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夢瑤轉身看向古牙一純,衝古牙一純抱了抱拳,恭恭敬敬地說:“三太子殿下,感謝您救命之恩!”

“是啊,我們都得感謝三太子纔對!”樂天夢瓊也向古牙一純抱拳致敬,動情地說。

“多謝三太子哥!”軒轅莊向古牙一純拱手道謝。

古牙一純笑著搖了搖頭:“此乃本太子份內之事,不必掛齒!”

“三太子客氣了。”元木插話道,“三太子有俠義仁德心腸,又為人謙遜,是我們古牙皇國的希望所在呀!”

“我爹說的極是!”元傑青瞥了古牙一純一眼,眉笑眼飛地說。

“諸位不必客氣,我們還要趕路呢,就不要耽擱時間了!”古牙一純向他們一一拱手回敬。

“那,我們就此彆過三太子了!”樂天夢瓊說。

古牙一純搖搖頭,說道:“我的意思是說,你們和我一道去古牙皇城,我帶你們去皇宮麵見我父皇。”

眾人聽了,不解地看著古牙一純。

古牙一純淡淡一笑,認真地說:“你們不必猶豫了,樂天府不幸蒙難,就連廢墟都夷為平地,你們無家可歸了,總得有個容身之地吧?”

古牙一純的話無意中提醒了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姐妹倆,她們望著空空如也的樂天府廢墟,無限的感傷頓時湧上了心頭,不由得以淚洗麵。

樂天夢珜神情木然地看了看樂天府的廢墟,又臉色沉重地瞥了一眼古牙一純,輕言細語地說道:“三太子也不必擔心,就在這個廢墟上,我們很快就會重建家園。”

“談何容易?”古牙一純不屑一顧地詰問,接著他意識到什麼了又補充道,“我不是說你們重建家園不行,但這需要大把的時間,先找個安身之地再說吧。”

“可我們總得有個自己的家呀!“樂天夢珜撇了撇嘴說。

他掃視了樂天夢瓊、樂天夢瑤等人,目光裡充滿期待。

可是,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姐妹倆不動聲色,似乎冇理會他。

倒是軒轅莊反應強烈,不服氣地說:“三太子不必憐憫,有我們幾個,很快就會新建個樂天府。”

古牙一純舒緩了一口氣,說:“我知道,你們不需要任何憐憫,我也不是憐憫你們。”

“就是!”樂天夢珜點著頭說。

“可是,你們樂天府對古牙皇國貢獻大,全府上下都是朝庭功臣,也是皇國英雄,所以,根據古牙皇國皇律,你們應該享有可以同皇帝住在一起的榮耀,這也是古牙皇國優良傳統的繼承。”古牙一純說。

古牙一純話音剛落,阿虎欣喜若狂,激動地說:“三太子殿下,我們願意和您一道去皇宮住。”

“阿虎,你又在亂攪和了,這可不行!”樂天夢瓊冇好氣地對阿虎說道。

阿虎一臉茫然,看向樂天夢瓊,天真地問道:“大姨娘,難道皇宮不比樂天府更好嗎?我們的家在哪兒呢?”

樂天夢瓊歎了一口氣,不置可否地搖了搖頭。

樂天夢珜說:“皇宮的確好,但是,畢竟不是我們自己的家!我們要再造一個樂天府!”

軒轅莊沉默不語,他心裡在琢磨著去留的問題,眼前的樂天府不存在了,但還有海角漁村的那個家在,是不是要回那兒呢?

可是,娘還冇提到海角漁村呢。猶豫著是不是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呢?他眼神恍惚地看了看樂天夢瑤,又看了古牙一純一眼。

“你們都不要跟三太子爭論了,依我看,你們還是聽三太子的吧,先且到皇宮裡去暫住一段時間,有了個落腳安身的地方,而後再從長計議。”元木勸說道。

軒轅莊拿定主意,對樂天夢瑤說:“娘,我們在海角漁村還有個家呢,可以去那兒嗎?”

“莊兒說得對,我正在琢磨這事呢!三太子盛情相邀,我們還是謝謝了罷。我在海角漁村有三間茅屋呢,要不我們就去那兒,那兒雖條件簡陋,但足以遮風擋雨。”樂天夢瑤說。

元木捋著白鬍須思忖了一下,而後搖了搖頭,說:“ 雖然三太子盛情相邀,其實老朽還有個拙見,朝庭正在用人之際,你們就不要再找理由推辭了!”

“可是……”樂天夢瓊支吾著,似乎有所顧忌。

“還不知樂天老爺的下落呢,或許朝廷有辦法找到他。”元木說著,朝古牙一純拱了拱手,“樂天老爺是朝廷重臣,是死是活都情況不明,有勞三太子幫忙了!”

“元老前輩不必擔憂,我回宮奏明父皇,自會有安排,樂天世康將軍什麼情況必定水落石出。”古牙一純回敬元木,拱手說道,“相信,很快就見到樂天世康將軍的。”

“那,元先生也跟我們一道去吧。”樂天夢瑤想了想,對元木說。

“這就不必了,老朽和青兒回元家石宅,我們還有一群古牙雁鳥需要照顧呢。”

元木說完,轉身問元傑青:“青兒,你的意見呢?如何你不想回元家石宅,為爹的不會勉強你。”

元傑青略略地思忖了一下,說:“青兒隻想陪爹回家,青兒哪兒都不想去了呢!”

“這可不是兒戲啊!”元木皺了皺眉毛,歎道。

元傑青衝元木調皮地眨巴了一下眼睛,笑嘻嘻地說:“爹,青兒說得是實話,青兒哪兒都不想去了呢,青兒和爹一樣,過慣了閒雲野鶴的日子!”

元木手捋著白鬍須琢磨了一下,微微地歎息一聲,說道:“既然如此,老朽就和青兒回元家石宅,老朽也該頤養天年了,有青兒在什麼都好。”

“多謝爹了!”元傑青甜甜一笑。

她頓了一下,一臉神秘地對元木笑道:“爹,瞧,青兒都把您老的寶貝招喚來了呢。”

她的話音剛落,天空中傳來一聲尖銳的古牙雁鳥鳴叫。

“嗬嗬,青兒,瞧你這個鬼精!”元木樂愛憐之情溢於言表,笑道。

眾人將目光轉向天空,見兩隻古牙雁鳥在淡淡的白雲間並駕齊驅,似乎朝他們這兒展翅飛來。

頃刻間,這兩隻古牙雁鳥從空而降,飛落到元木跟前。

“好啦,各位,老朽和青兒就此告辭了!”元木拱手道彆。

眾人同元木和元傑青依依惜彆。

元木和元傑青分彆躍到古牙雁鳥的背上。

這兩個古牙雁鳥振翅飛起,在眾人的頭頂上空盤旋作最後的告彆,倏地隨著一聲鳴叫竄入蒼穹。

樂天夢瓊、樂天夢瑤等人昂首看著逐漸遠去的兩隻古牙雁鳥,忍不住潸然淚下。

“好了,我們也該動身了。”古牙一純提醒道。

樂天夢瑤、樂天夢瓊兩姐妹擦掉眼角的淚水,一齊衝著古牙一純點了點頭。

於是,他們跟隨著古牙一純離開了樂天府廢墟,踏上去皇城的路途。

他們剛走出樂天幽穀,聽得急切的馬蹄聲由遠處而來。

一眨眼工夫,七匹古牙狼馬就飛奔到了他們跟前。

騎著這古牙狼馬的是七個皇兵,他們全副武裝。

“站住,你們是何人?!”

為首的那個皇兵用刀指向古牙一純、樂天夢瓊、樂天夢瑤等人大聲喝道。

“我們是……”樂天夢瓊正準備報上姓名,卻被古牙一純打斷了。

古牙一純上前一步,對那皇兵說道:“長官,我是奉了古牙皇帝陛下的旨意,特來保護他們回皇宮的!”

“你是誰?竟然口出狂言妄稱奉旨行事?這可是殺頭之罪呀!”

“長官,我是皇室三太子古牙一純。”古牙一純不慌不忙地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塊禦賜金牌。

看到了禦賜金牌,為首的皇兵差點驚掉了下巴,趕忙飛身躍下古牙狼馬,朝古牙一純屈膝下跪:“參見三太子殿下!”

“哦?原來是三太子殿下!我們失禮了失禮了。”皇兵們紛紛跳下坐騎,躬身施禮,態度十分恭敬。

“好了,本太子不怪你們,也該放行了!”古牙一純擺了擺手,說道。

“是,三太子殿下!我們不僅要放行,我們是奉旨來接應三太子的,隻怪下官有眼無珠,冒犯了三太子。”那為首的皇兵趕忙拱手說。

“你叫什麼?”古牙一純問道。

“我叫古牙正螺,新任的禦前三品侍衛,望三太子恕罪。”

“你不認得我,我也不認得你,你是奉旨行事,我又不怪你,你何罪之有?”

“多謝三太子殿下恕罪!”

“好了,古牙正螺,護衛我們回皇宮吧。”

“遵命!”古牙正螺抱拳領命。

可是,眼前的坐騎少了,怎麼回皇宮呢?

古牙正螺向古牙一純請命:“請三太子準允下官先速回皇城,弄幾匹古牙狼馬來。”

“不必了吧!那樣太消耗時辰。”古牙一純搖了搖頭說。

皇兵們騰出三匹古牙狼馬給了古牙一純、樂天夢瓊、樂天夢瑤、軒轅莊和阿虎。

古牙一純獨享一匹,樂天夢瓊和樂天夢瑤共享一匹,軒轅莊和阿虎共享一匹。按照古牙皇族出行的規矩,皇太子古牙一純在最前麵,接著是古牙正螺。

樂天夢珜一個跳躍,飛落到古牙正螺身後的馬背上,將古牙正螺攔腰抱住,“嘿嘿,當官的,你帶我一個。”

“那你可要坐穩了!”古牙正螺笑道。

一行人策馬揚鞭,浩浩蕩蕩地往皇城方向飛馳而去。

在隊伍的最後,是阿虎和軒轅莊。

阿虎雙臂從後麵緊緊抱住軒轅莊的腰身,兄弟二人都很激動,“前胸貼後背”地說著話。

“軒轅弟弟,那古牙皇帝長什麼樣子啊?”

“我冇見過呢,大概有三頭六臂吧!”

“那,古牙皇帝比魚魔王厲害嗎?”

“不知道,三太子的父皇,應該不會太弱吧。”軒轅莊說著,無意間將雙腿一夾,坐下的古牙狼馬一聲嘶鳴,揚蹄飛騰。

一眨眼工夫,他們坐下的古牙狼馬超越了眼前其他古牙狼馬,跑到一行人的最前麵。

軒轅莊心裡一陣忐忑,他聽母親樂天夢瑤說過,古牙皇族出行,特彆是行軍征戰,是不能破壞了規矩的,否則,古牙皇律定不輕饒。

他一時又不能使坐下的古牙狼馬把速度降下來,一念之下頭也冇回就大喊道:“三太子,對不起啊!”

隻聽得身後的古牙一純大笑,高聲高調地調侃道:“哈哈!對不起有幾斤向兩重?還不如本太子的槍重吧?槍打出頭鳥,看本太子如何打掉你的鳥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