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海鳳茹聽海飛蜂說神龍降臨後花園了,且帶走了三圪宮的宮女海絲和海綿,嘖嘖稱奇。海飛蜂又說這是皇後孃娘行好運的征兆,皇後聽了打心眼裡高興。

高興之餘,她又琢磨著,自己是堂堂的一國皇後,母儀天下,在整個古牙皇國已是至尊至貴。要說好兆頭,是不是皇兒四太子的時運到了呢?

在古牙皇室的五個太子中,僅四太子古牙一潔是她貴為皇後所親生,大太子古牙一鎮、二太子古牙一榀、三太子古牙一純均為庶出,軒轅莊是皇帝收的義子,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在她心目中,古牙一潔纔是真正的皇太子,故而寄托著她的厚望。古牙一潔又是自己親生的,因而她一直對古牙一潔寵愛有加。

冊封古牙一潔為首席太子,為皇位的繼承人一直是她的一塊心病。雖然四太子古牙一潔條件最優越,可古牙皇帝從來不提冊封首席太子之事。

她擔當箇中有什麼原因。按照古牙皇國的國律,也是皇後之子有優先選擇權,但很難說不會夜長夢多。

庶出的太子冊封為首席太子,在古牙皇國的曆史上曾有過。按照古牙皇國的國律,隻要哪位太子繼承了皇位,這個太子的母親就尊為首席太後。皇後海鳳茹怎能不擔憂呢?

所以,神龍帶走她的宮女海絲和海綿,她寧願相信真是個好兆頭。她要親自到後花園去看看神龍降臨的地方。

當海鳳茹在海飛蜂和宮女太監的簇擁下來到後花園時,古牙一純已將古牙一潔轉移到假山後的石洞旮旯裡了。

這石洞旮旯裡乾燥,光線柔和,細風從石罅間透進來,清爽宜人。最適合看守後花園的人在此小憩。

事實上,這裡本來就是夜晚看守人的歇息之地。

古牙一純眼前的古牙一潔,仍然睡得很沉,彷彿這個世界都隻在他永無休止的睡夢裡。

“皇後孃娘駕到!”

聽見三圪宮總管太監海飛蜂的聲音,古牙一純從石洞旮旯探出頭來,看見皇後海鳳茹一乾人已站立在金水池邊。

他們的眼睛都朝著金水池裡看,二品侍衛古牙正蟥向海鳳茹絮絮叨叨地說著什麼。

遠遠看去,海鳳茹燦爛如花的臉上似乎是笑容滿滿。

古牙一純想到今天還冇向皇後孃娘請安呢,心裡滋生歉意。

他回頭看了一眼古牙一潔,正睡得沉,便走出石洞飛奔過去,到海鳳茹麵前雙膝跪下,“參見母後!”

海鳳茹雙眼盯著古牙一純,倏地收斂了笑容,單刀直入地問:“古牙一純,我兒四太子呢?”

古牙一純跪在地上,身子直挺挺的,仰起頭看向海鳳茹,支吾道:“四弟他……四弟……”

“今天一大早,四太子古牙一潔就奉旨來後花園保護幻影之花,可是,現在怎麼冇見著他人呢?你們不會不知道吧?”海鳳茹陰沉著臉說。

“回皇後孃孃的話,四太子殿下這會兒歇息去了,吩咐下官在此儘職守護呢,三太子殿下是奉旨來後花園徹查黑影事件,不清楚此事。”古牙正蟥說道。

“好吧,三太子古牙一純免禮平身!”海鳳茹說。

“謝母後!”古牙一純應聲站起來。

這時候,突然聽到假山那邊古牙一潔呼喊:“母後!”

海鳳茹和在場的眾人尋聲紛紛看去。

隻見古牙一潔從假山那兒朝這邊搖搖晃晃地走過來了。

因古牙一潔臉上有腥紅的斑痕,遠遠看去像是滿臉鮮血。

“這是怎麼回事呢?”海鳳茹驚訝地睜大了雙眼。

古牙一潔突然醒來純屬意外,確實給古牙一純措手不及,驚慌之餘,他靈機一動,朝古牙一潔招呼:“四哥,你休息好了啊!母後來了呢。”

“四太子殿下身體有點不適,剛纔在假山那邊的石洞裡休息呢。”古牙正蟥在海鳳茹耳邊嘀咕道。他的意思是要皇後相信古牙一純的話。

這時候,古牙一純驚慌起來,暗自叫苦:“壞了,四弟的意誌又被魚魔王控製了!”

古牙一潔已走到了海鳳茹麵前。

“參見四太子殿下!”海飛蜂帶著宮女們向古牙一潔施禮。

可古牙一潔冇理會他們,朝海鳳茹又哭又叫:“母後,孩兒生不如死啊!”

看到古牙一潔這個樣子,海鳳茹愣了半晌才緩過神來。

海飛蜂試探著問古牙一潔:“四太子殿下,你這是……”

古牙一潔嗚嚥著說:“還不是被害的!”

“皇兒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海鳳茹問道。

古牙正蟥覺得事已致此,就冇必要瞞著皇後了,“回皇後孃娘,事到如此,下官照實說了,四太子殿下中了魚魔王的魔邪之氣了。”

海鳳茹衝古牙一純怒目圓睜:“古牙一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古牙一純冇理海鳳茹的話,走到古牙一潔麵前,“啪!啪!啪!”給了古牙一潔三個響亮的耳光。

隻見一道血色光束由古牙一潔頭頂朝天空飛射而去。

古牙一潔冇吭一聲,身子一軟便癱倒了,在地上昏睡過去。

這時,古牙一純纔對海鳳茹解釋道:“母後,四弟被魚魔王控製意誌了,我剛纔給他三耳光,解了魚魔王的遠程控製。”

“你、你、你,竟然當作我的麵竟敢把皇兒四太子打暈了,是成心跟我這個皇後作對嗎?還是故意讓我這個皇後難堪?”皇後海鳳茹氣得臉頰緋紅,說話已是歇斯底裡。

“母後,我……”

“古牙一純,你平時欺負四太子還不夠,現在竟然欺負到皇後我的頭上了,妄稱什麼魚魔王的禍害,魚魔王呢?在哪兒?我倒要看你到底有幾個腦袋?”

古牙正蟥氣得火冒三丈,但竭力剋製,“皇後孃娘,雖然你不信任三太子殿下,好心救四太子不得好報,你是一國之母皇後我們也不計較了,下麵四太子就交給你了,我們不管了!”

“把四太子搞成這個樣子了,你們就不管了,說得輕巧!來人啦,把禍害四太子的叛逆抓起來,先打入天牢!”

“且慢!”

隻聽得後花園門方向傳來一聲斷喝,大將軍元森黠一個騰空飛躍,就落到了海鳳茹跟前。

接著軒轅莊、古牙正螺和五個大內侍衛紛紛跟了上來。

元森黠向海鳳茹施了個禮,說:“嗬!今天的後花園裡可真熱鬨啊,就連皇後孃娘都親自到場了,末將來遲一步,向皇後致以歉意!”

“元將軍來得正好,他們把四太子搞成這樣了,還百般抵賴,你說說他們該當何罪?”海鳳茹說。

元森黠說:“要說他們有罪的話那也不叫什麼罪,就是他們冇想到魚魔王要加害於四太子殿下,現在爭爭吵吵於事無益,還不如想法儘快把四太子身上的魔邪氣除掉,讓他儘快恢複正常。”

海鳳茹這才從失控的理智中清醒過來,“快叫禦醫,不不,快將四太子送到禦醫館去!”

元森黠笑道:“皇後孃娘莫驚慌,四太子身上的魔邪之氣任何高明的禦醫都束手無策,現在唯一能幫得上忙的隻有一個人。”

“啊?這個人是誰呢?”海鳳茹疑惑地問。

“哈哈!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元森黠故意賣個關子,他覺得對於海鳳茹這樣的人來說很有必要。

“說吧,彆繞彎子了。”海鳳茹著急了。

“這個人要是除了四太子殿下身上的魔邪之氣,他就是四太子殿下的大恩人了,不知皇後孃娘讚成不讚成我這樣說?”

“當然,讚成讚成!”

“哈哈!這個人,就是五太子軒轅莊!”

軒轅莊聽了元森黠的話,默默向皇後海鳳茹看過去,隻見海鳳茹臉色突然變得非常難看,像是又氣又惱還似乎有些不甘心的樣子。

事情的進展,就是按照軒轅莊同元森黠事先商量好的。

“啊?哼!軒轅莊,你要儘心儘力,如果四太子有個三長兩短,我和皇上定不饒你!”

皇後還是那麼嘴硬,元森黠笑著搖了搖頭。

“元將軍,請開始吧!”軒轅莊向元森黠拱手道。

“好的,現在大家聽我安排。”元森黠說。

“二品侍衛古牙正蟥,帶領十位大內侍衛把守後花園四周,不間斷巡查,任何人不得靠近後花園圍牆,如有不遵者殺無赦。”

“遵命!”

“三品侍衛古牙正螺,帶領五個大內侍衛把守後花園門,任何人不得進出,如有不遵者殺無赦。”

“遵命!”

“三太子古牙一純,手持空靈寶劍在金水池周邊巡視,任何人不得靠近金水池,如有不遵者殺無赦。”

“是!”

“五太子軒轅莊,在後花園內給四太子古牙一潔除魔邪之氣,務必儘力而為全神貫注,不得有任何差錯。”

“是!”

“本將軍坐陣後花園指揮調度,理當儘職儘責。”元森黠說。

見海鳳茹和海飛蜂還在一臉疑惑地看著自己,元森黠笑道:“皇後孃娘,這裡冇你的事了,回去等好訊息吧!”

“你……”海鳳茹欲言又止,顯得不情願卻又很無奈。

元森黠又對海飛蜂交待:“還有你,海公公,務必把皇後孃娘安全帶回三圪宮。”

“奴才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