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莊看得出來,如果再和飛魚衝雲針尖對麥芒地鬥法,恐怕年歲已高的元木前輩會吃不消了。

這時同飛魚衝雲鬥智已是當務之急。

“向飛魚前輩問好!”樂天夢瓊趕忙向飛魚衝雲拱手說道。

見飛魚衝雲不明就裡楞了一下,樂天夢瓊又說:“在元先生跟飛魚前輩決鬥之前,我想跟飛魚前輩討教幾招,免得後麵冇機會了,不知飛魚前輩可賞臉?”

“嘿嘿!”目空一切的飛魚衝雲輕蔑地笑了笑,“你這女流之輩倒是比元木老頭有眼光!元木老頭不知量力,隻能自食其果。”

“飛魚衝雲!你這混賬東西……”元木滿腔怒火就要發作,被圍攏到他跟前的樂天夢瑤、元傑青和軒轅莊趕忙阻止。

“飛魚衝雲在搞激將法,不要上他的當。”軒轅莊對元木耳語。

樂天夢瓊故意大聲地恭維飛魚衝雲,使之麻痹大意:“元先生那點三腳貓的功夫,我們也看不上呢,我現在向飛魚前輩討教學習,如何?”

飛魚衝雲果然上鉤!他目光掃視了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元傑青,說,“我也不以強欺弱,看你們三個應該是樂天府的三姐妹無疑了,你們三個一起上吧!”

“好啊!”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元傑青紛紛迴應。

“你們……”

元木意欲阻止她們三人的行動,他身邊的軒轅莊悄悄勸道:“前輩彆擔心,等著看好戲吧。”

“來吧,我倒要見識見識你們女流之輩的實力!”飛魚衝雲看著她們三人一臉譏笑地說,“我也想看看,樂天府還有冇有在古牙島繼續混下去的底氣!”

麵對飛魚衝雲的譏諷,她們三人置之不理,三種法器即五彩蝴蝶手帕、空中玉鐲和鑲玉金簪,各自執在手,同時向飛魚衝雲發起進攻,身法快如閃電,在空中劃出一道道殘影。

飛魚衝雲身影忽隱忽現,連番閃躲她們三人的聯合進攻。

一百回合下來,竟然雙方不分勝負,足以實證飛魚衝雲功夫高深莫測。

“啪!” 突然間,飛魚衝雲彙集十成功力猛地發出一記重掌,犀利的掌風將她們三人擊去。

“噗噗噗……” 她們三人均被擊中,紛紛吐出一口鮮血,重重地摔落在十多步開外。

“哈哈哈……你們還是嫩了點!”飛魚衝雲輕狂地大笑道,“如果你們能再堅持一炷香的時間,我就可以認輸了,但是現在,是你們輸了!”

“混蛋小人!” 樂天夢瓊擦了擦嘴邊的鮮血,憤怒地罵道。

“三個女人實力還算不錯,可惜,碰到我飛魚衝雲,你們註定要吃虧。”飛魚衝雲目光猥瑣地看著她們三人,笑道,“不過,留你們的小命,讓你們給老夫當侍妾,三個一起來吧!”

“你……”聽到飛魚衝雲侮辱的話,三女心中均燃起了怒火,從地上躍起,擺開架勢向飛魚衝雲再次發起進攻。

“我呸,老不羞!”軒轅莊忍不住朝飛魚衝雲吐了口唾沫。

“小屁孩,你找死!”飛魚衝雲臉色陡然陰沉了下來。

他一抬腳,猛地踏在地上,地麵陡然裂開,他身形化作流星,揮拳朝軒轅莊擊去。

“哼,拿命來!”軒轅莊吼道,他將手中的九洲逍遙石猛地一揮,頓時迸發而出一道藍色光芒,射向飛魚衝雲的拳頭。

飛魚衝雲感覺自己的拳頭如針刺穿痛徹心扉,他大駭,急忙收回手臂,身軀迅速後退數丈。

“這小屁孩竟然如此之強橫!”飛魚衝雲暗暗咋舌,覺得自己不可掉以輕心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穩住心神,然後再次朝軒轅莊衝了上去。

軒轅莊揮舞著九洲逍遙石,將一團團的藍色光芒揮出,與飛魚衝雲激戰到一起。

兩人激烈地交鋒,周圍飛沙走石。

一陣激烈的打鬥之後,兩人各自退了十多步距離,然後站穩身子停了下來。

“你這小屁孩的功夫還不錯,竟然可以和我打個平手!”飛魚衝雲皺著眉頭不服氣地說。

“哼!少廢話!我要是把你給解決了纔好!”軒轅莊冷冷地說道。

“你!”飛魚衝雲臉色鐵青,冷聲說道,“我看你是活膩歪了吧!”

話音落下,他雙臂展開,渾身的肌肉都繃緊了,雙臂肌肉虯結,宛若岩漿澆灌而成的岩石,表皮上佈滿紋路,散發出熾烈的熱浪氣息。

“我承認你厲害,看來,我倆誰也彆服誰!”軒轅莊不甘示弱。

“好啊!既然你知道我飛魚衝雲的厲害,你想找死,那就成全你!”飛魚衝雲咬牙切齒地說道。

“來吧,我領教領教!”軒轅莊大吼一聲,渾身的靈力洶湧澎湃。

一道道藍色的光束從他身上飛出,凝聚成一張藍色網狀靈符,向飛魚衝雲籠罩過去。

飛魚衝雲大怒,雙手握拳揮舞,砸碎藍色網狀靈符。

“嘭!”飛魚衝雲雙腿猛地跺在地上,身體化為一顆流星,向軒轅莊撲了過去。

“嗨!”軒轅莊雙眸爆射出淩冽寒光,他大喝一聲,右拳狠狠地砸在飛魚衝雲的胸膛上。

“啪!”飛魚衝雲的身體倒飛出去。

“噗!”飛魚衝雲再次噴出一口鮮血,身子撞斷了旁邊的一棵大樹。

“啊——!”

這時候,他的部下,也就是那十幾個青衣,一聲淒切地驚呼,手持飛魚長鏟迅速向軒轅莊圍攏過來,被三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擋住,雙方纏鬥在一起。

飛魚衝雲狼狽地爬起身子,看向軒轅莊的眼神充滿了忌憚。

他心裡嘀咕,這小屁孩實力居然如此之強,自己要是繼續和他打的話,恐怕真的會敗在他的手裡。

可是,要是現在就撤退,飛魚衝雲又於心不甘。

飛魚衝雲左思右想很糾結,但終於下了決定,他猛地抬起頭,目光直勾勾地盯著軒轅莊。

“怎麼?不打了?”軒轅莊冷笑一聲,問道。

“哼!小屁孩,你以為我會就此罷休嗎?今日饒你一回,你等著瞧!”飛魚衝雲惡狠狠地說完,轉身就跑。

“想跑?你跑得了嗎?”元木在一旁冷笑一聲,縱身追趕了過去。

“元木,今天饒你不死!”飛魚衝雲一邊飛奔,一邊冷冷地回敬著元木。

“飛魚衝雲,今日我必取你狗命!”元木一邊追趕,一邊大喊。

“哈哈哈!”飛魚衝雲止步大笑一聲,不屑地說道:“我可是神階巔峰的高手,你能拿我怎樣?”

“那你就試試!”元木飛身幾個跳躍擋住飛魚衝雲的去路,冷冷地說道。

飛魚衝雲的臉色變得猙獰起來,雙眸裡迸射出咄咄逼人的寒意。

“元木,以眾敵寡,你算什麼本事?有種的,我們再來單打獨鬥!”飛魚衝雲怒吼道。

“哼,飛魚衝雲,你又在耍花招了!”軒轅莊冷哼一聲,身影如電,瞬間便到達飛魚衝雲的近前,他舉起拳頭,朝飛魚衝雲轟出。

飛魚衝雲看到軒轅莊的拳頭,急忙向旁邊閃避。

“轟!”一股狂暴的靈力從軒轅莊的拳頭上釋放而出,如一座大山,朝飛魚衝雲壓迫過去。

“什麼!”飛魚衝雲的瞳孔驟縮,他連連往後退,躲過軒轅莊的攻擊。

不過,他還是被一股恐怖的氣浪掀翻,身子向後摔倒,掉進了軒轅莊掌力劈的大坑。

飛魚衝雲艱難地站起來,仰望著對麵的軒轅莊,心中震驚不已。

這小屁孩的實力怎麼如此強悍?!

“小屁孩,膽子可不小,竟然得罪飛魚堂的人!”

“哼,你們飛魚堂的人是一群作惡多端之徒,我們替天行道!”軒轅莊冷哼道。

“那你就去死吧!” 飛魚衝雲臉色陰沉了下來,飛身出坑,怒視著軒轅莊,雙掌揮舞得虎虎生風。

頓時,兩團黑色的靈力從他的掌心飛了出來,在他的頭頂彙聚成一個漩渦,這漩渦越來越大,最終形成一條黑色蛟龍的虛影,仰天咆哮一聲,朝軒轅莊撲去。

“飛雷破空掌!”

一股狂風吹起,狂風中夾雜著恐怖的雷霆之力,如利刃一般,朝軒轅莊劈去。

軒轅莊雙拳揮動起來,一連打出十幾道拳印,迎向飛魚衝雲打出的飛雷破空掌。

“嘭嘭嘭……”飛魚衝雲發出的飛雷破空掌,被軒轅莊的拳印一一擊潰。

“哇……”飛魚衝雲吐出一口鮮血,整個身體向後倒飛了過去,又重重地跌進坑裡。

元木邁步向前走去,他身子一閃跳進坑裡,一腳踩踏在飛魚衝雲的肩膀上,居高臨下地俯瞰著躺在泥土裡麵的飛魚衝雲。

“飛魚衝雲,你還是乖乖地投降吧!”元木冷冰冰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