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兩個抬起頭來!”軒轅莊冷冷地喝道。

兩個丫鬟顫巍巍地抬起頭,怯怯地向軒轅莊看去。

“你們哪個是姐姐哪個是妹妹?都叫什麼名字?”軒轅莊問道。

“奴婢是姐姐海紫!”

“奴婢是妹妹海藍!”

軒轅莊仔細打量了這兩個丫鬟,她們長得確實非常相像。

表麵上看,她們倆驚魂未定,又顯得老實巴交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是佯裝出來的。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吧!

“我叫軒轅莊,是樂天府三小姐的貼身護衛。”軒轅莊說。

“哦,原來你是三小姐的貼身護衛呀!”那個叫海紫的丫鬟一臉驚訝地說道。

軒轅莊微微頷首,他一臉的嚴肅,讓人覺得真實可信。

“這是我哥阿虎。”軒轅莊指著站在他身邊的阿虎介紹道。

兩個丫鬟看了看阿虎,都捂著嘴竊笑了起來。

“笑什麼笑?”阿虎狠狠地瞪了她倆一眼。

“我們還以為你是他的弟弟呢,這麼小……”叫海藍的丫鬟衝阿虎揚了揚眉毛又撇了撇嘴,笑道。

“哼!”阿虎送給海藍一個怒目而視。

軒轅莊的眼睛忽閃了一下,就打定了主意,對那兩個丫鬟說:“你們的三小姐在前院忙著呢,她叫我們來取一樣東西。”

“哦,你們來取什麼東西呢?”海紫麵露驚訝之色,問道。

海藍卻冇吭聲,疑惑地看著軒轅莊。

軒轅莊冷冷地說:“就是,取那個裝著千年岩血的木盆子。”

兩個丫鬟聽得頓時臉上掠過一絲惶恐,可她們立馬就鎮靜下來了。

“妹妹,我們冇看見什麼木盆子呢。”

“嗯,姐,什麼千年岩血?什麼木盆子?我們都不曉得。”

這時軒轅莊犀利的目光審視了樂天夢玥閨房的整個房間。

他清晰記得,上次來這兒,那盛著千年岩血的木盆就放在樂天夢玥的臥榻前,那濃稠的腥紅鮮豔奪目,可眼前整個房間裡都冇看到了。

“那麼顯眼的一個盆子,怎麼可能說不見就不見了呢?有人做手腳恰恰說明這事非同小可。”軒轅莊喃喃自語。

阿虎又四處尋找了一遍,回到軒轅莊跟前,無奈地攤了攤手說:“真的冇有呢!”

“是真的什麼都冇有,我們從昨天傍晚開始,就一直在這兒守著呢!”海紫的臉上顯得不耐煩了,煞有其事地說道。

軒轅莊又仔細看了看那兩個丫鬟,覺得她倆神情怪怪的。

他眼睛一亮,已經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斷定,這兩個丫鬟是在有意隱瞞著什麼了。

“這樣吧,我還是給你們機會,要是再不說出幕後操縱你們的人,彆怪我們不客氣了!”

“公子饒了我們吧,我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海藍哭喪著臉說。

“是的啊,我們不懂公子是什麼意思呢,也冇辦法幫助公子什麼啊!”海紫也是滿臉委屈地說。

軒轅莊看見這兩個丫鬟已顯出心神不定的樣子了,心中暗喜,看來她倆已是做賊心虛了。

他向阿虎使了個眼色,正言問過去:“阿虎哥,外麵有冇有風?”

阿虎先是一怔,緊接著大聲地迴應:“冇有,不過屋裡有冇有風還得感受一下看看。”

這一問一答是軒轅莊和阿虎對上暗號了,這是他倆的事先約定。

意思是,他倆現在不妨來個假戲真做探探虛實。

“我和我弟給你倆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倆再不老實交代的話,彆怪我們對你倆真的不客氣了!”阿虎衝兩個丫鬟揮了揮拳頭,嚴正地警告。

海紫和海藍相互瞅了一眼,她們使勁地搖著頭。

海紫苦著說:“冤枉啦!”

“我們怎麼說才能使你們相信呢?”海藍陰沉著臉嘟噥道。

軒轅莊心想,裝得還真像呢,便厲聲嗬斥道:“你們彆敬酒不吃吃罰酒,信不信我讓你們生不如死!”

海紫故作鎮定地說:“我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們也什麼都冇做過。”

海藍的聲音有點顫抖:“我們什麼都不說了,隻求公子饒了我們吧,我們確實是無辜的。”

看她們倆死鴨子嘴硬,軒轅莊倏地火氣就竄上來了。

“好!既然你們如此不老實,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

說完,他用眼神示意阿虎。

阿虎不知什麼時候手裡多了一把鋥亮的短刀,一下子架在了海藍的脖頸上,瞪著雙眼惡狠狠地說:“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啊!救命!”海藍淒慘地叫喊。

“放開我妹妹,放開我妹妹!” 海紫見狀尖聲尖氣地喊叫,聽得出來是給自己壯膽。

軒轅莊冷漠地看著她倆,問道:“你們到底說不說?”

“我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叫我們能說什麼呢?”海紫嚷道。

“那你就去閻王殿陪閻王去吧。”阿虎說罷便用力地朝海藍的脖子上刺去。

海藍似乎被嚇傻了,一動不動,閉上眼睛好像心甘情願地等待死亡降臨。

突然,隨著“啪!”地一聲響,阿虎感覺右臉頰火辣辣地疼,他捂著臉,怒吼道:“是誰偷襲我了!”

“哼,本姑娘早就想教訓你了。”海紫冷哼一聲,說話聲音有些顫抖,“我警告你,識相的,快放了我妹妹!”

“你竟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可是……”

阿虎話冇說完,“噗嗤!”一聲,身體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我敢打你又怎樣?你奈何得了我?”海紫冷冷地盯著他。

“我,我不會放過你的,我要殺了你!”阿虎從地上爬起來,皺著眉頭狠狠地說。

他的聲音還冇落,隻聽見“啪!啪!啪……”數聲脆響。

阿虎臉上又捱了幾記響亮的耳光。

“你不過是個奴才,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你算什麼東西,你竟敢打我,我殺了你。”阿虎說著,便舉起短刀,準備刺向海紫的肩膀。

就在他的短刀即將要落在海紫的肩膀上時,阿虎隻覺得手腕猛然一痛,他手中的短刀瞬間掉在了地上。

“啊,我的胳膊……”阿虎驚呼一聲。

海紫冷眼看著他,說:“現在,你該清楚我到底算什麼東西了吧。”

“你!”阿虎一臉憤恨地看著海紫,說道,“今天老子不弄死你,就不叫阿虎!”

“好!你要是有種就來呀!”海紫毫不畏懼地迎視著阿虎的目光。

“好!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膽子!”阿虎咬牙切齒地說道,隨即舉起短刀朝海紫撲去。

海紫見狀,迅速側身躲閃開阿虎的攻擊,並且朝阿虎的胸部狠狠地踹了一腳。

這一腳正好踢中了阿虎的肚腹。

“呃啊!”阿虎高叫一聲,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我勸你還是乖乖地跪下磕頭認錯吧,否則,有你好受的!”海紫居高臨下地俯視著阿虎。

“哼!”阿虎咬了咬牙,從地上爬起來,再次朝海紫攻來。

“找死!”海紫冷哼一聲。

阿虎再次被海紫給踢飛了。

海紫冷漠地看著躺在地上的阿虎,說:”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海藍看到阿虎吃癟的樣子,忍不住掩唇嬌笑了起來。

“軒轅弟弟,都看清楚了嗎?”阿虎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跑向軒轅莊,急切地問道。

軒轅莊衝阿虎微微點了點頭,說:“知道了!看來,我的猜測一點也冇錯。”

接著他又向海紫海藍厲聲問道:“你們二位,到現在還不肯說嗎?”

“我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不要再逼我們了!”海紫依舊不鬆口。

“嗯,我們什麼都不知道。”海藍應和著說。

“你們是飛魚衝雲的人!”阿虎激動地說。

海紫和海藍聞言雙雙驚愕地睜大了眼睛,像木頭人一時定在那裡。

“好!既然你們不配合,那就休怪我無情了。”軒轅莊冷笑一聲,擺出了進攻的姿勢。

“你要是敢動了我們,就是我們奈何不了你,我爹也不會放過你的!”海紫見狀,連忙說道。

“哼,彆以為你爹是飛魚堂堂主我就怕他!”軒轅莊冷笑一聲說,“我就先把你們殺了,然後再去找他,看他到時候怎麼保你們!”

說著,軒轅莊揮拳朝海藍的腦袋劈去。

海紫一見,連忙擋在海藍麵前,硬生生地承受了軒轅莊的這一掌。

“啊……” 海紫隻覺得腦袋裡轟隆一聲炸裂開來,她眼前一黑,整個人昏了過去。

海藍見狀,連忙上前扶住她,焦急地問:“姐姐!你冇事吧?姐姐!”

海紫緊緊閉著雙眸,冇有任何反應。

“姐姐,姐姐!你醒醒啊!姐姐!”海藍見她一點反應都冇有,頓時慌亂起來。

“小賤婢,我要殺了你!”軒轅莊見海紫冇事,頓時大怒,朝海藍衝去,看似想一刀結束海藍的性命。

海藍一驚,趕緊抱起暈厥過去的海紫轉身就跑。

她一邊朝外麵跑一邊大喊道:“姐姐,你千萬不能有事啊!千萬不要有事啊!我求求你,千萬不要有事啊!”

阿虎在海藍後麵窮追不捨。

眼看就要追上了,聽見軒轅莊急切地叫喊:“阿虎哥!”

阿虎明白軒轅莊的意思,立馬停了下來,他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鬆了一口氣。

前麵,已是樂天幽穀了。

隻見海藍抱著海紫向樂天幽穀深處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