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莊縱身一躍,從屋梁上跳下,正好落在元木跟前。

“前輩,我來了!”

“是莊兒啊,你怎麼來了?這兒危險!”元木吃了一驚,說道。

“前輩,我敢來,我就不怕有什麼危險!”

“哈哈哈,軒轅莊,好小子!”魚魔王大笑道。

它見軒轅莊無所畏懼地出現在眼前,便大驚小怪起來, “冇想到你小子膽大包天,居然躲藏在本王的眼皮子底下,又敢出來送死!”

軒轅莊冷笑一聲,說:“魚魔王,你以為憑藉你那點伎倆就能威脅到我嗎?還是做夢去吧!”

說罷,軒轅莊雙掌在胸前合攏,同時嘴裡唸唸有詞,璀璨奪目的金光自他的後背噴薄而出。

金光在他的頭頂上空中凝聚,形成一條遊弋的金龍。

這條金龍看似威猛無比,正發出攻勢,口裡吐出一道耀眼的金光射向魚魔王。

魚魔王一個魚躍躲過金光的攻擊,不由冷笑一聲,“《九洲逍遙訣》本王又不是冇領教過,雕蟲小技罷了!”

軒轅莊聽了直納悶,魚魔王什麼時候在哪裡領教過《九洲逍遙訣》呢?他確實一時冇想起來。

是不是魚魔王給自己壯膽?還是它兵不厭詐呢?

可以斷言,魚魔王一口說出軒轅莊所使的是《九洲逍遙訣》功夫,當然不是空穴來風。

魚魔王右手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把黑色長劍,它揮動了一下左手,一團血球便凝聚在它的左手掌心。

“去!”

魚魔王大叫一聲,那血球飛離它的左手掌心,隨即朝金龍極速飛去。

“嘭!”的一聲悶響。

金龍被血球撞擊後便頃刻消失了。

而那團血球並冇有消失,反而變得更加凝實,徑直朝軒轅莊衝來。

軒轅莊雙掌再次在胸前合攏,嘴中唸唸有詞,在他的麵前形成了金色的光暈。

那團血球撞在光暈上,宛如撞到了厚實的巨盾,頓時散成血霧,隨即飄散,如灰飛煙滅。

正堂的大廳裡瀰漫著濃烈的血腥氣味。

但魚魔王依舊站立在原地,紋絲不動。

軒轅莊暗暗吃驚,魚魔王如此沉著冷靜,實在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恐怕是詭計多端的它又要耍奸了。

“嘿嘿,冇用的!”魚魔王冷笑了一下,輕蔑地看著軒轅莊,“你小子雖然天賦不錯,可惜你修煉的時間太短了,還不夠讓你領悟透宇宙天地法則!”

“莊兒,彆跟魚魔王磨嘰,你耗不過它,你要想辦法儘快製服它!”元木分明是看出了箇中的門道,提醒軒轅莊。

“哼!” 軒轅莊冷哼一聲,伸出右手在眼前憑空一抓,“出來吧!”

九洲逍遙石在軒轅莊頭頂上的半空中現身了。

魚魔王依然沉著冷靜,它雙手快速變幻,掐決之下,雙手掌心裡生出了腥紅的血球。

從九洲逍遙石飛出一道耀眼的金色光柱,徑直朝魚魔王飛射而去。

說時遲那裡快,魚魔王鬆開雙手,兩隻血球便飛到它胸前的半空中,極速轉動,眩目的腥紅色光芒四溢,形成抵禦攻擊的能量。

於是,金色光柱在接近魚魔王時便消失不見了。

魚魔王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這時確實讓元木替軒轅莊捏了一把汗。

接著,魚魔王收斂了笑容,眼神冷冰冰地看向軒轅莊,“本王奉勸你小子一句,還是趕緊投降吧,免得受死。”

軒轅莊冇有搭理魚魔王,他控製九洲逍遙石釋放金色光柱,繼續進行攻擊。

魚魔王眼中露出輕蔑的表情,它伸出右手,這時五根手指頭已佈滿縱橫交織的血色紋路,顯得更加猙獰可怕。

一個血色漩渦浮現在魚魔王的右手掌心。

血色漩渦飛速旋轉,有低沉的“嗚嗚”聲,如困獸發出的咆哮。

魚魔王突然將雙掌合攏,又發力將雙掌向前推出,將血色漩渦狠狠推向從九洲逍遙石射過來的金色光柱。

“呯!”一聲悶響,血色漩渦與金色光柱相交,形成強大的衝擊波,以排山倒海的氣勢朝四周輻射開來。

正堂大廳內的擺設,桌椅板凳,牆壁上的畫卷,全都被恐怖的衝擊波摧殘,甚至化為碎片紛紛揚揚地飄散。

“小子,本王的血咒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就憑你區區玄階高級的修為,休想逞能!就算你小子把《九洲逍遙訣》學透了,也對付不了本王的血咒!”魚魔王猖狂地笑道。

“哼,那就試試吧!”軒轅莊雙眸閃爍著灼人的光芒。

從九洲逍遙石射出的金色光柱,凝聚成一杆金晃晃的利箭,直射魚魔王眉心。

不過,就目前而言,魚魔王如同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豈是軒轅莊能夠撼動得了的?

魚魔王側身一閃,輕易躲過那杆利箭。

隨後,魚魔王發功,它的手掌心湧出了黑色的毒霧。

毒霧擴散開來,在魚魔王周圍環繞。

“哼,區區北溟海鯊魚膽製成的毒霧,就想要把我毒倒,簡直癡人說夢!”軒轅莊冷哼一聲,話說得氣勢磅礴。

“九洲逍遙,開!”

隨著軒轅莊大喝一聲,九洲逍遙石發出耀眼的金光。

這金光幾乎照亮了整個大廳。

“嗡嗡嗡……”金光像無數柄金色長劍,極速朝黑霧擊去。

魚魔王飛身而起,在半空中發功抵擋。

金光和黑霧互相吞噬,最終形成了一個成人頭顱大小的褐色圓球。

在褐色圓球的球體上,密密麻麻地佈滿各種各樣的符文。

軒轅莊暗暗嘀咕道:“難道這就是解血蠱的咒語?”

但他實在看不懂那些符文,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褐色圓球上麵的符文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同時,一道道詭異的血色線條像血管裡的鮮血一樣,在圓球的球麵上遊走著。

在褐色圓球周圍,還漂浮著三枚拳頭大小的圓珠。

三枚圓珠,軒轅莊冇在意到它們的由來,好像不經意間憑空就有了似的。

軒轅莊自然聯想到了千年岩血。

三枚圓珠就像千年岩血澆築而成,看上去詭異恐怖,且散發出濃鬱至極的血腥味。

仔細一看,在圓珠的表麵,有著各種各樣的人形圖案,栩栩如生。

“哈哈哈哈!”魚魔王狂笑幾聲,手指這圓球和圓珠的組合,衝元木譏諷道,“元木老鬼,這上麵就是解血蠱的咒,很可惜,你們凡人有眼無珠,看不懂,隻能認命吧!”

“妖孽!”元木罵道。

軒轅莊看著漂浮在半空的圓球和圓珠組合,雙眼微眯,心裡思忖著如何破解這其中的秘密。

可是,他確實一點頭緒都冇有!

“嗬嗬,軒轅莊小子,就這點實力還想挑戰本王?本王可是魚魔之王,馬上就要成為古牙島上的人族之皇了,本王是頂天立地之所在,你小子這點攻擊,簡直就像撓癢癢一樣!”魚魔王狂傲地笑著。

聽了魚魔王的一番話,軒轅莊臉色陰沉下來。

魚魔王雖然很狂妄,它的功力高深莫測卻是事實。

憑軒轅莊現在的實力,的確不能對付眼前這個魔頭。

即使使用九洲逍遙石的異能了也無濟於事。

“哼,既然我不能勝你,可我也還冇輸!”軒轅莊冷笑道。

魚魔王冷笑著說道:“你小子還是省省心吧!你敵不過本王,就彆想叫我解元木老兒身上的血蠱了!”

“魚魔王,你真卑鄙!”軒轅莊罵道。

“嗬嗬!軒轅莊小子,不要浪費精力了,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本王的任務還冇完成呢,現在該輪到你了!”魚魔王輕狂地笑道。

“哼,想殺我,冇那麼容易!”軒轅莊冷聲說道。

“那就讓本王好好瞧瞧,你小子到底有多少能耐!”魚魔王冷笑著,抬起右手掌朝軒轅莊拍去。

軒轅莊手持九洲逍遙石抵擋魚魔王的攻擊。

雙方進行一番激烈地纏鬥,每一招每一式都蘊含著彼此強橫的力量,波及到周圍,就連整個正堂大廳都在微微地顫動。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軒轅莊才漸漸落在了下風。

“哈哈,本王說過,你小子不是本王的對手,乖乖受死吧!”魚魔王冷笑道。

話音剛落,魚魔王雙臂一振,血紅色的血咒符號在他的雙臂上立馬浮現。

血咒符號不斷變幻,同時,魚魔王的右手掌心出現了一顆血色圓球。

軒轅莊心裡明白,由褐色圓球到血色圓球,是魚魔王攻擊時功力的提檔升級。

血色圓球散發濃烈的血腥氣味,騰空而起,朝軒轅莊衝去。

軒轅莊見狀將九洲逍遙石向前拋去,化作一把的金色光劍,迎著血色圓球刺去。

“噗嗤……”血花飛濺,金色光劍斬中了血色圓球。

血色圓球被劈成如花瓣飛散。

金色光劍繼續前行,狠狠地刺向魚魔王。

魚魔王見狀連忙抵擋,雙掌不斷揮舞,紅色的血咒符號在它身前快速彙聚,宛如一堵厚牆,擋住金色光劍的攻擊。

但魚魔王還是被金色光劍的勁力逼退了數步。

它穩住身形,怒視著軒轅莊。

“怎麼可能?!本王竟然會被這小子逼得倒退數步!”

說罷,魚魔王再次抬起手掌,彙聚血咒符號,迅速化成血色光劍,朝金色光劍刺去。

血色光劍與金色光劍對刺,兩柄靈器宛如針尖對著麥芒,僵持在半空,誰也奈何不了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