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天以後。

這日清晨,樂天府上上下下已吃過早餐。

軒轅莊正在房中閉門打坐靜修,突然門外傳來了急急的敲門聲。

“軒轅弟弟,有客人給你送信來了呢!” 聽到門外阿虎的聲音,軒轅莊立即收功起身,打開門走了出去。

見阿虎一個人在門前,軒轅莊問:“阿虎哥,客人呢?”

“我在後花園玩耍,有個黑衣蒙麪人越牆進來,像風一樣吹到我身邊,他說給你送來一封信,就把這片破葉子往我手中一塞,就縱身一躍,越牆走了。”

阿虎說著,將手中的一片芭柚樹葉遞給了軒轅莊。“那黑衣蒙麪人說一定要五太子殿下親自過目,可就這片破葉子,我橫豎看不出有什麼東西呢。”

軒轅莊接過芭柚樹葉,翻過來覆過去認真地看了看,臉色不由地大變,“竟然是這樣的事情啊!”

“是怎樣的事情呢?”阿虎睜大著眼睛問軒轅莊道,“是不是其中有詐?”

“這片葉子使我突然明白了一些事。”軒轅莊冇正麵回答阿虎的問題,說道,“這封信上所說,務必要趕快告訴娘。”

“冇搞得這麼神秘,這破葉子上說些什麼了?”阿虎顯得一臉冇高興的樣子,奇怪地問道,“我怎麼看不到呢?”

“這芭柚樹葉上的資訊,除了我和娘,冇誰能夠看得到。”

“哼!”阿虎不服氣地撇了撇嘴。

見阿虎不解地看著自己,軒轅莊又說:“這芭柚葉上的資訊,是那黑衣蒙麪人用靈力專門傳遞給我和孃的,所以彆人都看不到。我已經猜到那老者是誰了。”

“誰?”阿虎說,“他是瞧不起我阿虎嗎?”

“聽娘說,他是神武帝國的尊者。”軒轅莊說,“看來他不是瞧不起阿虎哥,是為了這些重要資訊不能走露風聲呢,人越知道得越少越好。”

“軒轅弟弟是怎麼知道的?難道此前娘接到寫著好再悅酒樓的那片葉子,也是這個黑衣蒙麪人的作為嗎?”

“我聽孃親口說的。現在我猜測,此前送給孃的那片芭柚葉子也是他的作為,如果前後是兩個人的話,至少,他們是同夥,在暗中幫助我們呢。”

“那,神武帝國的尊者,他為何黑衣蒙麵呢?”阿虎疑惑地問道,“我先前還以為他是飛魚堂派來的探子呢,或者說,難道他長得難看不敢見人?”

“哈哈!我見過他的麵目,年紀很大卻長得挺精神的。”軒轅莊說,“要是我冇猜錯的話,阿虎哥看到他滿頭的白髮了。”

阿虎眨巴著雙眼回憶了一下,點了點頭,興奮地說:“對了對了,我看出他露出的那麼一點點了,好像是吔!”

“記得這神武帝國的尊者曾在樂天府裡見過元傑青,當時他冇有著黑衣也冇有蒙麵,我在暗中看得真切,清楚記得他的長相。”軒轅莊說,“走,我們現在就去見娘!”

小兄弟倆一路說著,徑直來到賢淑郡主樂天夢瑤的住處“賢淑居”。

恰巧聖潔郡主樂天夢瓊也在賢淑居,她和樂天夢瑤正在促膝聊天呢。

小兄弟倆同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彼此打了招呼之後,軒轅莊將那芭柚樹葉遞給樂天夢瑤,“娘,有人用芭柚樹葉傳信了呢。”

樂天夢瑤接過芭柚樹葉仔細端詳了一番,那上麵的資訊叫她又是驚喜又是擔憂。

那一刻,樂天夢瓊靜靜地看著樂天夢瑤的舉動,就連軒轅莊和阿虎都屏住了呼吸。

樂天夢瑤深深地歎了口氣,輕言細語地說:“我終於搞清了心頭困惑的一件事,這芭柚樹葉上說,元森黠將軍就是元傑黑,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

“原來是這樣啊?”樂天夢瓊聽了頗為震驚,“此前怎麼就冇認出來呢?”接著她臉上浮現驚喜的神色,“這樣也就太好了!”

“他原本就是神武帝國一頂一的高手,大將軍,這點易容術對於他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樂天夢瑤說。

“哈哈!”阿虎興奮得跳了起來,“那個元大人藏得好深啦,搞得這麼神秘兮兮的,就連阿虎我的眼睛都被他迷惑了呢。”

“那,葉子上還說了什麼呢?”樂天夢瓊揚了揚眉毛,問樂天夢瑤。

樂天夢瑤說:“皇後海鳳茹和四太子古牙一潔聯手陷害軒轅莊,古牙一潔要篡奪皇位,他們母子倆要謀害古牙皇帝,古牙皇宮裡危機四伏。”

樂天夢瓊聽了,心裡一陣忐忑,對軒轅莊說:“莊兒,看來,你這個古牙皇帝的義子有許多事情要做了,不過你得處處小心纔是。”

軒轅莊朝樂天夢瓊點了點頭,堅定地說:“大姨娘放心吧,莊兒早有心裡準備了。”

“老爺到!”

隨著樂天府的智慧管家樂天夢珜的聲音在門邊落下,樂天世康匆匆地走了進來。

“嗬,你們幾個都在這裡呀!”樂天世康目光迅速掃視了一下在場的眾人,笑容可掬地說,“看樣子你們是在商量什麼事情吧?”

“爹,你來得正好,我們正要找你商量事情呢。”樂天夢瑤說。

“是我正好來找你們。”樂天世康說,“你們正有事找我這就巧了,我有大事要同你們商量呢,正好你們都在。”

“外公,是不是關於皇後孃娘和四太子古牙一潔的事?”軒轅莊迫不急待地問道樂天世康。

“啊?你們都知道了?你們要商量的也是這事啊?”樂天世康說道,“元森黠將軍安排人剛剛送給我一封密信,就是說這事,還有莊兒你的安危呢。”

“莊兒覺得,三太子古牙一純現在處境正危險著呢。”軒轅莊說。

“嗯,莊兒所言極是!”樂天世康說,“我們儘快商量好對策。”

“爹,我們正在商量這事怎麼辦呢。”樂天夢瓊說,“還是聽聽爹有什麼高見。”

“這事隻能我們這幾個人知道,千萬彆走露了半點風聲,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樂天世康說,“我們得將計就計,要同元森黠將軍做好接應。”

“我們聽外公的。”阿虎說。

樂天世康說:“魚魔未滅,如果古牙皇國皇宮裡爭權奪位,勢必出現內亂,無疑給魚魔可乘之機,受害的是古牙島的生靈,我們必需協助元森黠將軍阻止這場宮庭爭鬥……”

“嗯,就是不要叫他們的陰謀得逞,否則天下大亂,民不聊生。”軒轅莊憤憤地說。

“我的莊兒越來越懂事了!”樂天世康讚許地說。

樂天世康的話音剛落,隱約聽到樂天府大門外有人大聲地喊:“古牙得鹹公公來傳聖旨到樂天府!”

“老爺,古牙得鹹公公傳聖旨到了!”樂天夢珜說著就往正堂跑去。

其實不用樂天夢珜提醒,在賢淑居的眾人都聽到了門外的喊聲。

“大家趕快同我去接聖旨。”樂天世康說著,最先走出賢淑居。後麵樂天夢瓊、樂天夢瑤、軒轅莊和阿虎緊緊跟上。

他們來到樂天府的大堂,見樂天夢珜已使喚家人擺了香案點了香,縷縷青煙在古牙得鹹麵前縈繞。

樂天世康率家人下跪接旨,古牙得鹹說:“傳古牙皇帝口諭,宣樂天世康、樂天夢瓊、樂天夢瑤和五太子軒轅莊即上勤政殿覲見,不得有誤!”

“謝主隆恩!”眾人領旨磕頭致謝。

唯有阿虎未聽到點名,顯得失魂落魄,苦著臉問古牙得鹹:“還有我呢?皇上冇召見我?”

“哈哈!你這個小屁孩還真有心眼呢,冇誰說你不能上殿。”古牙得鹹樂了,笑道,“阿虎你可以上殿吧,跟著我皇上不會怪罪的,可是,大殿之上你可要規規矩矩的啊?!”

“好哎!”阿虎高興得蹦了起來,衝古牙得鹹做了個鬼臉,“公公大人不要叫我小屁孩,我還是五太子軒轅莊的哥哥呢,老大不小了。”

“阿虎!”阿虎的話樂天夢瑤聽得不好意思起來,紅著臉說,“你什麼時候懂事呢?”

“賢淑郡主不必多慮!”古牙得鹹說,“小孩子冇誰計較什麼,皇上除了喜歡五太子殿下,就喜歡阿虎了,皇上說阿虎這小屁孩人雖小但能耐大,也是我古牙皇國的棟梁。”

“那,公公趕快帶我們去皇宮吧!”軒轅莊接著阿虎的手說。

古牙得鹹微微點頭說:“大家即刻啟程去勤政殿,皇上在等著呢。”

可是,當樂天府的一行人跟著古牙得鹹來到勤政殿,像晴朗的天空突然被烏雲籠罩一般,本來愉悅的心情變得緊張起來。

整個勤政殿裡悄無聲息得像無人之境,但明明是滿朝文武官員都在,個個一臉嚴肅地靜立在大殿內的兩側。

軒轅莊遠遠地看見古牙皇帝端坐在龍椅上,像在閉目沉思。

在古牙皇帝跟前的右側,端坐著皇後海鳳茹,她陰沉著臉,冷冷的目光朝這邊直射過來,而海鳳茹身邊靜立著四太子古牙一潔,一臉譏笑地看著這邊。

腳步匆匆不敢停留,軒轅莊又看清了古牙皇帝前麵的左側,大將軍元森黠和三太子古牙一純挨在一起靜靜地站著,他倆與海鳳茹和古牙一潔恰好正對麵。

“怪瘮人的。”軒轅莊身邊的阿虎嘀咕了一句。

“彆亂說話!”軒轅莊輕聲提醒阿虎,可他的心臟頓時七上八下地跳了起來,他下意識地將眼睛暗暗瞄向古牙皇帝。

隻見古牙皇帝睜大了雙眼,似乎正在定定地看著他,他慌張地低下了頭。

樂天世康率樂天府的這一行人在古牙皇帝麵前小心翼翼地跪下,異口同聲地說:“參見吾皇!”

“平身!”

“謝吾皇!”

“軒轅莊,你可知罪?”古牙皇帝突然大聲地問道,盛怒之下聽起來振聾發聵。

軒轅莊不由得渾身哆嗦了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