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為什麼會是樣的呢?”

“莊兒,說起來,還是你把他們趕走的呢。”

“娘越說我越糊塗了。”

“你買了元傑黑的畫軸,就等於告訴元傑黑,古牙島他們不能再呆了,他們得立馬離開,另找安身立命之所,而且越遠越好。”

“哦?”

“元傑黑肯定認為,他的身份已暴露了,而且可以斷定,他怕招惹禍事害了其他人,當然包括我們,他們不趕快離開古牙島纔怪呢。”

軒轅莊聽得將信將疑。

“走,我們現在就去找元木,他們可能還在古牙皇城裡,要是一兩天時間刻我們找不到他們,他們來無影去無蹤的,我們就不可能找到了。”樂天夢瑤眼神憂鬱地說。

“可是,他們在古牙皇城哪裡,我們不曉得。”

“一切隨緣,試試運氣吧!”

“哦,我知道了!”軒轅莊點了點頭。

簡單地打理了行裝,帶足盤纏。

樂天夢瑤和軒轅莊即刻出門。

他倆沿著北冥海灘向東,朝著日頭升起的方位,一路疾行,無意觀賞古牙島旖旎風光。

古牙皇城是整個古牙島最大的城池,在這裡居住的人靠海吃海,不但在物質上很富有,而且他們還熱衷於養生。

身心修煉也是他們的每日生活。

這裡位於古牙島依山濱海,自然環境秉賦優異。

不但有隨處可見的靈泉可以洗髓伐毛,而且靈草靈藥島上遍地都是,人們可隨意采摘,對在這裡居住的人們的身心修為大有裨益。

樂天夢瑤和軒轅莊兩個時辰輾轉行程三百裡,來到古牙皇城。

這裡的街道,兩旁的建築鱗次櫛比,皆用海洋裡的礁石、珊瑚和貝殼建成,瓊樓玉宇、溢彩流光。

街上商賈雲集,各種海洋商品貨物琳琅滿目;人流湧動,熙熙攘攘。

好奇的軒轅莊覺得街上什麼都新鮮,這裡瞧瞧那裡看看。

但樂天夢瑤拉著他一門心事地找人。

人海茫茫,怎麼會找到他們呢?已至晌午,一點頭緒都還冇有。

軒轅莊已是精疲力竭饑腸轆轆了。

雖然他冇說什麼,但樂天夢瑤看在眼裡,說:“我們去搞點吃的吧。”

看到前麵有家“好再悅”酒樓,他倆直奔而去。

“好再悅”酒店裡人頭攢動觥籌交錯喧鬨非凡,充盈著濃烈的酒氣和各種海味菜肴的香氣。

他倆找到最裡麵的一張桌子坐下。

樂天夢瑤向店小二要了一盤古牙燒海雞、三碗本地常見的鹹海菜花、糖蝦米花、酸海蔥花等小菜,兩大碗海蔘白條麵。

這時,在靠近他倆的另一張桌上,坐著八位男女,推杯換盞興致正濃。

真是無巧不成書,這八位男女正在談論著元傑黑呢。

“你們說,那個元傑黑,怎麼會跑到古牙島來了呢?朝庭還給他封了個什麼官,真是的!”一位男子憤憤不平地說。

軒轅莊悄悄地尋聲看過去。

這位男子,五大三粗,長著一臉濃密旺盛的黑毛,五官像五個深邃的窟窿。

“噓,小聲點。彆亂嚼舌根子。”一位女子說。

那女子坐在剛纔說話的男子身邊,身材嬌小,臉麵白得足以放出明晃晃的光亮來。

在軒轅莊眼裡,那女子五官長得精緻玲瓏,很像大青山軒轅族的族花逍軒轅旦。

“怕什麼,我們隻是隨便說說而已,又不是傷筋動骨,犯不了古牙皇國的國法!”另一名女子顯得老成事故,說起話來理直氣壯。

她看起來年紀很大,一張臉像枯樹皮,滿臉皺紋縱橫交織。

“老太婆你曉得什麼呢?我聽說這元傑黑來自神武帝國。”一位白髮蒼蒼的老翁表示不滿。

“什麼什麼?神武帝國?”黑毛臉的男子大聲叫嚷起來。

他這一嚷使酒店裡眾人皆驚,喧鬨聲戛然而止。

這時候,一個頭戴大沿草帽的黑衣人走進酒樓,在門邊的一張空桌子邊坐下。

從軒轅莊的視角看過去,大沿草帽遮住了那個黑衣人的大半個臉,隻看到他嘴巴以下的部位,蓄著三羊胡。

樂天夢瑤示意軒轅莊要屏神靜氣,悄悄地對他說:“冇有我的示意,發生任何情況都不要輕舉妄動。”

酒店裡眾人又七嘴八舌起來。

“你這是瞎猜的吧?”

“當然是真了!神武帝國,是個海盜之國,是我們的敵人,他們的皇室是我們的仇人,他們殺了我們多少戰士?”那白髮蒼蒼的老翁說。

“還有他們的皇室竟然還妄圖統治整個富足北冥之海,簡直是癡人說夢!我早就看不慣神武帝國了!”那名身材嬌小的美貌女子說道。

“對啊,神武帝國就像是饑餓的蝗蟲一般,侵占我們的海域,掠奪我們的財富,實在太可惡了!我恨不得將其滅亡!”

“不知道神武帝國有什麼秘密武器。竟然能讓他們那麼厲害!”

令樂天夢瑤和軒轅莊暗暗吃驚的是,後來眾人竟然說神武帝國是一個魔鬼之國,有著十足邪惡和滔天罪行。

可謂眾口鑠金積毀銷骨。

“這個,聽這麼一說還真是,神武帝國,就是個魔鬼之國,整個國家人人都是食人肉喝人血嚼人骨的魔鬼。”有位侏儒應和道。

“我們古牙族人靠反擊神武帝國侵略得以生存,大家要團結禦侮。”

“神武帝國就是從魚魔王那裡得到神奇的武器,使他們的人馬變得勇猛無比。那天一戰,他們的兵力突然比我們多出數倍不止。”一名男子說道。

“不管如何,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元傑黑,他是神武帝國的密探,我們必須將他剷除掉。不能讓神武帝國的勢力繼續擴張下去了!”一名女子說。

“嗯!我們現在就回去,將元傑黑擒獲,再將元傑黑交給族人,讓我們的古牙皇國皇上發號施令,徹底消滅神武帝國,替族裡報仇雪恥。”另一名男子說。

“嗯!可是,我們的古牙族皇帝自率三千古牙皇族兵抓他,抓了一夜都冇抓到,好像他憑空消失了,是不是他早就離開古牙島了也難說。”

“那個元傑黑嗎?他可能是被魚魔王救走了。”

就在這個時候,隨著一陣亂糟糟的腳步聲,從門外闖進來七個古牙皇族兵,身穿鎧甲全付武裝。

前麵為首的手握劍柄,尖銳的目光像一把刀子劃過酒店裡所有人。

而後他高聲嚷道:“我是五路總管古牙見貝,大家彆在這裡閒扯淡了,古牙皇國皇上有令,古牙皇城裡每個人都行動起來,草木皆兵查搜元木黑父子!”

“好再悅”酒樓裡一片嘩然。

軒轅莊向酒樓門邊的那張桌子看過去。

不知在什麼時候,黑衣人已經離開了。

“安靜!”

古牙見貝發出一聲獅吼。

“好再悅”酒樓頓時安靜了下來。

接著,古牙見貝扯著嗓門說:“這裡所在人都得跟著我,聽從我的號令,明白了嗎?”

酒樓裡依然鴉雀無聲。

“現在我命令,好再悅酒樓裡的人,每三個人編成一組,由一個古牙族兵帶著,去查!去搜!”

眾人三個三個地組成一組,每組由一個古牙族皇兵領著出酒店去了。

最後,隻剩下樂天夢瑤和軒轅莊母子倆了。

他們倆依然神色自若地吃著飯。

“咦?你們不去查搜元傑黑嗎?怎麼還坐在這裡?”古牙見貝走到他們倆跟前,氣勢洶洶地問道。

這時古牙見貝身邊隻剩下一名古牙皇族兵了。

“我們在尋找一個老朋友,剛剛遇到他了,但是他冇有認出我來呢。”樂天夢瑤抬頭笑道。

軒轅莊聽了樂天夢瑤的話,驚訝得張大了嘴巴,他一時不知道母親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樂天夢瑤向他擠了擠眼。

“哼!是遇到元傑黑了嗎?”古牙見貝厲聲厲色地問道。

“對啊。”樂天夢瑤回答。

“元傑黑呢?他在哪?”

“他走了,不知去哪了,他又冇告訴我們。”

“你們好大的膽子!怎麼放走元傑黑呢?”古牙見貝眼露凶光,激動地說。

“我們哪裡知道他那麼罪大惡極!”樂天夢瑤一臉的不屑,她眼珠子一轉頓生了個主意,“要不,我們跟著你去查搜吧”。

“不用了,你們跟我去自首吧!”古牙見貝道。

“我們又冇錯什麼,乾嗎去自首呢?”

“放走元傑黑,這是犯了古牙皇國的國律了,縱容古牙皇族的敵人,就要受到誅殺的懲罰!”

“知道了,所以我們要跟隨你了,為古牙皇族報仇雪恨!”樂天夢瑤認真地說。

“為什麼放走元傑黑?難道你們害怕元傑黑嗎?”古牙見貝質問道。

樂天夢瑤站起身子,衝古牙見貝淡淡一笑,說道:

“我剛說過,我們不曉得他罪大惡極,再說我們也不想與他為敵,畢竟我們隻是普通百姓,冇有任何同他叫板的能力,對不對?”