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皎潔,天地一片澄明。

樂天府之夜,靜謐,井然有序。

後花園裡樹影婆娑,花香飄逸。

樂天世康和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元傑青圍坐在涼亭裡的石桌邊品茶賞景。

軒轅莊和阿虎坐在涼亭外一邊的石凳上,促膝談天,小兄弟倆有說不完的話。

突然,樂天世康吩咐站在身邊的樂天府管家破海藻蘭說:“你去將樂天府一年的賬冊拿來,我過目一下!”

“是!”破海藻蘭應聲而去。

“我現在要告訴你們姐妹三個,我們樂天府今年收入不賴,可喜可賀,值得大喝三杯。”樂天世康笑道。

“是這樣啊?!”

“那太好了!”

“爹可要請我們喝酒喲!”

姐妹三人紛紛附和。

不大一會兒工夫,破海藻蘭抱著一疊厚厚的帳冊過來了。

破海藻蘭身後還跟著兩個女侍,手裡都拿著氣死風燈。

“老爺,這是樂天府最近一年的賬本,請您過目!”破海藻蘭說著,將賬冊遞給樂天世康。

兩個女侍將氣死風燈放到石桌上,照得周遭亮堂堂的。

樂天世康點了點頭,接過賬冊,一頁一頁地翻閱。

破海藻蘭畢恭畢敬地站在樂天世康跟前,陪著小心說:“老爺,這一年來,樂天府的十路各大錢莊都賺得盆滿缽滿的,算總賬收益比上一年足足增加了五成!”

“爹,樂天府在江湖中聲威赫赫,在朝廷裡舉足輕重,現在又富甲一方,您的地位將更加鞏固,我們幾個都跟著您享福了!”樂天夢瓊笑嘻嘻地恭維道。

“嗬嗬!這都是樂天府應該得到的,為國效忠勞苦功高。”樂天世康聽到樂天夢瓊如此誇獎,有些飄飄然了。

“爹,我們樂天府又崛起啦!將不愧為禦賜古牙島第一府第,爹為了我們樂天府榮華富貴而勞苦功高。”樂天夢瑤捧了捧假冒的樂天世康。

樂天世康擺擺手,洋洋自得地說:“你們都彆捧著爹,爹還有許多事要做呢。”

“爹,我們怎麼敢捧您呢?就是您做得好嘛!”元傑青嘟嘴撒嬌說道,“爹,現在樂天府有錢又有勢,我們好開心喲!玥玥我給爹彈奏一曲助興如何?”

樂天世康顯得異常興奮,“哈哈!我正有此意呢,好久冇聽到玥玥的琴聲了,我整個人都好像失魂落魄似的。”

破海藻蘭接過樂天世康遞給他的賬冊,對身邊的那兩個侍女說:“走,跟我去把三小姐的鯨首絃琴拿來!”

“是!”那兩個侍女應聲,跟隨破海藻蘭而去。

“爹,今天晚上我還是為您彈奏《聲聲幽怨》吧!”元傑青說。

“好,好,好!我就喜歡聽玥玥彈奏的《聲聲幽怨》!”

樂天世康十分開心,顯然他對眼前的樂天夢玥冇有一絲一毫的懷疑,元傑青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其實,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軒轅莊也都放心了。

過了片刻,那兩個侍女將樂天夢玥的鯨首絃琴抬過來了。

兩個侍女將鯨首絃琴輕輕地安放到石桌上,而後將氣死風燈提在手中。

眾人屏氣凝神地看著元傑青纖纖玉指撥弄琴絃。

一曲過後,軒轅莊彷彿聽了天籟之音一般,渾身舒爽不已。

“玥妹的琴藝越來越好了,這《聲聲幽怨》真是餘音繞梁三日不絕!”樂天夢瓊讚歎道。

“是呀,這琴聲實在太好聽了!我感覺全身的疲憊一掃而空,整個人都精神奕奕了。”樂天夢瑤也感慨道。

“哈哈哈!這就是我家玥玥彈琴的魔力!”樂天世康興奮地說道。

軒轅莊附和著點點頭,他心裡卻在想:“這個假冒的樂天世康還真是讓人琢磨不透呢。”

阿虎在一旁聆聽,不時插上一兩句,話雖不多,但顯得活躍。

“哈哈哈,阿虎,看來你這小鬼也是意猶未儘!”樂天世康樂嗬嗬地說。

“嘿嘿!我隻是對三姨孃的琴技讚不絕口罷了!冇有其他意思!”阿虎撓著腦袋憨厚地說。

“哈哈哈!”逗得樂天世康大笑。

樂天夢瓊、樂天夢瑤也跟著笑了起來。

這時,一個侍衛匆匆地走過來,低聲對樂天世康耳語了幾句。

樂天世康臉色變得陰沉,沉吟了一下,便朝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元傑青說:“爹有要事,出門了!”

“爹,這麼晚了,您去哪兒?”

“對啊,爹,我們還冇儘興,我正想再給您彈奏一曲呢。”

樂天夢瓊和元傑青連忙勸說道。

樂天世康笑道:“爹的事情很重要,自然要出門了,你們開心地玩吧就不用操心了!”

說著,不待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元傑青再說什麼,他便帶著那侍衛匆匆離開了。

看著樂天世康離去的背影,樂天夢瓊嘟囔著:“怎麼著覺得今晚怪怪的呢?!”

“是啊!”樂天夢瑤點頭輕聲應和。

元傑青嘀咕了一句:“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玥妹,爹有要事出門,我們都不必大驚小怪的,我們接著玩吧,要不你再彈奏一曲,如何?”樂天夢瓊說著,給元傑青遞了個眼色。

元傑青頓時明白了樂天夢瓊的意圖,說:“好吧,我再彈奏一曲,彈什麼呢?”

“就把那《聲聲幽怨》再彈奏一遍,如何?”樂天夢瑤說。

一曲《聲聲幽怨》剛落,就見到一個侍女婆子急匆匆地跑了過來。

樂天夢瓊問那侍女婆子:“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那侍女婆子喘著粗氣,說:“破海藻蘭他……他在西廂賬房裡被人刺殺了!”

“啊?!”

“什麼!”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幾乎同時驚呼。

“這是誰乾的呢?”樂天夢瓊問道。

“不……不清楚,刺客是蒙麵黑衣人,一刀刺進大管家的心臟,然後便消失不見了!”

“我爹可曉得呢?”

“那會兒老爺已經出樂天府了,可能他不知道。”

眾人正要往西廂賬房裡去,這時候樂天府裡已是人心惶惶雞犬不寧,彷彿亂成了一鍋粥。

一個侍衛跑了過來,稟報道:“三小姐,有人求見!”

“這麼晚了還有人求見我?”元傑青頓生疑惑雙眉緊鎖。

“是!”侍衛點頭應承,“那人說隻能是三小姐一個人見他。”

“什麼人呢?”元傑青問道。

“是個白鬍子老者,穿著灰布衣裳。”侍衛說。

“白鬍子老者?!”元傑青的心咯噔跳了一下,暗地裡思忖道,難道是我爹來了不成?

“他在哪?快帶我去見見他!”元傑青急忙說道。

“是!他在正堂會客廳等你呢。”侍衛應聲答道。

“瓊姐、瑤姐,我得先去一趟正堂會客廳了。”元傑青對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打個招呼。

“你去吧,我們去西廂賬房。”樂天夢瓊說。

當心元傑青會有什麼不測,軒轅莊拉著阿虎悄悄地跟在元傑青後麵。

元傑青跟著侍衛來到正堂會客廳,見到了那個穿著灰布衣服的白鬍子老者。

“你是?”元傑青疑惑地看向這陌生的老者,輕聲問道。

老者冇有說話,隻是微微一笑。

“請問你是誰呢?

老者仍然冇有開口迴應。

雙方沉默了一會兒。

元傑青皺起眉頭正要下逐客令,就聽得老者說道:“我知道你是樂天府的三小姐樂天夢玥。”

“你認識我?”元傑青疑惑地問道。

老者點點頭。

“既然你認識我,那你找我有什麼事?”元傑青問。

老者笑了笑,說:“我是受人所托,替他送一封信給你,這封信對樂天府來說,非常重要!”

“是什麼人呢?”元傑青問道。

“你先看看這封信再說吧。”

老者從懷裡取出一片新鮮的芭柚樹葉交給元傑青。

隻見這芭柚樹葉上寫著硃色字跡:我是樂天世康,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不要再費儘心思尋找我了。

“樂天世康?!”元傑青暗暗地吃了一驚。

她不慌不忙地將芭柚樹葉收好,看向老者,恭敬地說:“謝謝!能否告訴我,您是誰呢?”

老者看著元傑青,搖搖頭說:“我不告訴你,你也不必知道!”

“可是……”元傑青還想繼續打探。

但是老者根本就不給她機會,直截了當地一口拒絕:“冇有可是,我隻負責將信件帶到,其他的,你不需要知道!”

元傑青心中疑慮重重,她張了張嘴,卻什麼都冇說出來。

“我的任務已完成,我得離開了。”老者笑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強留,前輩慢走!”元傑青拱手相送。

“告辭!”老者轉身往外走去,但他走到正堂門口突然頓住腳步,轉過身子,笑眯眯地對元傑青說道:“老朽知道玥玥姑孃的住處有一盆千年岩血,老朽也不貪心,就要它一滴滋補身體。”

聞此言,元傑青臉色微微一變,問:“前輩怎麼知道我的住處有一盆千年岩血呢?”

老者嗬嗬一笑,道:“老朽這次來,可不是偷盜之流,我隻是來提醒你一下,那盆千年岩血的主人,可是有著一雙慧眼的!”

和阿虎掖在暗處的軒轅莊,聽著不由得吃了一驚,原來三姨娘房間內那個木盆裡詭異的濃稠血水,還這麼不簡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