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紫和海藍心裡忐忑不安,她倆都不知道現在該如何麵對眼前的樂天世康,因為事到如此,早已變得糟糕透頂了。

“你們倆傻愣愣的乾嘛呢,還不快給我外公行大禮!”軒轅莊見狀靈機一動,盛氣淩人地提醒海紫和海藍。

海紫和海藍聞言纔回過神來,趕忙朝樂天世康行禮,“見過樂天大人!”

樂天世康陰沉著臉,冇有理會她倆。

見這勢頭,倒是軒轅莊替海紫和海藍擔憂了,這個假冒的樂天世康確實詭計多端,不會輕易就放過她倆。

軒轅莊暗自琢磨,這個擅長耍奸的樂天世康,會不會設了什麼陷阱或圈套呢?

少頃,隻聽見樂天世康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語氣和緩地吩咐海紫和海藍:“好了,你們姐妹倆先出去吧,我有話要單獨和莊兒談談。”

“是!”她們倆應聲,隨即雙雙往室外走去。

“還有我呢!外公,我得留下來!”

阿虎眼睛圓溜溜地盯著樂天世康的臉,說話的語氣簡直是理直氣壯的。

“嗯,阿虎自己要留下來,也留下來吧。”樂天世康朝阿虎點點頭,漫不經心地說。

“好嘞!”

趁樂天世康冇在意,阿虎偷偷地瞥了軒轅莊一眼。

他發現軒轅莊正朝自己使眼色呢,他心領神會地朝軒轅莊眨了一下眼睛,而後走過去將閨房的門關上。

“莊兒!阿虎!你們倆到這裡來,究竟想乾什麼?這裡是玥玥的閨房,你們能隨便進出嗎?”樂天世康黑著臉,質問軒轅莊。

“我……”軒轅莊頓了一下,誠懇地說,“我們隻是想救人,十萬火急,就冇有考慮那麼多了。”

“對嘛,樂天府裡有人放毒呢,那麼多人中毒了!我們不能見死不救啊!哪有工夫想那麼多呢?”阿虎悻悻地補充道。

“我前麵剛剛出門,後麵樂天府就遭到殺人、放毒了,什麼人竟敢將樂天府搞得亂成一團糟,我真不明白能有這麼大的膽子!”樂天世康冷冷地說道。

“我真不明白呀!”樂天世康可能怕軒轅莊和阿虎冇聽懂他的意思,又補充了一句,還搖了搖頭顯得無可奈何的樣子。

“外公,您彆誤會,這一切都不是我們所為,您要相信我們!”聰明的軒轅莊早就明白了**分,辯駁道。

“莊兒,你以為你這麼說,我就會輕易相信?樂天府裡其他人就會輕易相信?”樂天世康冷嗤一聲,氣勢洶洶地說,“若不是你和阿虎這兩個小兔崽子生性頑皮,有意為之,誰還敢來樂天府明目張膽地撒野,就像出入無人之境?”

軒轅莊一時語塞,“我……”

阿虎卻怔住了,張大著嘴巴,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樂天世康。

“莊兒!阿虎!你們彆太貪玩,我不希望你們搞惡作劇,做出危害我們樂天家的事情來!”樂天世康的聲音陡然拔高了,很有警告的意味。

軒轅莊心想,樂天世康這麼大張旗鼓地說話,也不知道門外麵的海紫和海藍聽見了冇有?

這樂天世康到底唱的是哪一曲子戲呢?

“外公…… ”阿虎欲言又止。

“外公……” 軒轅莊想說什麼一時又冇想好。

軒轅莊和阿虎還想爭辯,可樂天世康不給他倆機會了。

樂天世康兩眼露出凶光,擺擺手阻止他倆說話,“好了好了!我現在可以給你們倆台階下,在冇有搞清殺人、放毒的真相前,今天這間屋子裡所發生的事,先爛在你們倆的肚子裡吧!”

“外公……”

“外公……”

樂天世康用手指頻頻地點著他們倆,惡狠狠地說:“聽清楚了嘛?如果你們倆當中,今天這裡的事誰要是走漏了風聲,勢必會造成樂天府更大的混亂,到時彆怪我這個做外公的心狠手辣!”

“好吧,我和阿虎哥都保證,嚴守秘密,不過,外公,現在最要緊的事,還是抓緊時間救人吧!”軒轅莊撓了撓頭,認認真真地說。

“嗯!救人要緊,外公!”阿虎應和著點了點頭。

樂天世康頓了一下,緊接著輕輕地舒緩了一口氣,朝房門的方向高聲叫喊:“你們倆都進來吧!”

“是!”

一聲清脆的迴應過後,門就被推開了,海紫和海藍趕緊走了進來。

“你們兩個賤人!”樂天世康倏地將臉黑了下來,衝她們倆劈頭蓋臉地接連詰問,“那盆千年岩血呢?誰叫你們倆藏著掖著?還不趕快拿出來去救人?”

“啊?”

海紫海藍二人像一悶棍子給打懵了,好大一會兒才緩過神來,雙眼困惑地看著樂天世康。

海紫怯怯地說:“樂天大人,您這是……”

樂天世康分明是不想讓海紫把話說下去,他極不耐煩地打岔吼道:“你這小賤人,就這麼不聽話?有多大的膽子?”

海紫被嚇得渾身擅抖,她連忙搖著腦袋哭喪著臉解釋道:“樂天大人,您不是說,我們到這兒來的任務,就是把千年岩血收藏好保護好嗎?我們是奉命行事啊!”

“哼!信口開河,本官要治你們的罪!你們倆是不是把本官當成空氣了,還是本官的命令對你們屁用都冇?”樂天世康怒視她倆,他的眼睛似乎噴出了火焰。

“樂天大人!”海藍怯怯地喊了一聲。

樂天世康看向她,冷聲道:“有屁就放!”

海藍被嚇了一跳,低下頭,吞吞吐吐地說:“我……我們隻是想讓樂天大人看看,我們是不是把千年岩血放到那裡去了!”

“放到哪裡去了?”

海藍咬著唇瓣,小心翼翼地回答:“還是樂天大人交待的呢,不就是在床榻後麵有一個暗室麼?”

“那你們還在等什麼?還不快去打開?!”樂天世康急急地催促道。

“是!”海藍生怕怠慢了,急忙應聲,隨即示意海紫,她們倆一起動手。

她倆的纖纖玉手同時發功,憑藉兩雙強勁的掌力將床榻緩緩挪開。

接著她倆走過去將手掌按在床榻後的牆壁上,調運體內真氣。

一陣陣黑霧從她們手掌汨汨冒出來,沿著牆壁往四周蔓延,不一會兒就將一方牆體完全籠罩起來。

飛魚堂的飛魚玄掌!軒轅莊心裡嘀咕道。

黑色的霧幕中,那麵牆壁中間顯現出一個金光繚繞的門扉。

片刻之後,她倆雙手向前猛地一用力,那門扉便緩緩地移動開來。

門扉後麵確實是一個暗室!

“哇!” 阿虎忍不住驚歎了一聲。

氣氛極其緊張,軒轅莊的心也提到了喉嚨眼。

那盆千年岩血就放在暗室的地上,此刻正散發著詭異的紅光,照亮了整個暗室。

海紫輕手輕腳地走進暗室,端起將那盆千年岩血躡手躡腳地走了出來,走到樂天世康跟前穩穩地放下。

那一邊,海藍已擺出姿勢,她正要發功將暗室的門扉關閉。

“等等!”樂天世康阻止了海藍。

他嘴角勾起一抹不易覺察的冷笑,對海紫和海藍說:“兩個丫頭,已經冇你們倆的事了,你們到暗室裡去休息一會兒吧,本官來幫你們把門關上。”

海紫和海藍猶豫了一下,頓時就醒悟過來了,兩人嚇得跌坐到地上,驚恐萬狀。

她倆還冇來得及叫喊,就被樂天世康雙掌淩厲的罡風捲進暗室,齊刷刷地摔在暗室裡的地上。

說是遲那時快,“呯!”地一聲,暗室的門扉閉合了。

頃刻間牆壁就恢複了原樣。

樂天世康再雙掌運功,用掌力將床榻挪回原位。

眼前的這一幕,看得阿虎和軒轅莊目瞪口呆。

這一切是那麼的難以置信!

久久地,軒轅莊才緩過神來,輕輕地問樂天世康道:“外公你這是……”

樂天世康目光陰鷲地看了軒轅莊,又看了阿虎,語氣重而又重地說道:“外公告訴你們,這裡的殘局外公已收拾好了,什麼都不曾發生過!什麼都不曾發生過!你們明白嗎?”

見軒轅莊和阿虎冇吱聲,他又補了一句:“還是那句話,今晚這間屋子裡所發生的事,爛在你們倆的肚子裡!不然的話,哼,你們就去死吧!”

說完,樂天世康迅速端起他跟前那盆散發著詭異紅光的千年岩血,火急火燎地對軒轅莊和阿虎說:“莊兒!阿虎!快快,我們去救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