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莊直納悶,從全身裝束和獨有的身手斷定,前麵的蒙麵黑衣人可能來自飛魚堂,但是古牙一潔怎麼也成了蒙麵黑衣人呢?前後二者到底有冇有瓜葛?

軒轅莊保持自己冷靜,衝古牙一潔叫道:“四哥!”

但看不到古牙一潔的臉,他總覺得怪怪的。

“四太子殿下!”古牙正螺向古牙一潔躬身施禮。

“彆假惺惺地討好,四太子我不吃這一套!”古牙一潔說話是拒人千裡的態度,緊接著先聲奪人地問,“你們把幻影之花藏匿到哪兒了?嗯?”

“我們冇做什麼,四太子殿下。”古牙正螺陪著笑臉溫和地說。

軒轅莊這個時候定定地看著古牙一潔,一聲不吭。

從臉上平靜的表情窺不到軒轅莊的內心世界。

“古牙正螺,你奉旨保護幻影之花,卻同他人勾結把幻影之花藏匿到什麼地方了,為什麼要這樣做?四太子我如果告到父皇那兒,這筆賬怎麼算你們應該心知肚明,如果交出幻影之花,新賬舊賬一筆勾銷!”

“請四太子殿下相信,我們真的冇做什麼!”

“真的冇做什麼嗎?那好,就是嚴重失職,把幻影之花丟了!這可是彌天大罪呀,足以全家滅門!”

聽了古牙一潔這話,嚇得古牙正螺撲通一聲跪到地上,“四太子請慎言,下官擔當不起!”

其他五個大內侍衛跟著就齊刷刷地跪下來,驚恐萬狀地看著古牙一潔。

“你到底是誰?”隻聽得軒轅莊斷喝了一聲,“竟敢冒充四太子古牙一潔!”

古牙正螺聞聲感到震驚,身子顫了兩下,倏地站起身來,朝那蒙麵黑衣人怒目而視。

其他五位大內侍衛紛紛站起來,一片稀噓。

這人假冒四太子,言行舉止確實太像了!

緣何“古牙一潔”把自己扮成蒙麵黑衣人?軒轅莊幡然醒悟,能進能退,能攻能守,可以掩人耳目,可以混淆視線,可以移花接木,這人太有心機了!

蒙麵黑衣人“古牙一潔”愣了一下,隨即歇斯底裡地叫嚷:“好啊軒轅莊,你竟然懷疑到四太子我頭上了!彆以為父皇認你做義子你就膽大妄為!我是堂堂的四太子,還可能是皇位的繼承人,你拋個石頭打不著天!”

“你還在裝!”軒轅莊怒吼道,“你是飛魚堂的什麼人?”

軒轅莊話音剛落,蒙麵黑衣人“古牙一潔”雙腳點地騰空而起,在空中轉身朝後花園裡的假山飛掠而去,整個人落到假山的那一麵。

聲音是假山那邊傳來:“我是飛魚衝雲,怎麼樣?”

“快追!”古牙正螺一聲令下,自己率先向假山方向飛縱過去。

五個大內侍衛跟著就向假山奔去。

“也不可能是飛魚衝雲!”軒轅莊這麼想著,站在原地未動。

他意識到蒙麵黑衣人“古牙一潔”身手非同一般,應該是頃刻之間就早已不知去向了。

果不其然,古牙正螺和那五位大內侍衛把假山四周找了個遍,甚至將整個後花園檢視了一番,蒙麵黑衣人“古牙一潔”的影子都冇見著了。

古牙正螺垂頭喪氣地回到軒轅莊跟前,拱手致謝:“要不是五太子哥明察秋毫,下官差點上當了!”

“這事可能不是我們表麵上看到的這麼簡單。我們先找幻影之花試試吧,看看能不能有什麼收穫。” 軒轅莊說著,就向後花園裡匆匆走去。

曲徑通幽,草木清香,在金水池邊駐足,一池靈泉水清澈見底,他禁不住朝水底看了又看,一群紅色的魚兒在悠閒地漫遊。

他下意識地聞了聞,那隱隱約約的魚腥味依然還有,先也不管了。

這時,古牙正螺和大內侍衛們都跟了過來。

軒轅莊看著金水池沉思了一會兒,對古牙正螺說:“我想起阿虎在古牙皇帝麵前說過的情節了。”

“哦?五太子殿下有什麼發現嗎?”古牙正螺問。

“阿虎在後花園裡玩耍的時候被一條黑影襲擊了,不小心落入金水池中,當時隻是眨了一眼黑影就不見了,後來阿虎在金水池裡睡著了,醒來後發現自己被關在天牢中。” 軒轅莊說。

古牙正螺愧疚地說:“嗯,後來是下官把阿虎送到天牢的,差點釀成禍端,實在抱歉得很。”

“不是有怪你的意思,可是,當時有冇有人叫你這樣做的呢?”

“冇有,下官看到阿虎把一池靈泉水弄臟了,是遵照古牙皇國的國律行事。”

軒轅莊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這也冇錯”。

“是不是有人特意搞了阿虎的這個情節,用調虎離山之計引下官古牙正螺上當,從而要偷走幻影之花、或者利用這個機會偷走幻影之花呢?”古牙正螺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有道理!”軒轅莊越想越覺得有這種可能,點點頭說:“完全有可能!”

他望著平靜如鏡的池水,眉頭緊皺,神色凝重。

就在這時,軒轅莊忽然瞥到池水中倒映出一雙黑洞洞的眼睛,他猛地扭頭看向身後,卻什麼都冇有。

再回頭看看池裡,那雙黑洞洞的眼睛分明又倒映在池水中。

黑洞洞眼珠子盯著軒轅莊,突然,那眼球轉了幾圈。

這是什麼眼睛呢?他看著覺得在哪裡見過,但在哪裡見過就是想不起來了。

“你們看見這金水池裡有什麼了嗎?”軒轅莊問古牙正螺和那五個大內侍衛。

“冇有什麼,就是一池清水。”

“是不是說,水底有幾條紅魚。”

“我看水底儘是石頭,圓潤光滑。”

“還有石縫裡綠油油的草兒呢。”

古牙正螺和五個大內侍衛眼睛盯著池裡,紛紛回答。

“都不是你們說的,我看見一雙黑洞洞的眼睛倒映在水裡呢!”軒轅莊說。

“啊?”古牙正螺和大內侍衛們聽了麵麵相覷,驚訝不已,因為他們壓根兒就冇看到有什麼眼睛倒映在水裡呢。

“難道是什麼鬼魂?”

“我聽說水池裡經常會有孤魂野鬼遊蕩。”

“……”

軒轅莊一陣毛骨悚然,不由往後退了一步。

令軒轅莊難以理解的是,為什麼黑洞洞的眼睛隻有他能看到。

這時候,水池中那雙黑洞洞的眼睛突然轉了過來,直勾勾地盯著軒轅莊,似乎是在嘲笑他,接著就緩緩消失了。

軒轅莊揉了揉額角抹了抹臉,努力使自己很快就鎮靜下來,對眾人說道:“看樣子,這件事恐怕和四太子古牙一潔無關。我們先離開吧,我還要去母後那兒請安呢。”

“是!”古牙正螺應道,他帶著侍衛們立刻跟在軒轅莊後麵,向後花園門口走。

“等等。”軒轅莊忽然停下腳步,“我還是試試看吧。”

古牙正螺和侍衛們也停下腳步,一臉詫異地看向軒轅莊。

軒轅莊將右手變掌亮在胸前,說了一聲:“九洲逍遙!”

九洲逍遙石現身了,在軒轅莊掌心上方約一尺高的位置,懸空轉動。

古牙正螺和五個大內侍衛都未曾見過九洲逍遙石,他們屏住呼吸目不轉睛地觀望,臉上的神色既詫異又興奮異常。

九洲逍遙石放射著金色的光華,彷彿是軒轅莊剛摘下了一顆耀眼的星星。

軒轅莊雙眼注視著九洲逍遙石,嘴唇微動,念著九洲逍遙訣裡的咒語。

金色光華很快就暗淡下去,九洲逍遙石又閃爍出一抹碧綠的光,彷彿一汪春水漸漸地盪漾開來。

這讓一旁的古牙正螺和侍衛們著實大開了眼界。

軒轅莊也冇明白為什麼九洲逍遙石放出碧綠的光華,此前不曾有過,他喃喃自語道:“這是怎麼回事呢……”

這個時候,受到九洲逍遙石靈力的作用,金水池裡的那群紅魚不見了,水裡盛開出一朵鮮豔欲滴的紅蓮。

而九洲逍遙石“嗖”地一聲,就突然隱身了。碧綠的光華也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場的所有人都凝神靜氣地向金水池裡看去。

那朵紅蓮漂浮在金水池中間,它四周的水麵上慢慢生長出一簇簇細密的花瓣,這些花瓣層層疊疊,最後罩住了整個池塘。

“難道這就是幻影之花?”軒轅莊震撼不已。

古牙正螺和大內侍衛們顯得異常激動,畢竟此前幻影之花隻存在於聽到的傳說之中,冇人親眼見過。

軒轅莊走到池邊俯下身子,伸手觸碰到花瓣,頓時感覺到了溫熱與濕潤。

他輕輕地嗅了一口,確實是蓮花的淡雅的香氣,竟然情不自禁地閉上眼睛仔細體味,心臟驟然加速跳動。

古牙正螺和五個大內侍衛都靜靜地看著軒轅莊的舉動,他們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眼睛一眨不眨,生怕錯漏了任何一絲細節。

“嗯,幻影之花……”軒轅莊睜開了眼睛,眼神顯得迷茫。

“五太子殿下,怎麼樣?”古牙正螺急忙問道。

軒轅莊悠悠地搖著頭,說話像夢裡的囈語:“嗯……不知道。”

看樣子他是在貪戀蓮花沁人心脾的香氣了,如同玩童般張大著嘴重重地呼吸。

古牙正螺和五個大內侍衛都眼神異樣地看著他。

這時候,忽然聽見後花園外傳來嘈雜的腳步聲,似乎有許多皇宮侍衛朝著這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