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入金水池的軒轅莊,瞬間就感覺到被一股漩流的巨大力量牽引,將他捲入一片黑暗的虛空之中。他控製不了方向,隻能隨波逐流。

黑暗中聽見樂天夢珜從前麵傳來的話:“水是朝下流淌的。”

軒轅莊這才注意到自己在順著激流往下沉。

過了不知多久,突然眼前亮堂起來,軒轅莊看到樂天夢珜就站在身邊。

樂天夢珜看著他解釋道:“我用虛空移魂**,借來了海底山火的光亮。”

軒轅莊穩住身子,他看到腳下一叢叢樹枝或鹿角一樣的珊瑚,還有五彩繽紛的貝殼,許多五顏六色的魚兒在身邊遊來遊去。

看樣子這裡是深海溝,景色美崙美奐。

“這是什麼地方呢?”軒轅莊問。

“可能是一處北溟海的海底吧。”樂天夢珜說,“隻是冇看見發光的魚,就覺得奇怪。”

“我們不能被眼前的東西所迷惑,想辦法找到前行的方位!”軒轅莊提醒道。

“是!”

這時候,看見不遠處一條巨大的北溟鯊魚朝他倆遊來,速度之快像一把離弦之箭飛射,張著鯊魚嘴似乎要將他倆囫圇吞下。

樂天夢珜長劍緊握在手,聚集力量隻等對著北溟鯊魚嘴刺過去,問軒轅莊道:“這傢夥是魚魔王嗎?”

“它額上冇有長那隻黑眼睛,應該不是。”軒轅莊說,“不過也要當心,北溟鯊魚本來就生性凶猛。”

軒轅莊說著,立刻祭出九洲逍遙石,口中念著九洲逍遙訣精要。

九洲逍遙石放出金色光芒,靈氣在軒轅莊和樂天夢珜周圍形成嚴密的防護罩,他倆整個人就像封閉在一個巨大的水泡泡裡,飄浮在水中。

可是,北溟鯊魚在離他們五步之遙停止了進攻。

然後它張口對著他倆噴吐出一股黑色液體。

這黑色液體迅速溶入海水中,使他倆眼前的光線暗淡了下來。

“這傢夥放煙幕了!”軒轅莊驚呼,“想要遮擋我們的視線。”

“虛空移魂**!”樂天夢珜大喊一聲,他倆連同防護罩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推動著,如閃電般快速滑行。

至百步之外,像水泡泡突然破滅一樣,防護罩倏地消失了,他倆停止了滑行,站穩腳跟向身後看去,隻見那條北溟鯊魚追了過來。

見到他倆停下來了,那北溟鯊魚也停止了追擊,它擺了擺魚尾,掉轉魚頭慢慢遊走了。

這時候,軒轅莊感覺踩到了一塊堅硬無比的東西,刺骨的寒冷從腳底瞬間浸入他的身體,他的渾身打起了哆嗦,趕忙調運體內靈氣禦寒。

“不好,我們誤打誤闖進入海底凍河了。”樂天夢珜聲音顫抖著說,“這可是死亡之河啊!”

“我們闖過去,哪怕是十死九生!”軒轅莊堅定地說。

他試探性地往前邁了一步,那塊堅硬無比的東西竟然是幻覺,實際上他踏進了一條冰凍的河流。

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猛地拽了一下腳後跟,他重心失衡足下一滑,整個身子跌進冰河。

樂天夢珜想一把抓住他卻撲了個空,一頭栽進冰河裡。

河水湍急,他倆順水飄流身不由己。

軒轅莊趕緊運起體內真氣,護住全身,防止冰凍之水的寒氣進一步侵襲。

就在這時,他覺得冰河中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向他襲來。

“嘩啦啦!” 河水猛地翻騰起來,一條長達兩丈的巨大黑影從河中躥出來,撲向軒轅莊。

“小心!”樂天夢珜大呼一聲,飛身衝向了那巨大黑影。

“嗖嗖嗖!” 巨大黑影的尾巴一甩,無數的毒液向樂天夢珜飛濺而去。

樂天夢珜趕緊縱身一躍,躲開了這些毒液,嘴裡還嚷嚷道:“來呀!來呀!”

其實,樂天夢珜是人工智慧,這毒液奈何不了他,而他此刻想到的是,把黑影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自己身上來。

“冰蜈蚣!”看清了黑影的軒轅莊一聲驚呼。

這就引起了冰蜈蚣的注意。

“嗖!嗖!嗖!”冰蜈蚣的毒液像無數支繡花針向軒轅莊飛射而至,他一邊閃躲,一邊將九洲逍遙石擲向冰蜈蚣。

“九洲逍遙!”

隨著軒轅莊的高聲呼喊,從九洲逍遙石吹出犀利的罡風,強勁地吹向那條冰蜈蚣,分明就是一把銳利的斬妖刀。

“噗嗤!”冰蜈蚣攔腰斷成兩截,頓時化作一攤冰水。

他倆順著冰河流向,深一腳淺一腳地摸索著往前走。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前方出現一個石壁,近前一看,這石壁彷彿經過了億萬年的海水浸蝕,早就變得十分光滑圓潤了。

最顯眼的,石壁鑲嵌著數千顆深海珍珠,放著五顏六色的光。

仔細看,石壁的正中央隱約有一塊摩崖石刻,刻著三個大字:玄水峰。年代久遠,這三個字已經模糊難辨了。

“難道這裡是玄水峰?怎麼到了玄水峰呢?”

他倆驚訝不已,又覺得莫名其妙。

石壁的兩側是一排排尖細的石筍,上麵雕刻著各種花草樹木等物,似乎是沉入海底的一處園林角落。

軒轅莊想起曾經去過的那個玄水峰,那是一馬平川的荒涼之地,但有玄水河,有玄水岩……

看起來這裡似乎同那個玄水峰有關聯。軒轅莊心想。

“看那邊!”樂天夢珜手指石筍間蜿蜒而上的石階說。

軒轅莊看過去,石階似乎是一條走出石筍的路,但看不到儘頭。

他倆沿著石階穿行在石筍間,逶迤而上,石階的儘頭是一扇高大的石門。

石門是由兩根巨型石柱撐著的,每根石柱正中部位都有一隻黑洞洞的大眼睛,閃爍著冷厲的目光。

看到這些東西,軒轅莊不由自主地一陣膽寒,難道魚魔王就在這兒?

但他很快就鎮定下來,並用內力傳音到樂天夢珜的耳朵裡,提醒道:“要小心了!可能魚魔王就在這裡。”

樂天夢珜聽了向他使了個眼色,意思是說,放心吧!

軒轅莊走上前去,用自己的手掌推開石門,然後邁步走了進去。

樂天夢珜緊跟著他,一個箭步邁進門裡。

他們竟然走進了一個石屋。

石門“呯”地一聲自動關了。

在石壁上的無數深海珍珠的明亮光澤照耀下,這石室裡顯得格外的敞亮。

在石室的正中央有個巨大的圓形石台。

石台的正中央擺放著一副展開著的畫卷,是一幅山河圖,山巒疊嶂,河流奔湧,一片蒼茫壯麗。

“哇塞,太美了!”樂天夢珜驚歎道,“這是誰畫的呢?簡直比仙境都要好看。”

軒轅莊也看得呆住了,心道,這山河圖怎麼似曾相識呢?

彷彿一陣清風從這山河圖裡吹送過來,輕拂軒轅莊的臉麵,頓覺清爽。

“難道是風美人?!”他心裡暗暗一驚。

帶著這個疑問,軒轅莊仔細觀察石屋裡的陳設。

石屋內擺放著一張圓圓的石桌、四個圓圓的石凳和一張圓圓的石床,都用深珍珠和貝殼裝飾了,還有一尊玉珊瑚做的人像,看起來栩栩如生。

軒轅莊的視線被這玉珊瑚人像吸引了。

這玉珊瑚人像他越看越覺得麵熟,最終腦海裡鎖定了一個人,就是元傑黑。

“夢珜叔叔,你覺得這人像看起來像誰呢?”軒轅莊試探著問樂天夢珜。

“我很奇怪呢,這玉珊瑚人像逼真,怎麼跟元傑黑那麼相像?”樂天夢珜滿臉困惑地說。

“我倆想到一塊了。”軒轅莊說,“看來這石屋裡不簡單。”

在這石屋的石床邊,放著幾壇古牙皇國陳年貢釀。

“今天看到的儘是怪事,古牙皇國的美酒竟然放到這裡來了!”軒轅莊歎道。

“哈哈,看到美酒我就渴了。”樂天夢珜走過去,聞著那醇香四溢的美酒,忍不住伸手去拿。

“小心有詐啊!”軒轅莊趕緊叫道。

樂天夢珜一愣神,手指正好碰著酒罈,一縷白霧從酒罈上升騰而起,他的手指被灼燒了,嗞嗞地響,且冒出青煙。

“啊?”樂天夢珜大吃一驚,趕緊收回手,“這是什麼毒霧啊?竟然對我這個人工智慧都起作用!”

“樂……夢……樂……夢……”石屋外突然響起陰測測的聲音,這聲音像是在叫喊樂天夢珜又像不是,而且石門“吱呀呀”地自動開了。

“什麼人?”軒轅莊大喊一聲。他和樂天夢珜幾乎同時衝出石屋。

石階上冇看見有人影,仔細打量了一下石筍叢中,也冇發現什麼可疑之處。

隻聽得石屋裡“轟隆”一聲巨響。

他倆趕忙回頭走進石屋,發現石屋中央的石桌前出現了一個大洞,石桌上的那幅畫卷不見了。

伸頭靠近看了看,洞裡麵漆黑一團,看不見有任何東西。

他倆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都感到毛骨悚然。

樂天夢珜說:“我們是不是離開了?”

“我正琢磨著呢,這路怎麼就走到儘頭了?”軒轅莊說,“看來這洞可能就是通道了,我們下去吧。”

“好吧,我用虛空移魂**把洞裡搞亮。”樂天夢珜說著,就縱身跳入洞裡。

軒轅莊也就跟著跳了下去。

洞裡麵亮堂得如同白天。

這哪裡像在地下的洞裡?他倆眼前有個寬闊的廣場,廣場中央有一口泉眼,泉眼汩汩冒出的泉水是藍汪汪的。

他們不知道這是不是靈泉水,走過去輕輕一聞,這泉水散發著沁人心脾的芬芳。

不經意間,軒轅莊看到泉水裡有一隻黑洞洞的眼睛,正在賊溜溜地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