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莊朝後花園裡匆匆走去,後麵緊跟著古牙正蟥。

這個季節,後花園裡景緻很美,宛若仙境。但見鳥棲假山奇石中,魚戲曲橋池水間,花草茂盛,姹紫嫣紅,彩蝶飛舞,百蟲和聲。

可是,行走在曲徑通幽處,軒轅莊注意到這美景了卻無意賞這美景。心之所繫,和這美景格格不入。

他看見古牙一潔倒在金水池邊睡著了,像一條狗蜷縮著身體。

輕輕地走過去,不明就裡,心裡忐忑著,駐足觀望,距離古牙一潔三步之遙。

站在軒轅莊身邊的古牙正蟥,忽然低聲地呼喚:“四太子殿下!”

“你叫魂呐!你去死吧!”古牙一潔眼睛一睜,惱羞成怒地說。

古牙一潔說完又閉了雙眼,頃刻間呼呼入睡。

這情形使軒轅莊想起阿虎曾經對古牙皇帝說過的話。古牙一潔似乎吻合了阿虎那天遇到的情況。

軒轅莊滿腹疑雲地把古牙一潔審視一番。

隻見古牙一潔灰頭土臉的,渾身**且沾滿汙泥和塵灰,看樣子,好像他是先掉到金水池裡,再爬上岸來,又在地上打了滾。

古牙正蟥似乎有些不甘心,又輕聲地對古牙一潔說:“四太子殿下,你怎麼……”

軒轅莊伸出手捂住了古牙正蟥的嘴巴,示意古牙正蟥噤聲。

於是,他們倆在原地看了古牙一潔一會兒,靜默不語。

此刻的金水池安然如故,清澈的水中,一群紅色魚兒在自由自在地漫遊。池中石頭還是原樣的石頭,水草還是原樣的水草。彷彿什麼事情都未曾發生過。

這時候,軒轅莊又聞到了隱隱約約的魚腥氣味了。這魚腥氣味好像是從……從哪裡來的呢?

軒轅莊難以置信,卻又想急於證實。他向前走了兩步俯下身子,朝跟前的古牙一潔身上使勁地聞了聞。

果然,這魚腥氣味是從古牙一潔身上散發出來的!

“五太子殿下,四太子殿下怎麼樣呢?”古牙正蟥弱弱地問道。

“四哥好像受了點涼,又太困了,就貪睡不醒。”

軒轅莊卻表現得異常冷靜,向站起身來,打量了一下四周,並未發現什麼可疑之處。表麵上看起來,後花園裡景色怡人,一切井然有序。

但軒轅莊早就感受到潛伏在這裡的危機了,想必此刻在不知哪兒的陰暗角落裡就有雙眼睛,緊盯著他和古牙正蟥的一舉一動。

他怕隔牆有耳,用《九洲逍遙訣》裡的內力傳聲法,將他的話直接傳到古牙正蟥的耳朵裡。

古牙正蟥聽他說:“恐怕魚魔王盯上這裡了,這事先隻告訴三哥,快去把古牙正螺放了,就說他有病已獲得保釋,叫他們到後花園來,這裡需要。”

說完這些,軒轅莊大聲地歎了口氣,對古牙一潔說:“四哥,還冇睡足嗎?我和二等侍衛古牙正蟥恭候多時了。”

古牙一潔似乎聽見了軒轅莊的話,他的反應就是迅速翻了個身,又將整個身子蜷縮著,很快就打起呼嚕。

軒轅莊無奈地搖了搖頭,轉而對古牙正蟥說:“我留在這兒侍候四哥,你去弄點什麼吃的來吧,四哥醒來的時候肯定餓了。”

“遵命!”古牙正蟥應了一聲,轉身離開。

這時候,軒轅莊瞥見假山那邊有個什麼東西忽閃了一下,倏地看過去又不見了。

他意識到並不是錯覺,也冇有因此而慌亂,依然鎮定自若,可他內心已處在高度戒備的狀態。

蹲在古牙一潔身旁,他仔細檢視古牙一潔的身體。

古牙一潔的呼嚕聲很響。

似乎是什麼毒性已在發作,古牙一潔的肌膚變成了灰暗色,而且臉上、手背上都已長出許多星星點點的腥紅色疙瘩。

軒轅莊抬頭打量了一下四周,看見金水池對岸平坦的花草地,就像那兒平鋪了一塊五顏六色的錦緞,如果到那兒去,沿金水池邊的幽徑再拐彎過小石拱橋就到了。

“四哥!”軒轅莊叫了一聲,古牙一潔冇有反應。

他又抬高了聲音喊了一句:“四哥你醒醒!”

古牙一潔還是冇什麼反應。

他將古牙一潔拉起來背到身上,朝金水池對岸的花草地看了一眼,就往那兒走去。

不知怎麼的,他感覺背上的古牙一潔越來越沉,層層加碼似的,每走一步就新增了重量。

在走上小石拱橋的時候,他感覺身上馱的不是古牙一潔,而是壓了一座後花園裡的假山。

顫顫巍巍地走過小石拱橋,他早已累得氣喘籲籲。

從身上放下古牙一潔時,他自己也重心不穩跌倒在花草地裡。

五顏六色草的香氣沁入心脾,他禁不住聞了又聞,頓時感覺神清氣爽。

他坐起身來,看見身邊的古牙一潔又蜷縮著身軀呼呼大睡了。

這時候,古牙一潔臉上腥紅的疙瘩已連成腥紅的斑塊。

“這怎麼辦呢?”軒轅莊看著古牙一潔這個樣子,心裡焦急萬分。

情急之中,也隻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他把古牙一潔的身子弄成平躺的姿勢。

也不知道元氏紅丹到底有冇有用,覺得反正不會有什麼壞處,就從藥葫蘆裡倒出三顆,塞進古牙一潔的嘴裡。

他不敢用九洲逍遙石,而是用自己體內靈氣,幫古牙一潔灌輸真元,隻因自己在明處可能有雙眼睛在暗處,怕遭到什麼不測。

片刻工夫,古牙一潔慢慢地睜開雙眼。

軒轅莊欣喜地笑了,說道:“四哥,你終於醒了!”

古牙一潔一臉迷茫,有氣無力地問道:“軒轅莊,你做了什麼啊?”

“四哥,是你累了,我讓你在這兒躺一會兒。”軒轅莊說。

古牙一潔將信將疑,說:“軒轅莊冇說真話吧?四太子我是不是喝醉了?我記得我喝醉了,我還夢見了魚妖……”

軒轅莊愣了一下,他要怎麼說呢?

魚魔王可能就在附近向這兒窺覷偷聽呢,還不能打草驚蛇,所以不能對古牙一潔把剛發生的一切講明。

當然更不能讓魚魔王嗅到什麼蛛絲馬跡,那樣就會壞了大事。

“哦,四哥,你不要胡思亂想,靜心調養吧!你冇有喝酒,是不小心掉進金水池裡受了點涼,犯困睡了一覺而已。”軒轅莊笑嗬嗬地說道。

“軒轅莊,你不會是想害四太子我吧?”古牙一潔仍疑惑地看著軒轅莊,“四太子我怎麼總是覺得要大難臨頭了呢?心裡慌得很。”

“我怎麼會害四哥呢?”軒轅莊說,“我剛纔是在幫四哥去身上涼氣、恢複體力。”

“你冇騙我?”古牙一潔幽幽地問,“可我怎麼就夢見魚妖了呢?應該是夢見魚魔王了吧?”

軒轅莊笑了起來,說:“我哪敢騙四哥呢?四哥那個夢也不算什麼,彆老是放在心上了,還有我在你身邊照顧呢,安心調養吧。”

古牙一潔想了想就釋然了,說:“你扶我坐起來吧!”

“四哥還是先躺著,我想辦法使你恢複體力。”

這時候,軒轅莊看見兩個宮女向金水池走過來了,她倆懷抱玲瓏剔透的小水瓶,顯然是來汲靈泉水的。

軒轅莊認得她倆,一個叫海絲,一個叫海綿,來自於皇後三圪宮。

“嗨!”軒轅莊慌忙站起身來,朝海絲和海綿喊,“金池水弄臟了,不能喝!”

海絲和海綿聞聲在金水池邊站住,朝軒轅莊這邊看過來。

“皇後叫我們倆來汲水的呢,五太子殿下!”海絲大聲地說,“我們不把水瓶裝滿,回去怎麼交代呢?”

“你們倆先回去吧!”軒轅莊又不好把話說明,隻能含沙射影地提示,“這金水池臟得很,回頭再來吧!”

“軒轅莊什麼意思?你是說四太子我把水弄臟了嗎?”古牙一潔火氣上來了,可他說話卻有氣無力,“你還是成心害四太子我!”

“四哥誤會了!”軒轅莊急得跺了一腳,說,“我怎麼說纔好呢!”

他也不管古牙一潔了,朝海絲和海綿怒氣沖天地叫嚷:“你們要是不聽我的警告,我饒不了你們!”

“嘻嘻,你饒不了我們?還是看皇後饒不了你吧,五太子殿下!”海絲輕蔑地笑道。

海絲又朝海綿說道:“姐,今天五太子怎麼啦?竟然明目張膽地對抗皇後,乾擾我倆的正經事。”

“甭管他了,我們汲水交差吧。”海綿說著,就朝金水池走去。

軒轅莊正欲飛身超過金水池去阻止,終究還是冇來得及。隻見金水池裡浪花四濺,一條北溟鯊魚飛躍出水麵,張開巨嘴咬住海綿的衣襟,將海綿拖入水中。

“啊——!”海絲嚇得一聲驚叫,她向後退時腳後跟碰著一塊石頭身子失去重心,足下又一滑便落入金水池中。

她們倆像兩塊沉甸甸的石頭沉冇了,連水氣泡都冇冒一個,好像此刻金水池就是不可思議的深淵。

整個金水池瞬間變得腥紅,像一池滾燙的鮮血。

“為什麼要送死?”軒轅莊深惡痛絕又悲不自勝,不由得歇斯底裡地叫嚷,“為什麼要送死?到底是為什麼?”

這個時候,古牙一潔從花草地上一骨碌爬了起來,徑直朝金水池飛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