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迴應軒轅莊的隻有漫天的夜幕和星辰。

“該死的!”軒轅莊恨恨地罵了一句,然後轉身和樂天夢珜返回客棧。

這時候樂天世康已站在客棧的門口,他後麵畏畏縮縮地跟著酒樓的掌勺廚師和店小二。

見軒轅莊和樂天夢珜用異樣目光看著他們倆,掌勺廚師趕忙躬身施禮,"見過各位大人,小的剛纔看到樓下打得天昏地暗,嚇得在二樓不敢伸頭呢。”

店小二哈著腰連連點頭稱是,“求大人們饒了我們,我們千裡迢迢來好再悅酒樓,隻是為了混口飯吃。”

“你們叫什麼名字,有什麼來曆,快快說來聽聽。”樂天世康說。

“小的叫漁流光,來自海角漁村。”掌勺廚師說。

“小的叫漁流色,是漁流光的弟弟。”店小二說。

“你們兄弟倆來自海角漁村?”軒轅莊不曾見過他們,腦海冇印象感到驚訝,“可曾見過我娘?”

“這位小爺,我們見過你呢!”漁流光說。

“可是,我怎麼冇見過你們。”軒轅莊說,“我在海角漁村呆過呢。”

“小的知道,那時,小爺在明處,我們在暗處。”漁流光小心翼翼地說,“小爺還吆喝過我們去喝厭世**湯呢,隻是我們嚇得不敢出門。”

“哦,明白了。”軒轅莊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他想起了他在海角漁村的那些過往,他曾暗暗觀察那些總是偷窺他的人們,當時想從中找出什麼蛛絲馬跡,卻一無所獲。

“那你們兄弟倆為何到這裡來了?”軒轅莊問道。

“我們的家被燒了,成了流浪漢呢!”漁流光說。

見軒轅莊不解地看著他,漁流光又說:“半年前,海角漁村遭到北溟海盜的大清洗,村莊被燒,村裡老百姓死傷過半,活下來的,紛紛背井離鄉謀生。”

“瞧,我們光顧說話了,哥,還不請大人們到酒樓裡坐坐,好茶好酒侍候?”漁流色打斷漁流光的話,提醒道。

“嗯嗯嗯,請大人們進屋!”漁流光躬身邀請,“我們去為大人們燒一桌好菜。”

“不必了。”樂天世康說,“樂天府距離這兒不遠,我們現在就回府。”

“請大人原諒我們兄弟倆的過錯!”漁流光說著,朝樂天世康雙膝跪下。

漁流色見機也雙膝跪下。

“你們冇什麼錯。”樂天世康說,“你們起來吧!”

“謝大人!”兄弟倆異口同聲地致謝,雙雙站起身。

“樂天夢玨和飛魚衝雲都死了,那我們該怎麼辦呢?"漁流光擔憂地問道。

“你們好自為之吧!”樂天世康說。

“我們無家可歸呢!”店小二哭喪著臉說道。

樂天世康轉身向酒樓裡麵望瞭望,說:“那,這好再悅酒樓就是你們的了,你們可以在這裡安身立命。”

“啊?那就多謝大人了!”漁流色喜出望外,向樂天世康躬身答謝。

“慢著!”漁流光狠狠地瞪了漁流色一眼,轉而對樂天世康說,“多謝大人的好意!不過,這好再悅酒樓,我們不能要也不敢要。”

“嗯?”樂天世康眉頭微微一皺,雙眼逼視漁流光。

漁流光身子哆嗦了兩下,說:“好再悅酒樓是彆人的財產,我們不能要。”

“好再悅是樂天夢玨的財產,如今他不在了,我交給你們,你們不能要?”樂天世康正言厲色地問道。

“這個……”漁流光支吾著。

樂天世康堅定地說:“就這麼定了,這好再悅酒樓如果冇人打理就會荒棄了,未免太可惜了,你們不是無家可歸嗎?先且在這兒安頓下來,做點生意,等到賺足了錢,還可成個家。”

“大人出於好意,不過小的不敢。”漁流光說。

“為何不敢?”樂天世康問道。

“這好再悅酒樓向來是多事之地,是是非非叫人應接不暇,小的怕招惹事端上身……”漁流光說。

“是是是,我哥說的就是!”漁流色應和著說,“我們一旦惹事上身小命就冇了。”

漁流光漁流色兄弟倆的擔憂,和軒轅莊此刻所想到的不謀而合,他認為從眼前的情況看來,把這兄弟倆留在酒樓肯定不妥。

他趁機對樂天世康說道:“外公,他們兄弟倆擔憂也有道理,不如先帶他們回樂天府。”

樂天夢珜掃了軒轅莊一眼,轉而對樂天世康說:“老爺,樂天府正缺人手呢,前兩天聖潔公主和賢淑公主還吩咐全府上下多多留心,見著合適的可以帶回府,我看他們兄弟倆就合適。”

樂天世康頓了一下,歎了口氣,說:“我離家這麼久,也不知道發生這麼多情況了。好吧,就聽你們倆的,帶他們兄弟倆回府。”

樂天夢珜趕忙催促道:“你們還不謝謝老爺成全?”

一時愣住的漁流光和漁流色,兄弟倆雙雙跪下,喜不自勝:“多謝樂天老爺!”

“好吧,起來,都一家人了!”樂天世康笑道,“我們樂天府又添人丁了!”

“謝老爺!”兄弟倆雙雙起身。

樂天世康掃視了一下酒樓室內,對漁流光漁流色說:“不過,你們兄弟倆還得做兩件事,一來買棺材把這些死鬼安葬了,二來把酒樓裡裡外外整理一下,所有事情辦妥了,鎖上酒樓的門回樂天府。”

“是!我們聽老爺的。”漁流光說。

樂天世康又吩咐樂天夢珜說:“夢珜快快回去從府裡取些錢來,再帶上幾個得力的幫手過來,同他們兄弟倆一道把事辦了,等完事後再帶他們兄弟倆回府。”

“是!老爺!”樂天夢珜應聲離開,剛走了三步又折返回來,“老爺,天色不早了,我回府叫一輛古牙兒狼馬車來接你們。”

“不必了,我們一道回府吧。”樂天世康說著,就動身啟程。

軒轅莊和樂天夢珜緊隨其後。

古牙皇城的大街上已空無一人,顯得寂靜安詳。

可是,剛剛走了百步之遙,軒轅莊就聽到了身後的好再悅酒樓隱約傳來兩聲沉悶的慘叫,似乎是來不及大聲叫喊時絕望的聲音。

“不好!”軒轅莊一聲驚呼,轉身就往好再悅酒樓飛縱而去。

“莊兒!”軒轅莊聽得身後樂天世康的叫喊時,已到了好再悅酒樓門外。

隻見酒樓門仍然敞開著,門內,漁流光漁流色兄弟倆已倒在血泊之中,身首異處。

軒轅莊迅速將酒樓裡仔細搜查了一遍,並未發現什麼可疑之處。想必凶手早已溜之大吉了,且冇有留下任何可疑的痕跡。

但四周空氣裡籠罩著殺戮過後的濃烈血腥味,這好再悅酒樓的夜晚又陡然變得陰森可怖。

當軒轅莊返回酒樓大門後時,樂天世康和樂天夢珜已經在檢視漁流光漁流色兄弟倆的屍身了,他們試圖找到凶手的線索。

兄弟倆的頭是被什麼利器,也許是一把快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砍下或者割下,凶手用了很強的內力,分明是一招斃命,

除此之外,他們確實想不出來這凶手到底是誰。

“是什麼人下此毒手呢?”樂天世康琢磨著說,“看來這凶手一直在暗中窺視著好再悅酒樓裡的一切,但凶手為何要殺害這兄弟倆呢?”

“嗯,分明是趁我們離開好再悅酒樓之後下手的,凶手在此之前就在窺視我們的行動了。”軒轅莊說。

“是不是魚魔王暗中派來的呢?”樂天夢珜問道。

“在情況不明的前提下,這種情況也不排除。”樂天世康分析道,“不過,看這樣子,這兄弟倆的被什麼人用利器殺害的,不是魚魔的所為,難道又是人魔勾結的結果了?”

“凶手是身懷絕技的人間高手。”軒轅莊說,“在這古牙島上未必就有幾個。”

“是我害死了他們!”樂天世康滿懷愧疚地說,“我應該知道這酒樓裡危機四伏,帶他們兄弟倆離開這裡纔是。”

“老爺彆這麼說,”樂天夢珜安慰道,“凶手又不是老爺,再說誰都不會曉得凶手如此狡猾狠毒,且這麼快就出手。”

“外公,凶手是在暗處,我們是在明處,防不勝防。”軒轅莊說。

“好吧,今晚我們就呆在這酒樓裡不走了。”樂天世康說,“一來為他們兄弟倆守靈一晚,明天一大早去買棺材把這裡所有的死鬼都安葬了。”

“我們聽外公的。”軒轅莊點頭說道。

這時候,軒轅莊聽得魚魔王的聲音,“哈哈哈哈!軒轅莊,你要是不把幻影之花交給本王,你的身邊將時時刻刻都有危機,叫你不得安寧。哈哈哈哈!”

魚魔王的話是用靈力彷彿從天際傳輸過來的,隻傳入軒轅莊的耳朵,因而隻有軒轅莊聽得到。

“外公,叔叔,我聽到魚魔王傳來的話了,它在威脅我呢。”軒轅莊對樂天世康和樂天夢珜說。

“它說什麼了?”樂天世康問道。

軒轅莊先冇回樂天世康的話,他用靈力傳音給魚魔王說:“魚魔王,這漁氏兄弟倆是你殺的?”

他的傳音,在他身邊的樂天世康和樂天夢珜也能聽得見。

魚魔王向軒轅莊傳音過來:“哈哈哈哈!這個重要嗎?不過,軒轅莊,本王告訴你,對於無名小輩,本王如棄草芥,就是動個嘴交待一下什麼都失了本王的身份。”

“不是你的所作所為,你又何必傳音給我?”軒轅莊問道。

“哈哈哈哈!本王隻是隨時隨地關注你,直到你給本幻影之花為止。”

“哼!冇門,誰不曉得你這個魔頭的野心,得了幻影之花,不僅古牙島遭殃,整個宇宙的法則都將會被你踐踏。”軒轅莊說。

“哈哈哈哈!那軒轅莊你就硬撐著吧,本王倒要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魔頭等著瞧,本太子將徹底搗毀魚魔老巢,讓你永世不能再作孽作惡!”軒轅莊憤憤地說。

“莊兒,彆再跟那個魔頭磨嘰了。”樂天世康說,“天都快亮了,我們休息一會兒吧,還有許多事情要做呢。”

“是,外公!”軒轅莊迴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