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軒轅莊一聲驚呼。

他的話音剛落,隻見古牙見貝已伸手抓住古牙見鱘的衣服,將其扯到自己跟前。

“啊——!”古牙見鱘發出一陣慘烈的哀嚎聲。

被魚魔王附體的古牙見貝,伸出猩紅的舌頭捲住古牙見鱘的脖子,用力將古牙見鱘的脖子扭成了麻花。

古牙見鱘拚儘全身勁力掙紮,終究是抵抗不了魚魔王古牙見貝越來越緊的舌頭,身子徹底鬆垮下來,兩眼一翻白,暈死過去。

古牙見貝收回舌頭,嘴角勾起殘忍地笑容,“古牙見鱘,本王給你機會,是你自己不珍惜,還衝撞本王,現在就讓你嘗試一下,什麼叫做魚魔的深情一吻!”

說完,魚魔王古牙見貝張開大嘴,露出如同鯊魚的尖銳牙齒,咬住了古牙見鱘的喉嚨,深深地刺入古牙見鱘的頸脖裡,頓時鮮血洶湧出來。

這時,古牙見貝已化成了北溟海巨型鯊魚的身形,隻是他的兩個手臂和兩隻手還保留著人體的原樣。

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阿虎、軒轅莊見之大為驚愕,他們不約而同地要去救下古牙見鱘,被元木趕忙阻止住,“古牙見鱘已經活不了,你們快去看看那些還活著的,這裡我一個人能應付。”

他們四人立刻反應過來,跑過去看那些在痛苦中掙紮的受傷官員、家傭和護衛等,用內功和丹藥給他們療傷,或做些力所能及的搶救。

見元傑青站著冇動,元木吩咐道:“青兒你也過去幫忙,把活著的都弄到大廳外去,越遠越好,在這兒反而礙我手腳。”

“這個……是!爹千萬要小心啊!”

說完元傑青狠狠地瞪了一眼魚魔王,悠悠地轉身,跑向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

魚魔王瘋狂地吮吸著古牙見鱘的血肉、精氣和元神,頃刻之間使古牙見鱘成為一具骷髏。

“嗚——!嗚——!”魚魔王昂起頭,發出瞭如同狗叫般的“吠聲”,是它得到滿足後的快意。

接著它嘴角含著嗜血的微笑,輕輕地朝古牙見鱘的骷髏吹了口氣。

這具骷髏便冒出一股股黑煙,一眨眼工夫化作灰燼飛散。

“古牙見鱘,這就是你挑釁本王的代價,你也太不值得了吧?哈哈!”

“魚魔王,你這個萬惡不赦的妖孽,有種的我倆就出去比劃比劃,在這裡撒野害人算什麼本事!”元木厲聲說道。

“哈哈!”魚魔王嗤笑一聲,“元木老鬼,你死到臨頭了還敢挑釁本王?本王今天就地跟你玩一會兒。”

說完,魚魔王轉過身,身子騰到半空,那姿勢恰似鯊魚在海水裡巡遊。

“啊——!”

一陣慘呼。魚魔王手一伸就撕碎了一個樂天府護衛,將這護衛的腦袋按在了手掌裡,一口一口地啃噬,那神態就是在品嚐美味佳肴。

護衛們嚇得紛紛跪在地上磕頭求饒:

“大王,饒命!”

“大王,放過我們吧!”

……

“哈哈哈!”魚魔王仰天大笑,用嘲諷的口氣說道,“看看樂天府養的這幫廢物,屁用都冇有!本王一根指頭就能把他們全部殺死。”

眾護衛聞言,嚇得魂不附體,紛紛抱頭鼠竄,爭先恐後地跑出了大廳。

“哈哈!他們都跑了,空場子騰出來了,本王不想挪身了,就在這裡玩玩!”

元木迅速環視了一下大廳內,冇看到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元傑青、阿虎和軒轅莊,想必他們幾個已把那些活著的人轉移到門外什麼地方了。

其實,根據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元傑青的商定,軒轅莊早已悄悄地掖在正堂大廳的一個隱蔽的角落了。

此刻軒轅莊正密切關注著元木和魚魔王這邊的情況呢。

必要時,他會迅速出手!

“哼!”元木怒喝一聲,“魚魔王,你太猖獗了!我今天單挑,跟你把賬算清!”

說完,濃烈的紫色靈氣在他身體周圍湧動。

“哦?是嘛,本王倒是很期待呢,元木老鬼。”魚魔王笑眯眯地說道。

元木雙手結印,一個個紫金色的符咒出現在他的腳底。

他抬腿一蹬,一股巨大的靈氣波盪漾開來,整個樂天府正堂大廳都明顯地搖晃起來。

一隻紫金色的古牙雁鳥虛影在大廳的穹頂飛舞盤旋。

少頃,古牙雁鳥的虛影張開翅膀,遮住了整個正堂大廳。

這古牙雁鳥虛影猛然俯衝而下,向魚魔王直撲過來,巨大的身形帶起一股氣流的猛浪,朝著魚魔王洶湧澎湃而去。

魚魔王哈哈大笑,一抬手,掌心中出現了一柄漆黑色的長劍,一劍斬向了古牙雁鳥虛影。

“嘭!”

紫金色的古牙雁鳥虛影和黑色長劍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沉悶的巨響,一圈圈氣浪朝著四麵八方擴散開來。

一劍破掉古牙雁鳥虛影,魚魔王張狂地笑了兩聲,又舉起黑色長劍向元木攻擊過去。

元木再次雙手結印,一個紫金色的古牙雁鳥虛影從他頭頂悠悠飛起,倏地化成一個巨型的紫金色盾牌。

這巨型紫金色盾牌一個翻滾,便擋在元木跟前。

長劍和巨盾相互撞擊在一起。

一圈圈勁氣波盪開來。

元木被勁氣餘波逼得節節後退。

軒轅莊看得真切,雙方各顯神通的鬥法讓他大開眼界,眼前似乎魚魔王略占上風。

他不由自主地暗歎,魚魔王果然高深莫測!

“哈哈哈!元木老鬼,你還敢說本王不是你的對手嗎?現在怎麼樣,你不得不承認了吧,本王就是你永遠也無法超越的存在!”魚魔王得意洋洋地嘲諷元木。

元木眼睛裡閃爍著明晃晃的光芒,宛如金剛怒目。

他一邊喘氣,一邊瞪著魚魔王,說道:“魚魔王,我們還冇見輸贏呢,先彆自鳴得意,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敢說不放過我?”魚魔王冷笑一聲,“元木老鬼,本王要提醒你,這裡是本王的主場,你們這群土雞瓦狗根本不是本王的對手。”

魚魔王說的是實話,冇人是它的對手。

可是,元木不會就此善罷甘休,“魚魔王你罪惡滔天,我跟你拚了是為古牙島除害,雖死猶榮!”

“元木老鬼,本王今天心情很好,成心放過你了,你識趣的話就快點滾蛋,不然休怪本王不客氣了!”

“哈哈哈哈!”元木大笑,言辭鏗鏘,“我從未見過妖孽發慈悲!魚魔王,你彆假惺惺的,今天我們就拚個魚死網破,免得你再禍害生靈!”

說罷,元木一招手,一道紫金色的光芒從空而降。

“嗖!”的一聲,光芒射落在正堂大廳的地上,化為了一柄紫色長劍。

軒轅莊在暗地裡看得真切,他暗自猜測,難道元木前輩使的是“宇宙乾坤”之“元氏金罡”法術?

元木將紫色長劍緊握在手,劍尖直指魚魔王,手臂微微一抖。

紫色長劍的劍氣,凜凜紫光,直射向魚魔王。

魚魔王冷哼一聲,右手向前一揮,一股黑色的罡風從魚魔王右手的食指吹出,迎向紫色長劍。

“砰!”的一聲悶響。

黑色罡風和紫色長劍交鋒,罡風頓時潰散。

紫色長劍毫髮無損地繼續往前飛行,徑直朝魚魔王刺去。

魚魔王陡然一個側身,躲過了紫色長劍的攻擊,它將長袖使勁一揮,憑空生成一團紅霧朝紫色長劍席捲而來。

紫色長劍散發出耀眼的紅光,瞬息間化為一團熾烈的火焰,飛向那團紅霧。

遭遇熾烈的火焰,那團紅霧瞬間化作幾縷青煙四處飛散,不見了影跡。

紅霧消失之後,那團熾烈的火焰飛向魚魔王。

魚魔王見狀不慌不忙,伸出右手,食指在空中畫出了一道筆直的血影。

這筆直的血影迎風見漲,眨眼間就化為一支血紅的巨箭。

這血紅巨箭迎著那團火焰飛射而去。

熾烈的火焰和血紅的巨箭狹路相逢交彙在一起。

“嘭!”的一聲,血紅巨箭頓時爆裂開來,一蓬血霧朝四麵八方擴散,瞬間瀰漫了整個正堂大廳。

“千絲萬縷!”

聽見魚魔王一聲斷喝。

一道道血色絲線從空中蔓延過來,瞬間纏繞了元木的身體。

“什麼玩意兒?”元木大驚,連忙運轉元氏最上乘的功法,想掙脫那些絲線,但他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濟於事。

“魚魔王,你真卑鄙無恥,竟然暗算於我!”

“哼!本王隻是玩玩,從來不屑於和螻蟻計較,螻蟻就是螻蟻,哪裡有資格與本王叫板。”

元木不斷地催動體內靈氣,想擺脫這詭異的困境。

“嘿嘿,元木,你不用白費力氣了,我給你下了血蠱,隻有本王才能解除,所以你就乖乖受死吧,省得浪費本王的時間。”

“什麼?!”

元木大吃一驚,對手如此陰險狡詐,居然對自己下了血蠱!不過,魔鬼的秉性就是這樣,隻有罪惡二字!

“哈哈,元木,本王今天玩得確實開心,一念之下,就送給你這個貴重禮物了!受用本王血蠱的,都是古牙島上最有身份的人物。”

魚魔王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不再理會元木,目光看向正堂大廳四周。

軒轅莊心裡暗暗嘀咕,是不是魚魔王已經覺察到我了?是應該到我現身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