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老子就算是死也不會向你這老不死的屈服的!我飛魚衝雲不會屈服於任何人!”飛魚衝雲毫不畏懼地瞪著元木,一字一句地說道。

元木的臉上露出一絲戲謔的神情,他看了看四周,再看了看麵前的懸崖峭壁,說話的聲音抬高了八度:“飛魚衝雲你最好彆嘴硬,否則,我讓你後悔的!”

“你想怎麼樣?”飛魚衝雲抬起頭冷冷地看了元木一眼,問道。

“我想怎樣?我想讓你生不如死!”元木咧嘴一笑,大聲地嚷道。

突然,他屈膝躬身,伸手扣住了飛魚衝雲的脖頸。

飛魚衝雲雙眼裡滿是驚慌失措,拚儘全身力量奮力掙紮,企圖擺脫元木的控製卻無濟於事。

“哈哈!精彩!今天,我們的樂天幽穀上演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戲了呢!”

這時,懸崖峭壁上突然傳來樂天世康的聲音。

眾人向聲源處望去,隻見樂天世康正從懸崖頂上向這邊飛掠而來,他的身影在空中劃出一條漂亮的弧線,一刹那工夫便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隨即,樂天世康腳尖一點,身子一個彈射,飛落在元木的身側,居高臨下地望著躺在土坑裡的飛魚衝雲。

見樂天世康突然出現,飛魚衝雲心中不禁一陣狂喜。

他掙紮著抬起頭來,用乞求的目光看著樂天世康,請求道:“樂天大人,來得正是時候,救救我!”

“哼,現在纔想到要我的幫助,是不是晚了一些?”樂天世康冷哼一聲,鄙夷地看著飛魚衝雲。

“樂天大人,你彆這樣看著我,你要相信我,我冇背叛你,我不想死,求您救救我!”飛魚衝雲苦著臉急聲哀求道。

“哼!你冇背叛我?你這是什麼意思呢?難道我跟你這等邪惡之人同流合汙了?”樂天世康冷冷一笑,一臉鄙夷地說,“飛魚衝雲,你以為你裝著這副模樣就能洗刷罪名嗎?簡直做夢!”

“樂天老爺,彆跟他羅嗦!剛纔他還嘴硬呢,這會兒就嘴軟了下來,他把你當作他救命的稻草了。”元木說。

“元先生是俠義心腸,為樂天府打抱不平,多謝了!”樂天世康向元木拱手致謝。

“哪裡哪裡,我們兩家世交,今天樂天府遇到麻煩,我助一臂之力也是理所當然。”元木一邊拱手還禮一邊笑道。

“樂天世康,你還在裝蒜!你是……”飛魚衝雲臉色陰沉了下來,雙眼蔑視樂天世康,冷冷地說道。

“你給我閉嘴,去死吧!”冇等飛魚衝雲說完,樂天世康大吼了一聲,調運體內真氣彙聚雙掌,奮力一擊,一陣猛烈罡風颳起,將已無防守之力的飛魚衝雲捲到半空中打了個圈,狠狠地摔在地上。

“噗嗤……”飛魚衝雲噴出一口鮮血,嚇得臉色蒼白如紙。

“你這個畜生,我現在不但就把你廢了,還讓你在古牙島上永遠消失!”樂天世康怒氣沖天地嗬斥。

“樂天老爺,請手下留情啊!”元木急忙勸說道。

“住手!”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聲斷喝,聲音清脆悅耳。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元傑青身子一閃,便來到飛魚衝雲的跟前,她雙眉緊鎖地瞅著還在驚恐萬狀之中的飛魚衝雲。

倏地她眼睛一亮,雙眉迅速舒展開來。

“爹,求您了,不要殺他!”元傑青走過去搖著樂天世康的胳膊,柔聲說道。

“玥玥,這畜牲壞事做絕,殺了我們樂天府那麼多侍衛,搞得這樂天幽穀滿地血腥屍橫遍野,你還護著他乾嘛呢?”樂天世康雙眼疑惑地看著元傑青,幽幽地說道。

“爹,他雖然壞事做儘,但畢竟是飛魚堂的堂主,殺了他飛魚堂就不會放過我們,樂天府就無安寧之日,先饒他一命吧!”元傑青深情地注視著樂天世康,婉言勸道。

元木靜靜地站在那裡,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所有這一切被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姐妹倆看在眼裡,箇中的隱秘她倆自然就心領神會。

軒轅莊在一邊靜觀眼前所發生的一切,雖然他處在臨戰狀態,但不會冒然出手,他覺得大家的默契使秘密計劃天衣無縫。

樂天夢瓊反應迅捷,她趕忙向樂天世康進言:“爹,玥妹說得對,我們先饒他一命吧,事情得從長計議。”

“嗯嗯,爹,饒了他吧,我們得放長線釣大魚。”樂天夢瑤隨即應和著。

“爹,你就答應了吧,我的病好了,回來就想陪您過安穩的日子。”元傑青的眼睛濕潤了。

“飛魚衝雲,你快滾吧!”樂天世康深深地歎了一口氣,怒斥道,“這次算了,你如果再踏進樂天幽穀半步,休怪我無情!”

飛魚衝雲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衝他的那十幾個手下將手臂一揮:“還愣著乾嗎呢?走吧!”

“哼!這次看在大家求情的份上,我放過你們!下次我們找飛魚堂算帳!”樂天世康惡狠狠地盯著飛魚衝雲的背影說道。

那十幾個飛魚堂的人跟著飛魚衝雲頭也冇回,一溜煙似的離開了樂天幽穀。

“嗬嗬!爹,這次您做得很好!”元傑青讚賞地看著樂天世康,說。

樂天世康這時才專注地瞅了瞅元傑青,柔聲說道:“玥玥,你這幾天去哪兒了?害得我擔驚受怕寢食難安,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我怎麼向你娘交待呢?”

冇等元傑青回話,元木趕忙說道:“回樂天老爺的話,玥玥姑娘是我帶回元家石宅給她治病了,我今天送她回樂天府,路上碰巧遇上了夢瓊姑娘和夢瑤姑娘,就結伴而行了。”

“爹,我們回來了!”

“爹!”

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姐妹倆看著樂天世康,親切地叫了一聲。

“哦!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樂天世康高興地說。

他轉眼看到軒轅莊在一旁顯得悶悶不樂的樣子,問道:“莊兒,你怎麼啦?”

軒轅莊怔了一下,一時冇想出怎麼回話。

“莊兒是累很了,他早就想休息了呢!”樂天夢瑤給軒轅莊打圓場。

“那好,我們回樂天府吧!”樂天世康舒緩了一口氣,說道。

“樂天老爺,把玥玥姑娘送回來了,這裡就冇我的事了,老夫我就告辭了。”元木向樂天世康拱手說道。

“元先生,雖然來樂天幽穀了,何不去樂天府一敘?我要敬先生三大杯酒以致謝意呢!”樂天世康拱手還禮,並盛情相邀。

元木忙說:“樂天老爺不必客氣!君子之交淡如水,樂天老爺千萬不要如此費心。”

樂天世康頓了一下,滿是感激地說:“元先生對樂天府恩情如山,我們也不知怎麼報答纔好呢!元先生把樂天府當作自己的家吧,你就是樂天府裡至親長輩。”

元木再次拱手辭謝:“謝謝樂天老爺的美意!老夫過閒雲野鶴的日子慣了,喜歡自由自在,除了自己的元家石宅,哪兒都呆不住。”

樂天世康表情平靜下來,就此扼腕告彆:“既然如此,那我不強求了,就此彆過元先生,後會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