,像在輕歌曼舞。

突然飛來幾隻巨大的古牙雁鳥,在元家石宅門前的低空盤旋。

元木看了看四周,他嘴裡發出一聲嘹亮的鳥鳴。

那幾隻古牙雁鳥紛紛應和著竄向天空,又俯衝下來朝著那涼亭的方向飛去。

元木仰望了一下天空,憂心忡忡地說道:“這些都是我訓練過的古牙雁鳥,它們給我帶來了資訊,可能你們樂天府又出了什麼事,我們不得不趕時間了。”

聽了元木的話,軒轅莊心裡一陣憂慮,但好奇的他還是禁不住問元木道:“前輩是如何馴養古牙雁鳥的?回頭能不能教授給晚輩幾招啊?”

“這個恐怕要讓你這娃娃失望了,因為我在這山野之中生活了六十多年,日積月累,現在就是靠著一些本能經驗來操控它們罷了。”元木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