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的天,麗日高照。

軒轅莊瞞著母親偷偷溜出了海角漁村。

他先在海邊沙灘逐浪,直到玩膩了,就坐到一處礁石上曬太陽。

一陣清風吹過,帶起海浪打在礁石上,發出嘩啦啦的聲響。

看著海浪一波接著一波地衝過來又退回去的情景,軒轅莊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這兒不正是自己修煉的絕佳境地嗎?

於是,他盤膝而坐,雙手合十,閉目入定。

他修煉的是《九洲逍遙訣》的玄階中級功法。

領會並掌握了功法精要,現在他可以隨意控製自己體內運轉的真氣了,也可以隨心所欲地調整自己的呼吸頻率和吐納方式。

不一會兒,軒轅莊身上便浮現了淡淡的白光。

這白光漸漸變得濃鬱,最終在軒轅莊的周圍形成了一道薄薄的透明屏障,如蠶繭一般,將他包裹其中。

而後他漸漸收功。

他在感受了身體狀況之後,睜開眼睛,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

“嗯,這種狀態還不錯。”他自言自語道。

站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

接著就很想試一試這次修煉所達到的效果了。

他的身子如同一條靈巧的遊龍扭動起來,在原地旋轉三圈之後穩住身形。

緊接著一拳驟然擊出。

“啪!”

空間為之一聲爆響。

經試了這麼一拳,軒轅莊感覺到自己力量比之前足足增加了一倍。

“果然如此,這就是所謂的練力化氣,練到極致可以達到舉重若輕的地步。”

軒轅莊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對著空氣連續揮舞了好幾次拳,空氣中傳出了“啪啪啪”的破空聲。

軒轅莊再次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態,滿意地點點頭,輕輕嘀咕道:“看來以後要更加努力練習了。”

他突然滋生起對母親的感激之情。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擁有了強悍實力,有母親的心血和功勞。

母親每天做古牙蝦仁粥給他吃,為他補身強體,還教會他許多東西。

回海角漁村的路上,他暗暗地下了決心,勤奮修煉,進一步提升自己的實力,才能對得起母親,也才能保護她。

剛到村口,遇到了海角漁村的五個流氓惡棍。

“喲嗬,這是誰呀?”

“小子,你竟敢來我們海角漁村,是活得不耐煩了吧。”

流氓惡棍們看見逍遙莊,油腔滑調地嚷嚷起來。

這五個流氓惡棍,其實是北冥海海盜,是一次海洋風暴事故的倖存者,他們飄洋過海來到海角漁村。

一開始他們把自己偽裝起來,誠實勤勞,樂於助人,很快取得了海角漁村善良的人們的信任,同意他們在村裡安了家。

可是,半年過後,他們凶相畢露了,向村民勒索錢財,欺男霸女無惡不作,以至於不少海角漁村村民被逼得背井離鄉。

軒轅莊剛來海角漁村時,村裡人誤認為他這個陌生的外來小孩子也是流氓惡棍呢,不敢接觸他,不同他交往。

好在人們曉得逍遙莊是樂天夢瑤的兒子後,才慢慢地接受了他。

樂天夢瑤雖是外來戶,但她一直與人為善,敬老慈幼,樂善好施,在海角漁村有口皆碑,受人尊敬。

眼前,麵對流氓惡棍們的發難,軒轅莊不想惹麻煩,也不想惹事,但對方偏偏找上門來,他也就不客氣了。

軒轅莊目光犀利地盯著這些流氓惡棍們,說:“怎麼著?想打架嗎?”

為首的那個流氓惡棍陰陽怪氣地叫嚷:“呦嗬!還挺狂的啊,告訴你,這是我們的地盤,你老老實實地滾遠些,否則,彆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是嗎?那就試試看。”

軒轅莊說罷,右腿輕微地發力,朝為首的流氓惡棍踢了過去。

他隻想點到為止,把流氓惡棍們的氣焰壓下去即可。

那位流氓惡棍見狀,連忙躲避,可惜慢了一拍,被軒轅莊一腳踹飛。

五步開外,摔了個嘴啃泥。

其他四個流氓惡棍見軒轅莊的身手如此高超,頓時嚇傻了眼。

剛一緩過神來,他們連忙向遠處開溜,唯恐被殃及池魚。

為首的那位流氓惡棍從地上翻身而起,連滾帶爬地向他的同夥追過去。

看著流氓惡棍們遠去,軒轅莊冇有追趕。

而是他輾轉返回了母親的住屋。

跟母親說了個大概的情況,便走進裡屋關上房門。

軒轅莊準備在屋子裡練習《九洲逍遙訣》玄階中級的衝關要義。

這衝關要義,需要一個人靜下心來在封閉環境中進行練習。

期間不能有任何乾擾,否則一旦被外界打斷,就會遭到反噬。

他盤膝而坐,閉上眼睛,將體內真氣全部運行了一遍,做好準備。

然後心中默唸口訣,進入練習狀態。

他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壓力,身體彷彿承載了千斤巨石一般。

好在他曾經曆過這樣的情況,明白是怎麼回事。

所以他依舊咬緊牙關,硬抗下來。

他在心裡一遍又一遍地默唸口訣,按照領運功。

在他身體四周,漸漸出現了一層灰黑色的氣霧,那是真氣所產生的異象。

在軒轅莊背後緩緩凝聚出了一尊模糊的虛影。

那是一個人形虛影,看不清楚模樣,好似雙臂張開擁抱蒼穹。

軒轅莊的記憶開始變得模糊起來,彷彿要沉浸到一幅畫卷之中。

他腦海中那一幅畫卷突然變得清晰,有人類,有妖獸,有植物,也有人類和妖獸的戰鬥,更多的是各種各樣奇花異草,美麗的景色。

軒轅莊在看到那個畫麵之後,豁然靈機一動,一種奇特的感悟在心頭閃現。

天人合一,物我兩忘!

他冥冥之中感受到,有一柄暗金色的長劍直指向蒼穹,正在吞噬著天地間的靈氣。

這柄暗金色長劍正是他身上的一股神秘力量。

在這股神秘力量的吞噬下,天地之間的元氣彙聚而來,化為一縷縷精純的靈氣,源源不斷融入到長劍的劍體內。

而後,那柄長劍發生改變,劍體顏色由暗金色漸漸轉變成銀白色。

銀白色的劍刃閃爍著絲絲寒芒。

長劍倏地升至半空,調轉劍頭向下,直指向軒轅莊。

一道劍光直接刺入軒轅莊的後背。

長劍冇入軒轅莊的身體。

在那一刻,軒轅莊感覺身上一陣摘膽剜心的疼痛。

他忍不住大聲慘嚎起來,臉上肌肉扭曲,額頭汗珠滾落。

甚至忍不住要發誓,如果他活著,就不再修習武學了,遠離這可怕的東西。

想起爺爺軒轅足老翁在大青山教他習武的情形。

爺爺的話在他耳際迴響:“小寶貝,請記住,我給你示範的是軒轅族祖傳的絕世武技,講究損益相彰,損是為了益,表麵上看是傷害了自己,實則功力在精進。”

一定要堅持住,堅持住!

不然,一切努力就要付諸東流了!

想到這裡,軒轅莊拚命地運轉真氣,抵禦痛苦。

同時,催動自己既有的《九洲逍遙決》玄功,將剛剛融入體內的靈氣全部收容。

隨後,軒轅莊身上的痛苦消失,恢複了平常狀態。

他激動得跳了起來,打開房門,衝樂天夢瑤大喊:“娘,我衝關成功啦!”

聽到軒轅莊的歡呼,樂天夢瑤也是滿心欣喜,大聲迴應道:“莊兒,太好了,恭喜你!”

她從廚房那邊朝軒轅莊走過來,雙手捧著一大碗古牙蝦仁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