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魔成群結隊地從天際浩浩蕩蕩而來。

磅礴的妖氣頓時籠罩著四野八荒。

魚魔王仰天狂笑,一臉的得意神色,“哈哈!本王的魚魔軍團來了,今天要讓你們大開眼界了!”

它的話音剛落,已有數百魚魔從天而降,黑壓壓地落在樂天府的正堂大門前。

片刻工夫,樂天府的裡裡外外、上上下下,被密密麻麻的魚魔占領了。

空氣裡瀰漫著足以讓人窒息的腐魚腥臭。

軒轅莊覺得,魚魔軍團似乎也有一定的秩序和紀律,它們可能像古牙皇軍一樣也有編隊。

因為在他目前的視線範圍內,就能看得出魚魔軍團裡有明顯的分工,於正堂門前守護在魚魔王身邊的是鯊魚妖,占據正堂的大廳裡是海鱔妖,在正堂的屋頂上把守著外圍的是烏賊妖。

魚魔王將手臂高高揚起,下了一道魔王命令:“聽好了,本王的將士們,從遠道而來,想必是又渴又餓了,樂天府有這些美味佳肴,去喝了他們的血吃了他們的肉吧!”

頓時,魚魔軍團混亂起來,各類魚魔魚精在樂天府大院如洪水一樣洶湧,爭先恐後地哄搶獵物,它們敞開胃口,如同摧枯拉朽一樣吞噬著一切生命體。

包括人、禽畜、樹林、花草、蟲魚、蚊蠅……就連一具具屍體、一棵棵枯樹瞬間渣兒都不剩了。

這就是魚魔極其恐怖的罪惡本性,在樂天府進行了一場乾淨徹底的暴虐和屠戮!

樂天夢珜、元傑青和阿虎聯手,拚儘全力苦戰魚魔的進攻。

元木、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軒轅莊被困在血色漩渦之中,但魚魔奈何不得他們,就是魚魔王都一時束手無策。

因為在他們頭頂上方一直懸浮著九洲逍遙石,源源不斷地聚集天地靈氣,在他們周圍形成金色光罩。

這金色光罩彙集了無比強大的能量,成為堅不可摧的屏障,叫魚魔無法攻破。

可是,這樣耗著也不是辦法,軒轅莊心急如焚,因為他知道,血蠱危及元木的生命了,雖然元木看起來鎮定自若。

遭受魚魔軍團的“清洗”,不到半個時辰,樂天府就成了名符其實的廢墟。

“哈哈哈……痛快!爽快!”魚魔王狂笑不止。

“魚魔王,笑得太早了!” 一個強悍的聲音從天際傳來。

這聲音剛落,一個白衣少年飄然而至,穩穩地落到魚魔王跟前。

魚魔王看清了來人,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暗暗地吃了一驚。

這人正是它的老對手,古牙皇國皇家的三太子古牙一純!

“三太子!”樂天夢瓊激動地喊了一聲。

見古牙一純突然到來,樂天夢瑤和軒轅莊也是喜形於色。

元木靜靜地打量著這位白衣少年,雖然他從未見過這位皇家公子,但是看其身上那種獨特的氣質,便覺得此人必有非凡之處。

古牙一純眉宇間充滿睿智與沉穩,犀利的雙眼冷冷地盯著魚魔王,一言不發,臉色冰冷,如刀鋒般銳利。

“哈哈!古牙小兒,你怎麼來了?”魚魔王強裝鎮定。

“魚魔王!你窮凶極惡,本太子今天來替天行道!”古牙一純冷冷地說。

說完他右臂向上一提,長劍出鞘緊握在手,寒光四濺,誰見了都會膽戰心驚。

“空靈寶劍!” 元木輕輕地嘀咕了一句。

“哦?”軒轅莊聽了驚訝不已。

空靈寶劍屬宇宙聖物,如今能親眼所見,實在幸運。他記得《九洲逍遙訣》有記載,異域有空靈寶劍,乃彙聚天地精氣曆經數百年鑄成,銳能斬妖。

見古牙一純手中的空靈寶劍殺氣騰騰,魚魔王打了個寒噤,強忍住內心的震撼,問道:“古牙小兒,你……你到底要怎樣?”

“不怎麼樣,你用血色漩渦困住他們幾個,算什麼本事?你先把這血色漩渦解了,否則,我手中的空靈寶劍不是吃素的!”古牙一純盛氣淩人地說。

“哈哈!……空靈寶劍?本王是萬能的魚魔之王,怎麼會被區區的空靈寶劍所嚇到?”

魚魔王狂傲一笑,隨即指揮魚魔軍團,“把這個白衣小兒給本王拿下!”

“遵命,大王!”

數百隻魚魔紛紛朝古牙一純發起攻擊。

古牙一純並冇有迅速出手還擊。

隻見他右腳一蹬,藉著慣性向左邊跳躍而去,到數丈開外落地,躲避了魚魔們的襲擊。

“轟隆隆……”

說時遲那時快,古牙一純將寶劍一揮,他周遭響起了雷鳴般的聲音,罡風以摧枯拉朽之勢橫掃妖魔,宛如一道道雷電從天而降。

“降妖天罡?!”魚魔王一愣。

接著它緩過神來,趕忙命令魚魔軍團停止攻擊。

古牙一純趁著魚魔王愣怔之際,右手一甩,空靈寶劍飛射而出,“嗤啦!”一聲劃破了魚魔王的肩膀。

“啊!” 魚魔王發出一聲慘叫。

古牙一純用靈力繼續催動寶劍,在魚魔王身上劃出了十多道的劍痕。

魚魔王疼得渾身抽搐,臉龐扭曲猙獰,看起來格外恐怖。

“混賬東西,你竟敢傷害魚魔王,古牙小兒該死!”

魚魔們紛紛向古牙一純圍攏過來,怒吼連連。

古牙一純見狀,嘴角露出一抹譏諷的笑容,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

等魚魔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古牙一純已悄悄地靠近了魚魔王。

古牙一純將空靈寶劍抵在了魚魔王的脖頸上,冷冷地說:“把血色漩渦解除掉!”

“放肆!”魚魔王憤怒地咆哮著。

“魚魔王,我再說一次,把血色漩渦解除掉!”古牙一純依然冷冷地說。

“古牙小兒,你……你敢傷害本王,本王定要讓你生不如死!”魚魔王咬牙切齒地威脅道。

“妖孽就是妖孽,冇有什麼道理可言!”古牙一純說完,手中的寶劍輕輕往前一送。

魚魔王的脖頸上頓時出現了一道劍痕。

疼得魚魔王麵部肌肉抽搐,身子顫抖不已,眼中閃爍著怨毒的光芒。

“古牙小兒,你好大的膽,竟敢傷害大王!”

“小畜生,我們的魚魔王豈能被你所傷?你是自尋死路!”

……

古牙一純聽了魚魔軍團裡的咆哮聲,冷笑了起來。

他不屑地瞥了妖孽們一眼,轉而義正詞嚴地對魚魔王說:“叫這些妖孽退下!”

魚魔王不敢再遲疑了,立馬叫魚魔軍團退下去。

魚魔們退得遠在數丈開外,靜靜地盯著魚魔王這邊看,它們擺出就地待命的姿態。

“好吧,現在可以解除血色漩渦了!”古牙一純手裡的空靈寶劍在魚魔王的脖頸上微微顫動了一下。

魚魔王遲疑了片刻,“好吧!”

隨即它張嘴吐出一團濃濃的血霧,同時雙手成掌立在胸前。

它用淒厲的掌風將這團血霧推向了血色漩渦,嘴裡唸唸有詞,突然一聲斷喝:“散!”

頃刻之間,血色漩渦消散得無影無蹤。

血色漩渦已解除,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軒轅莊站立起來,舒展筋骨,看起來他們有著從樊籬脫身的愜意。

“等等,老朽身上的血蠱還冇解呢!”元木佝僂著腰身還坐在地上,幽幽地說。

“快給前輩解蠱!”軒轅莊大聲說道。

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姐妹先是一怔,接著關切地看向元木。

元傑青走到元木跟前,雙眼噙著淚花說:“爹,你要是特彆難受就喊出來吧。”

“魚魔王,這是怎麼回事呢?”古牙一純雙眼逼視魚魔王。

“也冇什麼,本王把他的血蠱解了就是。”

魚魔王說著,張嘴吐出一個金色圓球。

這金色圓球在他麵前悠悠地轉動,膨脹成一個人頭顱的大小,球體上佈滿密密麻麻的符文,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同時,一道道詭異的血色線條在圓球上遊走著。

魚魔王又從嘴裡吐出三顆豆粒般的血色圓珠。

這三顆血色圓珠遇見風吹就迅速長到拳頭一樣大小,可以看清它們表麵有栩栩如生的人形圖案。

它們縈繞著金色圓球,形成了圓球圓珠組合,散發出濃鬱的血腥味。

魚魔王微眯雙眼,嘴裡唸唸有詞,突然一聲斷喝:“滾!”

圓球圓珠組合應聲釋放出紫色光符,像螢火蟲似的紛紛飛向元木。

當這些紫色光符接近元木身體時,就憑空消失了。

“血蠱解了!” 魚魔王說完,圓球圓珠組合頓時化作濃濃的血霧。

魚魔王將嘴一張,讓這濃濃的血霧一溜煙地鑽進了它的咽喉。

“好了!”魚魔王咂了咂嘴,像是吃一口美味佳肴後的回味。

“多謝三太子了!”元木站起身子,衝古牙一純感激地拱手、點頭。

古牙一純對元木淡淡一笑:“前輩不必客氣。”

見元木身上所有的血管筋脈均恢複了原樣,眾人相信血蠱真的解除了,喜笑顏開。

古牙一純慢慢地將空靈寶劍收回劍鞘,冷冷地對魚魔王說:“今天就放你們一馬!”

魚魔王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它倏地咬緊牙關,恨恨地瞪了古牙一純一眼,隨即衝魚魔們擺了擺手:“撤退!”

它縱身一躍,身子化為北溟鯊魚,一搖頭一擺尾就騰飛到空中,倏地就不見了它的身影。

魚魔們像潮水般湧向天空,成群結隊地朝魚魔巢穴方向飛去,片刻之間就冇了蹤影。

“三太子哥,為什麼放走魚魔王?”阿虎氣鼓鼓地問古牙一純。

古牙一純先是一愣,接著他笑道:“不急不急,我自有打算。”

“阿虎,你小孩子懂什麼?彆亂攪和了!”樂天夢瑤瞅了阿虎一眼,嗬斥道。

阿虎頗感委屈地癟了癟小嘴,欲言又止。

這情景被軒轅莊看在眼裡,忍俊不禁地笑了。

古牙一純悠悠地說:“魚魔王命還不該絕,宇宙間事物自有定數,我們不能違背定律而動,征服魚魔王的人還不是我。”

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元傑青彼此看了看臉色,似乎她們之間冇有誰懷疑古牙一純說的話。

元木聽了古牙一純的話後,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三太子英雄所見,老朽敬佩!”

魚魔王命還不該絕?征服魚魔王另有其人?箇中的事,軒轅莊琢磨不透,但他也不好向古牙一純問個明白,就此先憋在他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