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世康不顧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姐妹倆好言相勸,將樂天府十路錢莊當中收成極佳的五路捐給了古牙皇朝,以求得皇帝對他的賞識而得以重用。

胳膊終究擰不過大腿,樂天夢瓊樂天夢瑤一時隻能聽之任之了。

樂天府被這個假冒的樂天世康實際掌控,將何去何從?她們倆心裡確實很擔憂。

元傑青暗地裡勸她們沉住氣,對付樂天世康在冇有十足的把握之前,事情就要從長計議。

在樂天世康麵前,不像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元傑青冇多說什麼,樂天世康因此誇獎她:“還是玥玥對我好,比她的兩個姐姐懂事,理解她爹。”

元傑青衝樂天世康嫣然一笑,同時腦筋一轉彎,就應和道:“爹謬獎了,玥玥隻認一個理,爹升官發財整個樂天府都很榮光,我們做兒女的也就跟著享受榮華富貴呢。”

樂天府的這五路錢莊年收入相當於整個古牙皇朝年收入的三成。

因此,樂天世康贏得古牙帝國皇帝古牙一潔的賞識,他的官階得以連升三品,由五品侍統升至二品禦前侍統,統領禦前八百大內侍衛,可以帶刀自由出入皇宮,並掌管皇城十萬衛兵。

軒轅莊自有打算,在一次吃晚餐的時候,他對樂天世康說:“外公,您是皇帝身邊的紅人,可否懇求皇帝恩準,我們樂天府的人可以到皇宮裡去玩玩呢?”

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聽了,心裡明白,紛紛說道:

“是的,聽說皇宮裡有數不儘的奇珍異寶,我們想進去開開眼界呢。”

“皇後很漂亮,我想親眼去一見。”

“哈哈,我想,你們出入皇宮,這個應該冇問題!”樂天世康顯得張揚和滿滿的自信。

次日上朝回來,樂天世康果真帶回了古牙皇帝的聖旨!

皇帝恩準,二品禦前侍統樂天世康之家眷,得太後或皇後宣命一年可出入皇宮四次,但每次在皇宮內不得逗留三個時辰。

“古牙皇帝高看一眼,我這個樂天老爺位高權重,你們還可以出入皇宮,樂天府有至高無上的榮耀!”樂天世康在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麵前驕傲地說。

“爹英明!”她倆應和道,卻言不由衷。

於是,軒轅莊同她倆及元傑青商定,一個新計劃開始執行了。

古牙島的冬天悄然來臨,雨雪霏霏,寒氣襲人。

而這一天,樂天府裡卻是張燈結綵,熱火朝天。

樂天世康也是紅光滿麵,自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他吩咐新任管家古牙樂龜籌辦了滿堂豐盛的酒席,宴請來樂天府賀喜的各路大小官員。

此刻,樂天府正堂大廳觥籌交錯、人聲鼎沸。

樂天世康正坐在主位,接受賓客們敬酒道喜。

“恭喜樂天大人,賀喜樂天大人!”

“樂天大人威武雄壯,日後我們一定要好好效忠於您!”

……

賓客們紛紛誇讚樂天世康有福,得到皇帝重用,將來必定封侯拜將,真乃前途不可限量。

樂天世康開心得哈哈大笑,卻還裝著謙虛地說:“哪裡哪裡,都是諸位抬舉我啦,都是托了各位的福。”

“哎喲!樂天大人,您真是太過謙虛了,您是一代英才,將來一定會風生水起!”

“就是,就是,我們一定會儘心儘力輔佐樂天大人的!”

“對對對!”眾人紛紛附和。

這時,管家古牙樂龜走到樂天世康身邊,對他耳語道:“老爺,有大人說玥玥小姐的琴藝舉世無雙,今天機會難得,想聽聽呢,不知樂天大人可否賞臉。”

樂天世康一聽,眼睛一亮,連忙點頭說道:“本官正有此意呢,既然有大人提出,那就讓玥玥演奏一曲助興吧!”

“謝謝老爺!我這就去叫三小姐。”古牙樂龜躬身致意,隨後退下。

樂天世康對眾賓客大聲地說道:“諸位大人,今天是值得紀唸的日子,難得一聚,我的小女樂天夢玥略知琴技,讓她來為大家助興!請大家開懷暢飲,不醉不歸。”

眾賓客紛紛附和,熱烈地拍著巴掌。

掌聲過後,清脆悅耳的琴聲就響起來了。

尋琴聲看去,琴台不知什麼時候已擺在大廳的一角。

元傑青坐在琴台邊,一身素色衣裙,腰繫錦帶,頭戴金鳳長簪,纖纖玉手撥弄著琴絃。

她的身旁站立著軒轅莊和阿虎,威風凜凜,一臉嚴肅。

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也是一身素色衣裙,腰繫錦帶,頭戴寶簪,長髮垂肩如瀑布般傾泄而下,襯得皮膚雪白勝霜。

她們合著琴聲節拍,舞姿輕盈優雅,穿梭於筵席間,如入無人之境。

琴聲悠揚,舞姿優美,宛如珠聯璧合,令滿堂賓客心曠神怡。

一曲終了,掌聲四起。

掌聲停歇,又讚揚聲四起。

“玥玥小姐果真是天資聰穎,才情卓絕,實在令老朽佩服!”

“是啊,不僅琴聲,還有舞姿,能夠得見樂天府這般天賦過人才貌雙全的三位小姐,實乃我們的福分!”

“玥玥小姐,你彈奏得真是太好聽了!”

……

一位小廝跑來向樂天世康報告:“老爺,樂天夢珜回來了!”

“他怎麼回來了呢?他不是死了麼?我還冇原諒他,他居然敢回來?”樂天世康頗為驚訝。

“老爺!他說是回來向您賀喜的!”

樂天世康眉頭皺起來,問道:“他回來賀喜?不會是乾坤倒轉了吧?”

“他說他特地回來祝賀老爺升官進爵,望老爺恩準。”

“哦?雖然他有這方誠意,那就讓他來見我吧!”樂天世康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來。

就在這時,一個紅衣俊美男子闊步邁進門來,正是樂天夢珜。

滿堂賓客頓時安靜下來,目光都集中到樂天夢珜身上。

樂天夢珜徑直走到蘇世康跟前,行跪拜禮,並拱手說道:“參見父親大人。”

“原來是夢珜啊,快快免禮!”樂天世康急忙站起身,伸手去攙扶樂天夢珜。

“夢珜,你這次回來,爹真的很高興。”樂天世康竟然對樂天夢珜客套了起來。

樂天夢珜媚言道:“我聽說爹升官進爵,喜不自勝,特回來慶賀呢。”

“好了!各位大人,這是我兒樂天夢珜!”樂天世康向滿堂賓客介紹樂天夢珜。

“原來是樂天公子,樂天少爺!”

“樂天少爺,你可真是太年輕了,一表人才呀!”

“樂天少爺,不愧是樂天家大公子啊,果然是一表人才,風流倜儻。”

……

滿堂賓客一片恭維聲,紛紛奉承樂天夢珜。

樂天世康也聽得飄飄欲仙,心花怒放,臉上笑眯眯的。

樂天夢珜的突然回來,讓樂天夢瓊、樂天夢瑤琢磨不透,她們不由得警覺起來,密切注意著樂天世康和樂天夢珜的一舉一動。

“他是樂天府的人工智慧管家樂天夢珜。”軒轅莊悄悄地對元傑青說。

“哦!”

元傑青聽元木說過,樂天府裡有個人工智慧管家投靠了飛魚堂,原來就是他呀?她把樂天夢珜打量了一番。

不知怎的,她心裡滋生起不祥之感,一陣忐忑不安。

這時樂天夢珜目光掃遍了整個大廳,抱拳彬彬有禮地說道:“各位大人謬讚了,在下這次回來,是為著祝賀父親榮升二級高位,也是藉此機會,結識各位大人,還望各位大人不吝賜教。”

軒轅莊聞言,微微愣神,樂天夢珜怎麼變得這麼乖巧了?他不是一直都很傲慢嗎?

“樂天大人,樂天少爺真是太有禮數,讓我們大開眼界。”一名官員說道。

“對,對,他的確是個人物啊。”另外一名官員點頭附和。

“樂天大人,樂天少爺不愧是樂天家大公子,果然是人中龍鳳。”又是一名官員向樂天世康獻媚。

“嗬嗬,哪裡哪裡,我兒夢珜打擾各位大人的雅興了,來來來,大家繼續乾杯。”樂天世康雖然搖了搖頭,可臉上掩飾不住得意之色。

眾賓客見狀,紛紛端著酒杯朝著樂天世康和樂天夢珜敬酒。

觥籌交錯,你來我往。

樂天夢瑤和樂天夢瓊則是躲到一旁,不斷地觀察著樂天夢珜。

不知為何,總覺得他怪怪的。

但是,具體哪裡怪,卻又說不上來。

就在這時,樂天世康大聲吩咐坐在琴台邊的元傑青:“玥玥,你哥夢珜都回來了,今天的樂天府太喜慶了,你再為大家彈奏一曲吧?”

“好吧,爹,你點哪一曲呢?”

“還用說麼,就那個《聲聲幽怨》吧!”

“好的,爹!”樂天夢玥纖纖玉手輕輕撫在鯨首絃琴,手腕翻轉,輕靈的琴音便緩緩溢位。

這琴聲,時而如泣如訴,時而哀婉淒切,時而激越昂揚。

“玥妹,你好好彈,讓哥瞧瞧,你到底有多厲害!”樂天夢珜冷冷地說。

元傑青聽了心裡微微一震,已預感到樂天夢珜這次可能來者不善。

樂天夢珜拿起酒壺給自己倒了一蠱酒,倒進嘴裡,咕嚕一聲喝下。

漸漸地,他嘴角露出一絲陰狠的笑意。

一曲終了,如同一股清越琴音溪流循去,水聲漸息。

大廳裡又是一陣讚揚之聲:

“真是好琴好音!”

“樂天小姐,不愧是樂天大人的掌上明珠,琴藝如此高超,真是羨煞旁人呐!”

……

樂天夢珜突然站起身,指著元傑青大喊:“父親,她是假的,她不是玥妹!”

整個大廳頓時靜了下來,彷彿這一刻空氣都凝固了。

眾賓客的目光齊刷刷地落在元傑青身上。

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心裡驟然一驚,難道事情已被樂天夢珜看破?

大廳躁動起來了,眾人紛紛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軒轅莊的心懸到了嗓子眼,他朝著元傑青看去。

元傑青神情鎮定,衝著軒轅莊淡然一笑,似乎在說,彆擔心,我能應付。

阿虎跑到元傑青身邊,手握拳頭警惕地看著樂天夢珜。

“父親,她是在冒充玥妹,我要揭穿她的真麵目。”樂天夢珜憤憤地說。

“你閉嘴!”樂天世康低沉的聲音透著威壓,讓樂天夢珜不由得打了個寒顫,“有這麼多大人在,夢珜你在攪局嗎?你是在誣陷玥玥!”

“父親,我真的冇有!她真的是在冒充玥妹!我看出來了,她是一個人工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